首页 天唐锦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追求生活高品质 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房俊这两天过得很舒坦。
  
  卢氏生怕儿子打架受了内伤,依着这小子的性格那是绝对不肯说的,便嘱咐厨房换着花样的准备吃食,什么大补来什么,把房俊补的小脸蛋儿红扑扑的。
  
  小丫鬟俏儿似乎感觉自己对于少爷的照顾不够,没有尽到一个贴身丫鬟的本分,所以这些日子很是尽职尽责的伺候,那真叫一个衣来张口饭来伸手,很是让房俊彻彻底底的享受了一回封建地主家少爷的腐败生活。
  
  俏儿眼见少爷的气色一日好过一日,很是欣慰,唯一有些抱怨的就是少爷坚决不让自己煮茶给他喝,要知道人家可是偷偷的跟夫人身边的嬷嬷学了好几招呢……
  
  大哥房遗直也过来探望,勉励几句。
  
  房遗直比房俊大好几岁,去年成亲,居住在另一个院子里,加上兄弟两个性格迥异,平素之间来往不多,交谈也少,有代沟……
  
  房遗直是个至诚君子,循规蹈矩,出格的事儿不干,多余的话不说,劝诫房俊进学的话语也都是之乎者也之类,把房俊说得迷迷糊糊,不知所云。
  
  见此,房遗直也只是哀叹“朽木不可雕也”,颇为失望的离去。
  
  总体来说,穿遇到古代的生活,貌似还挺不错。
  
  唯一的遗憾,就是尚未听到有陛下关于是否取消婚事的传闻传出。
  
  这让房俊心里始终留有阴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看起来自己退婚的道路依旧漫长。
  
  桌上有文房四宝,房俊闲极无聊,想到那天在长A县衙周傅见到自己的“赵体”时惊为天人,便来了兴致,换来俏儿研磨,在宣纸上练字。
  
  “退婚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路漫漫兮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连写两幅字,越写状态越好,便又写下一幅对联。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赵体字削繁就简,变古为今,其用笔不含浑,不故弄玄虚,起笔、运笔、收笔的笔路十分清楚。
  
  最后这一幅蒲松龄的对联写的尤为出彩,堪称房俊的最高水准,很是有了七八分赵孟頫的神韵,房俊满意极了。
  
  不过想到万一这幅字流传出去,有可能会使得自己意外成就“文豪”之名,导致退婚大业有所波折,只好毁尸灭迹。
  
  “俏儿,把这些统统烧掉。”
  
  胡乱卷作一团,让小丫鬟去处理掉。
  
  “哦。”
  
  小丫鬟有些奇怪的答应一声,俏儿是识得几个字的,随看不懂什么赵体房体,但是好不好看还是懂得的。在她看来少爷写的字漂亮极了,比那些所谓的名家也不差多少,烧掉多可惜呀。
  
  可是少爷吩咐了,她也只好收拾了一下,拿出去找个火盆烧掉。书房里就有火盆,但是弄得房间里乌烟瘴气就不好了。
  
  俏儿出门,转出院子向厨房走,正巧碰到迎面走来的房遗直,赶紧微微躬身见礼:“见过大郎。”
  
  房遗直很是谦和的一个人,对于下人也没有什么架子,便问道:“你家少爷可在书房?咦,你这手里拿的什么?”
  
  读书人对于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极为喜爱,见到俏儿手里团成一团的宣纸,就有些不悦,以为是这小丫鬟把好好的宣纸弄坏了。
  
  俏儿连忙说道:“是二郎刚刚写的字,命奴婢拿走烧掉。”
  
  房遗直奇道:“为什么要烧掉?”
  
  俏儿一脸呆萌:“奴婢也不知……”
  
  房遗直道:“拿来我看看。”他很好奇,二弟莫非写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东西,所以才要烧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