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唐锦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四章 房玄龄教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房府。
  
  二少爷去青楼喝花酒,结果跟齐王殿下打架从而被陛下抓进宫里的消息传回来,家里顿时乱作一团。
  
  房玄龄一大早上朝,直到此刻仍未回家,想来必是因为关中雪灾而导致事物繁杂,被陛下留在宫里。
  
  虽说老爷是陛下的功臣,可殴打亲王那可是大罪,即便不会被杀头,怕是处罚起来也轻松不了。这要是弄一个发配岭南、千里配军的结果,跟杀头也没什么区别了。
  
  都是那个可恶的齐王殿下,那家伙可没个好名声,一定是他欺负咱家二少爷。想咱家二少爷从来都是尊礼守矩,虽说脑子笨了点读书不行,但绝对是一个乖孩子。只不过二少爷嘴笨,受了欺负也分辨不明,自然老大拳头揍他。
  
  不得不说,房府上下对于房俊殴打齐王这件事,第一观感绝对是受欺负了才奋起反抗,跟李二陛下是一样一样滴……
  
  家里缺了主心骨,又摊上这么大的事情,丫鬟下人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卢氏虽然泼辣,但到底是妇道人家,事到临头就没了章程,也没心思约束下人。闻听此事还有程处弼在场,便急忙派遣心腹下人去了卢国公府上,央求程咬金进宫求情。
  
  下人回来的时候带回程咬金的话:打了就打了,屁大点事儿!
  
  气得卢氏破口大骂程咬金这个夯货,殴打亲王,那是能打完拉倒的?
  
  不过转念一想,两个孩子一个身后站在卢国公,另一个身后站着当朝仆射,一文一武都是陛下的肱骨之臣,更是追随陛下多年有从龙之功,想必也不至于杀头亦或流放岭南这样的重罚。
  
  如此一想,才算是稍稍放心。
  
  一面警告家中下人各司其职,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得私下议论,一面遣人去宫中打探消息。
  
  待到有消息传来,说是自家少爷果然没事,反而齐王被陛下爆踹一顿外加脊杖三十,只不过老爷还要处置灾情,要晚些才能回来。
  
  卢氏这才终于放了心。
  
  却是对齐王李佑无比怨念,都是这个杀千刀的泼赖货,害得自家儿子差点闯祸,幸得陛下英明睿智明察秋毫……
  
  估计齐王殿下此刻在宫中除了默默品位脊杖带来的触感之外,会不会觉得这场雪下得有点不合时宜,若是还在酷暑难耐的六月,天上雪花飞舞,该是多么清爽惬意的一件事?
  
  等到房俊踏进家门,早有下人通报,卢氏一面命丫鬟端来准备好的吃食,一面从卧房翻找出来一条鸡毛掸子……
  
  房俊一进门,刚刚喊了一句:“母亲……”
  
  就见到卢氏眉毛倒竖,气势汹汹的扑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鸡毛掸子,打得房俊鬼哭狼嚎,只能拼力护住脸面苦苦求饶。
  
  直到卢氏打累了,气消了,这才一挥手:“吃饭!”
  
  房俊揉了揉火辣辣的屁股,吃着香喷喷的饭菜,心里默默流泪:特么的“一手大棒一手萝卜”,就是从老娘这里流传出去的吧?
  
  房俊折腾大半天,还打了一架,也是真的饿了,一双筷子舞得飞起。
  
  卢氏担忧的说:“慢点慢点,这孩子,当心噎着了。那齐王也是的,平素惹是生非胡作非为也就罢了,咱家二郎如此老实本分,碍着他什么了?”
  
  “咳咳咳……”
  
  房俊差点把饭吃到鼻子里,这齐王也是真够冤的,凭白挨顿打,反而个个都说他的不对……
  
  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自己在“自污”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会不会有一天也变成齐王李佑那样,名声彻底败坏?
  
  “哎呀你这孩子,说了让你慢点,怎么还这么嘴急?俏儿,赶紧的给你家少爷端茶来,这死丫头没点眼力劲儿……”
  
  卢氏说话又急又快,不过言语神情之间那满满的宠溺却是情真意切。【△網WwW.】
  
  惹祸了当然该打,但是打过之后,该惯着还是得惯着,孩子还是自家的好……
  
  闻听老娘让俏儿端茶,房俊吓得一个激灵,那玩意能喝死个人……
  
  赶紧爬了两口饭,碗筷一放,说道:“我吃饱了,那个啥,俏儿啊,把茶端到卧房去,我睡前再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