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唐锦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醉仙楼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武则天挑选陪侍美少男的标准就是“洁白美须眉”……
  
  既然上层权贵妇人喜欢“小白脸”,朝野上下就竞相仿效之,男子做美容、化女妆,装饰打扮标新立异,日渐成为一大时髦。
  
  隋唐五代时期的时尚男子还流行“以香熏衣”。用香熏衣之俗,大抵始于汉代,至唐朝已经十分盛行。
  
  这一时期的男子还流行戴簪花。簪花本是古代女子将花朵插戴在发髻或冠帽上的一种装饰美化,其花或鲜花,或罗帛等所制。杜牧便有诗曰“尘世难适开笑口,菊花须插满头归。”
  
  你能想象一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满头菊花的场景?
  
  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看……
  
  现在虽然是贞观年间,但盛世已现,社会风气渐渐奢侈浮夸,唐初立国时的金戈铁马已是昨日黄花,嬉玩享乐之风盛行,各种稀奇古怪的“潮流”日趋盛行。
  
  虽然还未到男子戴花的盛况,却也相去不远,最起码在世人的审美中,都以“小白脸”为美。
  
  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杜荷附和时下的审美观,在房俊看来略显“娘炮”的气质大受欢迎。
  
  而房俊其实长得不赖,浓眉大眼笑容宽厚,身材虽不高大,胜在结实挺拔,虽说皮肤有些微黑,却充满一种健康的光泽,放在后世那妥妥的一阳光美少年,自晒一张照片,那也能吸粉无数。
  
  可放在这个时代,就成了乡野村夫、粗鄙不堪、面似锅底……
  
  程处弼完全继承了他老爹程咬金的基因,五大三粗相貌粗豪,比房俊还不如。
  
  所以一进醉仙楼的大门,大堂里的莺莺燕燕红粉佳人一窝蜂的嬉笑着招呼杜荷这个小白脸,对面相粗犷的程处弼和笑容憨厚的房俊却是爱搭不理。
  
  房俊和程处弼家里管得比较严,很少踏足这样的风月场所,人家可不认得你是什么宰相家的少爷、国公家的公子……
  
  人家杜荷既有显赫身份又是青楼常客,待遇可谓是天壤之别。
  
  房俊和程处弼难免郁闷,房俊甚至想到,高阳公主看不上自己,莫非就是因为辩机是个小白脸而自己并不符合她的审美观?
  
  恰在此时,一声讥笑传入众人耳朵。
  
  “想不到房二也会留恋此等风月场?呵呵,不过你可得备足了嫖资,人家杜二靠脸就可以会账,似你这等粗人,怕是姐姐们过夜的价钱要翻倍了……”
  
  大堂里先是一静,接着哄堂大笑。
  
  那些姐儿却一边掩口笑着,一边拿眼睛偷偷去瞄房俊。
  
  能被齐王殿下出言讥讽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就是不知道这个黑黑的小子到底是那位大人的公子,瞧着长相虽然周正,但是也太黑了点,不过这身板倒是结实,熄了灯滚到床上持久力想必不错……
  
  房俊皱眉,循声望去。
  
  一抬头,就见到二楼楼梯尽处,站着一群少年,皆是衣衫华丽、趾高气扬。
  
  老子正想着怎么找茬呢,这是哪个亲爱的见到哥瞌睡就送上枕头?
  
  话说房俊为啥变了主意跟着程处弼、杜荷出来?
  
  目的很单纯,就是要自污名声!
  
  古代不是很注重名声吗?名声不是都可以当信用卡刷吗?
  
  那行,哥们儿本来名声就不怎么样,再把仅余的一点儿彻底败坏了,就不信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愿意把闺女嫁给一个小流氓!
  
  这趟出来,就是要逛窑子、再顺带着找茬打一架!不仅如此,还要把事情闹大,闹得满长安城人尽皆知。
  
  所谓破坏容易建设难,想要修身养望不容易,自污名声还不简单?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