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京风信居的妖怪日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八十九章 洗净尘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你又要坑人了。”
  
  雪拿着金平糖的盒子轻轻向着手心倒了一枚,随后小心的关好了盒子,把这枚酸酸甜甜的糖粒放进了她的樱桃小嘴里。
  
  露出了可爱的表情着跟雨中撑起伞的安道远小声说道。
  
  “请君入瓮而已,是小野太郎以及那位我素未谋面的敌人太傻,算不上坑人。”
  
  安道远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窗外,朦胧里那好似安德洛美达边际落下的流星雨一般:“你帮我看好这里。”
  
  不知为何,却忽然想起了曾经读过的文章:
  
  (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
  
  我也曾热爱诗歌,热爱远方,热爱梦想,热爱远方和流浪。
  
  你祈祷小雨季不再来,我也曾虔诚如你。你在风沙中诉说撒哈拉的故事,你在温柔的夜里记录稻草人手记。我还没有来得及,数遍你的梦里花落知多少。)
  
  雪拉了拉他的他的衣袖,看这回过头来的安道远,也就带着期待俏生生的问他说道:“你要吃金平糖吗?我这里还有呢,可以有助于缓解你的压力。”
  
  安道远温和的笑着说道:“我的压力,早就被某位天真烂漫的小猫咪给带走了,当然,一颗金平糖,或许能起到更好的作用也说不定。”
  
  梦里花落几飘零。
  
  小楼一夜听春雨。
  
  ————————————————————————————————————————
  
  安道远顺着阶梯走到了现界与缝隙的交界处,那里好似空无一物,但在建筑物打灯下的柔和光芒里,除了洒下雨幕让观景台显得有些模糊的东京都外,还倒映着另一个更为纯粹的世界。
  
  他闭上了双眼,张开手臂,坠落而下。
  
  下一刻便进入了那片并不陌生的白银之河,近处是泛着无数生命思念与回忆的清澈河流,而远处,则是张开枝丫,撑起整个世界的无垠巨树。
  
  一位穿着白T恤的少女也同样带着清澈的目光注视着他。
  
  但显然,这件衣服有些不太适合她,比较连白T恤上面的猫咪都被撑得有些变形了,只是暮云自己不觉得。
  
  她大概也不会在乎这些,只是怀着浅浅的期待,用目光注视着他问道:“远处那个镜子,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
  
  安道远看着靠在世界树根系下的那一枚铜镜,现在它被洗涮了属于零和博弈污秽的念,显得如此安静。
  
  他点了点头,也同样脱下了鞋,将脚泡在水中,随后跟那位穿着自己给她买的衣服无比清澈干净的姑娘认真的说道:“是的,我说过我会让你看看这个世界的。”
  
  “我从不说谎。”
  
  他又补充了一句。
  
  少女这才多了些从未有过的欣喜,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拥有类似的情感,但这种情感并不坏,所以,她才愿意保有这一点点小小的回忆。
  
  亿万年来,白银之河贯穿着属于地球这颗蓝色行星的地脉,也带走了无数人深藏于梦中的思念,但它无法带走自己的思念。
  
  哪怕是自海而入的细小支流,哪怕是漫长时间尺度的一刻停留。
  
  “之前捕捉的东西在那边,快被白银之河洗涤干净了。”暮云用清澈的眼神看着远方,随后跟安道远指了指,那是一个即将被腐蚀的盔甲。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