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遍体鳞伤赶出乔家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56章 幸福拉开序幕 全剧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程笑笑紧握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辞不是都要结婚了吗?!
  
  现在又反悔,现在又叫她的名字。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乔箐。
  
  “再给你说一些事情吧。”乔箐直言道,“你知道李博豪为什么会突然收到出国留学的通知吗?”
  
  程笑笑一怔。
  
  之前没有怀疑过,但是现在乔箐这么一说,她瞬间想到了。
  
  “对,就是秦辞做的。为了得到你,所以想要把李博豪撵出国,所以用了很多卑鄙的手段。其实李博豪拒绝过,是我找的李博豪谈,说服了他。”乔箐直言。
  
  程笑笑咬紧了唇瓣。
  
  她现在不知道该不该生气?!
  
  如果当初李博豪不离开南予国,说不定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那个时候,她是真的喜欢李博豪。
  
  “你知道我用什么说服他的吗?我没威胁他。”乔箐表明自己的立场。
  
  乔箐说,“秦辞的一封信,一封写给你的信,让李博豪相信了,秦辞是真的爱你。那封信你大概没有看到,我没让秦辞给你,是因为你本来就不喜欢他,他写给你的东西,你肯定会很厌烦,但是我觉得现在,我有必要给你看看。”
  
  程笑笑没有回答。
  
  她只是在沉默的接受。
  
  “给你看信之前,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李博豪是不是给你说过,他父母同意你们在一起了?”
  
  “嗯。”程笑笑应了一声。
  
  “是秦辞去说服李博豪父母的。”乔箐说,“消失的那九天,不只是为了给你准备求婚仪式,还在给你铺上了所有的后路,包括说服李博豪的父母,包括撮合你和李博豪在一起。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但显然,他最后还是给你都做完了。”
  
  程笑笑真的没有想过,秦辞会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在她印象里,他还是那个无恶不赦的大坏蛋。
  
  现在不过就是成熟了些,没那么幼稚了而已。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秦辞有多爱你,就比如现在,他叫疯了你的名字,却就是死活都不会来找你,他真的怕伤害到你。”乔箐说完,也不再多说了,“我把信的电子版发给你。你考虑一下要不要过来见秦辞?”
  
  说完。
  
  乔箐就把电话挂断了。
  
  把所有事情说清楚就够了。
  
  一会儿。
  
  程笑笑收到了一份电子文件。
  
  她看着文件,好久都没有打开。
  
  不知道在害怕什么,就是迟迟不敢点开。
  
  她犹豫了很久。
  
  最后还是点开了。
  
  点开,看着秦辞写的所有文字。
  
  眼眶蓦然有些红。
  
  她都不知道秦辞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爱她,又让她半点都感觉不到他的真心的。
  
  程笑笑擦了擦眼泪,讽刺的笑了一下。
  
  也不知道在笑自己,还是在笑秦辞。
  
  她把手机放下了。
  
  默默的,躺在床上睡觉。
  
  她好像还是鼓不起勇气,去见秦辞。
  
  ……
  
  夜场。
  
  秦辞喝得烂醉如泥。
  
  乔箐、燕衿、池沐沐还有江见衾就在旁边看着他。
  
  看着他嘴里喃喃着,“笑笑。”
  
  却又趴在沙发上就是一动不动。
  
  池沐沐忍不住问乔箐,“打了电话吗?”
  
  “打了。”
  
  “笑笑怎么说?”
  
  “什么都没说。”
  
  “过去一个小时了。”池沐沐有些按耐不住了。
  
  “嗯。”乔箐点头。
  
  意思是,程笑笑不会来了。
  
  “笑笑对秦辞就真的半点感情都没有吗?!”池沐沐有些气急败坏。
  
  都这样了,怎么就还是感动不了。
  
  乔箐不知道怎么回答。
  
  池沐沐又忍不住说道,“不是说笑笑没有和李博豪在一起吗?你打电话给李博豪确认过。”
  
  “没在一起。笑笑拒绝了李博豪。”
  
  “既然拒绝了李博豪,就代表着她根本就不喜欢李博豪了,那为什么还不接受秦辞。”
  
  “拒绝李博豪也不一定就要接受秦辞。更甚者是,程笑笑宁愿单身,程笑笑就算在感情空白的时候,也不想和秦辞在一起,足以说明,她对秦辞真的没有感情。”乔箐看着秦辞,说道,“没得希望了。”
  
  没得希望了。
  
  秦辞趴在沙发上,听得很明白。
  
  其实真的是做好了,失去笑笑的准备。
  
  但却还是抱着期待。
  
  因为太爱,太爱太爱了,所以做不到真的放弃。
  
  秦辞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
  
  其他四个人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异常的举动。
  
  他说,“我要回去了。”
  
  “你舍得回去了?”池沐沐问。
  
  “我明天要结婚,再不回去,就参加不了婚礼了。”秦辞打着酒嗝说道。
  
  池沐沐都觉得此刻的秦辞,有点可怜巴拉的。
  
  分明不是自己想要的婚礼,却还是逼着自己去完成。
  
  就是想要彻底放过程笑笑,也彻底的放过他自己吧。
  
  秦辞从沙发上站起来。
  
  刚站起来,身体一个不稳。
  
  燕衿一把将他扶住,“确定要回去了是不是?”
  
  “嗯。”秦辞点头。
  
  每次在燕衿面前,都觉得乖得像只小绵羊。
  
  “走吧,我送你。”燕衿拽着秦辞离开。
  
  动作有些粗鲁。
  
  乔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人家秦辞都要伤心透了,他就不能温柔点嘛?!
  
  燕衿把秦辞塞进了轿车,拉着乔箐的手,对着池沐沐和江见衾说道,“我送秦辞回去,你们也早点回去。”
  
  “秦辞没问题吧?”池沐沐还是有些不放心。
  
  “祸害活千年,放心,问题不大。”燕衿直言。
  
  乔箐在旁边听着都无语了。
  
  这个时候还说人家是祸害。
  
  秦辞对这个世界得有多绝望。
  
  燕衿拉着乔箐一起回到轿车上。
  
  秦辞靠在椅子上,眼眸就这么看着窗外的景色。
  
  一个人看上去孤零零的。
  
  乔箐忍不住安慰道,“秦辞,其实你用不着这么着急就结婚了。结婚不是儿戏,给自己点时间,冷静一下。”
  
  “不用冷静。”秦辞幽幽的说道,“不是程笑笑,就可以是任何人。”
  
  “或许过段时间你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不会有。”秦辞摇头,重重的摇头。
  
  这辈子,除了程笑笑,就没有任何人了。
  
  乔箐转头看着燕衿,是希望燕衿可以劝劝。
  
  就这样随随便便找个人结婚,真的很容易后悔。
  
  “让他自己做决定。”燕衿倒是没有反对,“他也是成年人了,他有自己的判断。”
  
  “……”平时没看你这么信任秦辞。
  
  轿车到达秦家别墅。
  
  燕衿下车扶着秦辞回去。
  
  乔箐跟在他们身边。
  
  秦辞走路都是不稳的,走得摇摇晃晃。
  
  他们不好容易才把秦辞扶在床上。
  
  秦辞翻身就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燕衿拉着乔箐的手,也准备离开了。
  
  “就这样不管他了吗?”乔箐问。
  
  “不用管了。”
  
  “都不给他换个衣服脱个鞋什么的吗?”乔箐觉得燕衿真不够朋友。
  
  “他自己会做。”
  
  “他喝醉了。”
  
  “一会儿就醒了。”
  
  “他还是不是你兄弟了?”
  
  “……我怎么发现你对他比对我还要关心!”燕衿突然转移矛盾。
  
  乔箐一怔。
  
  她这不是觉得秦辞一个人,挺惨的吗?!
  
  “乔箐,我会吃醋!”燕衿很严肃。
  
  说得还很理直气壮。
  
  “你要不要这么小气!”
  
  “在你的事情上,从来没有大气过。”
  
  乔箐无言以对了。
  
  反正。
  
  她也说不过燕衿。
  
  “以后不能对其他男人这么关心了。”燕衿叮嘱。
  
  乔箐不说话。
  
  明显在生气。
  
  燕衿看着乔箐气鼓鼓的样子,瞬间就有了一丝情动。
  
  他忍不住捧起乔箐的脸,在乔箐脸上印下一吻。
  
  乔箐惊吓了一大跳。
  
  脸都红了。
  
  这货在哪里都能发春的吗?!
  
  如此正欲反抗的那一刻。
  
  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你们还要不要我活?!”
  
  乔箐脸更红了。
  
  燕衿把乔箐搂进怀抱里,看着秦辞。
  
  “打情骂俏离我远点行不?劳资现在都要伤心死了,你们还这么来刺激我,是想我从楼上直接跳下去是不是!”秦辞冒火。
  
  玛德。
  
  他都这样子了,他们还来这么对他。
  
  是不是想让他屎啊!
  
  “秦辞,你清醒了吗?”乔箐关心道。
  
  “醒了醒了,我现在身体好得很,你们赶紧走吧,别在我面前辣眼睛了。”秦辞催促。
  
  乔箐抿了抿唇,还是有些尴尬。
  
  也真的有点过意不去。
  
  毕竟秦辞现在正在失恋,而他们还在她面前亲热。
  
  想想是真的有些过分。
  
  “那我们走了。”乔箐拉着燕衿往外走。
  
  秦辞摆了摆手。
  
  乔箐离开他房间后又突然进来,“秦辞,结婚要三思,如果不想,明天就逃婚。”
  
  “……”秦辞看着乔箐。
  
  下一秒乔箐就被人直接给拽走了。
  
  玛德。
  
  占有欲太强了。
  
  秦辞骂骂咧咧。
  
  心里的嫉妒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也好想,好想好想,能够这么对程笑笑。
  
  把她圈在自己的怀抱里,一秒钟都不能离开,一秒钟都不能看别的男人。
  
  一切都只是,幻想。
  
  秦辞倒在床上,让自己睡觉。
  
  睡不着。
  
  真的完全睡不着。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程笑笑。
  
  全部都是,他失去了的程笑笑。
  
  他拿出手机,翻出程笑笑的电话号码,好几次下定决心打过去,又好几次,挂断了。
  
  算了。
  
  都结束了。
  
  他再打过去。
  
  程笑笑应该会,厌烦死了。
  
  ……
  
  翌日。
  
  早上6点。
  
  秦辞觉得他刚闭上眼睛,就被人吵醒了。
  
  他脑袋剧痛。
  
  整个人也没有半点精神。
  
  “秦少爷,改起来换衣服了,一会儿要去接新娘子,不能错过了吉日。”佣人恭敬无比的叫着他。
  
  “让我再睡一个小时。现在不还早吗?”
  
  “夫人就是怕你赖床,所以让我提前来叫你,那你睡一会儿,晚点我再来叫你。”
  
  “出去吧出去吧。”秦辞挥手。
  
  佣人离开。
  
  秦辞翻身入睡。
  
  玛德。
  
  困得要死却突然睡不着了。
  
  要命。
  
  秦辞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他看了看时间。
  
  又一头睡在床上。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秦辞终于还是起床了。
  
  他打开房门,冲着别墅大厅吼道,“我起床了,进来吧!”
  
  然后很快,一堆工作人员走进了秦辞的房间。
  
  秦辞洗漱完,被人折腾着换衣服。
  
  第一套是黑色的西装,高定的西服,衬托着他的气质也变得高贵了起来。
  
  其实秦辞长得挺帅的。
  
  只要不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挺有魅力的。
  
  此刻换上婚服,打理好了头发,让一屋子里的工作人员都惊艳了。
  
  “秦少爷你好帅!”
  
  “今天的新郎官是世界上最帅的了,太帅了。”
  
  “秦少爷,这套西装好适合你。”
  
  秦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帅是挺帅的。
  
  但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他淡淡的说道,“行了,不会少你们一分钱的。”
  
  “秦少爷是真的很帅。”
  
  “我们是发自肺腑的。”
  
  工作人员反驳。
  
  秦辞也懒得搭理。
  
  他就这么看了几眼镜子中的自己。
  
  一个佣人走了进来,“少爷。”
  
  “嗯。”
  
  “老爷子找你。”
  
  “我爷爷?”秦辞眉头微皱。
  
  “是。”
  
  秦辞点头,“好,我马上过来。”
  
  “是。”
  
  佣人先离开。
  
  秦辞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走进了他爷爷的书房。
  
  秦老爷子这几年的身体,每况愈下。
  
  有时候说话都会气喘了。
  
  秦辞其实都看在眼里但他什么都不说。
  
  他怕说出来,自己会接受不了。
  
  在他心目中,他爷爷就是强大的,不会倒下的,还能揍得他,满地爬。
  
  但现在。
  
  现在就好像,一位王者丢掉了我之所有的光芒,变得甚至有些黯淡无光。
  
  他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情绪,轻松的口吻开口道,“老爷子,你找我。”
  
  “听说你今天要结婚了。”秦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看着秦辞今天还人模狗样的。
  
  “是啊,我又要结婚了。”秦辞还一脸嘚瑟。
  
  秦老爷子都懒得理秦辞,他问道,“不是笑笑?”
  
  “不是。”秦辞回答,“我这次给你找的孙媳妇,知书达理,贤良淑德,你看到了绝对满意,我都是第一眼就相中了。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像盛芷葶那样,简直把我的颜面都给丢尽了!”
  
  “你喜欢吗?”秦老爷子问。
  
  秦辞一怔。
  
  秦老爷子说,“既然不喜欢,娶了做什么?”
  
  “感情不是可以培养吗?我第一眼对她有好印象,结婚后再慢慢培养,有什么不可以的。”
  
  “秦辞,婚姻不是儿戏。”秦老爷子表明严肃,“既然不喜欢,就不会祸害了别人。”
  
  “爷爷,婚姻也不一定代表爱情。人到了一定岁数,成个家生个娃,至于喜欢不喜欢,时间久了,婚姻里面的感情,最后都会变成亲情,就算不喜欢,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你自己考虑吧。”秦老爷子也就不再多说了,“反正,婚姻冷暖自知,过得好或者不好,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秦辞抿紧了唇瓣。
  
  “出去吧。”秦老爷子挥手。
  
  秦辞转身离开。
  
  离开那一刻,他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他爷爷。
  
  看着他肉眼可见的沉重呼吸。
  
  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累特别累。
  
  他突然想问,“爷爷,奶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打从记忆开始,就没见过奶奶。
  
  秦老爷子看着自己孙子,缓缓,“我深爱的人。”
  
  秦辞一怔。
  
  是没想到,他爷爷会这么回答他。
  
  他从不觉得,他爷爷会把他自己的感情说出来。
  
  他也没再多问了。
  
  他想,如果不是深爱。
  
  他爷爷也不会在他奶奶走了之后,单身这么多年。
  
  有些人的感情,就算中途折断了,似乎都是幸福的。
  
  而他。
  
  到底算什么?!
  
  秦辞是早上8点半出门去接亲的。
  
  很多规矩,秦母叮嘱了又叮嘱。
  
  秦辞看着自己手上那束捧花。
  
  看着璀璨的阳光从车窗外照耀进来,刚好照在了他的捧花上。
  
  真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
  
  秦辞却觉得自己,满身的阴霾。
  
  轿车走走停停,走走停停……
  
  “马上就到新娘家的小区了。”伴郎在旁边提醒。
  
  伴郎其实就是个工作人员。
  
  因为时间很紧。
  
  秦辞什么花样都没搞,全部都是婚庆公司一手策划。
  
  秦辞听着。
  
  心里开始莫名的排斥。
  
  看着轿车走进,越走越近,就越来越排斥。
  
  脑海里面闪过他爷爷说的,既然不喜欢,娶回来做什么?!
  
  脑海里面闪过乔箐说的,可以逃婚。
  
  好吧。
  
  他承认他后悔了。
  
  他不应该这么冲动。
  
  不应该因为失去了程笑笑就放任了自己,就随随便便走个人结婚。
  
  结婚不是儿戏。
  
  不应该祸害了自己,也祸害了别人。
  
  对。
  
  临门一脚,他后悔了。
  
  他突然叫着司机,“停车!”
  
  声音很急促。
  
  声音吓了一跳,连忙一个刹车停了下来。
  
  车上的人都被突然的刹车吓到了。
  
  轿车刚停好。
  
  秦辞就陡然抽调了安全带,然后打开车门就跑。
  
  “秦少爷!”伴郎在后面叫着他。
  
  “我不结婚了!”秦辞在前面一边跑一边回答。
  
  伴郎直接懵逼了。
  
  这是在搞笑吗?!
  
  新郎逃婚了。
  
  半途中,逃婚了。
  
  伴郎看着秦辞招揽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长长一个大车队的结亲车,就这么停靠在街道上,甚至阻碍了交通的一个正常工作。
  
  轿车上的人也都下了车,莫名其妙的看着秦辞从他们眼前消失。
  
  秦辞坐在出租车上,冲着司机大声说道,“去机场。”
  
  “先生你这是?”司机都被秦辞吓到了。
  
  “逃婚!看不出来吗?我他妈在逃婚!”秦辞声音明显有些亢奋。
  
  “我只知道新娘逃婚了的,还没见过有新郎逃婚的。”司机感叹。
  
  “少见多怪!开快点,一会儿被抓回去我就完了。”
  
  “哦。”司机连忙加快的速度。
  
  秦辞莫名很激动,他给乔箐打电话,“我逃婚了。”
  
  “……”乔箐此刻正在去婚礼的路上。
  
  燕衿坐在她旁边。
  
  看着她的神情,问道,“怎么了。”
  
  “秦辞打电话过来,说他逃婚了。”
  
  “哦。”燕衿很淡漠,就好像提前知道一样。
  
  “你这么淡定?”乔箐问燕衿。
  
  “早料到了。”燕衿直言,“所以昨晚上我让你不用说太多,反正他不会结婚。”
  
  “你怎么知道他就不会结婚了?!”
  
  “我和他认识三十年了。”
  
  “……”好吧,你牛!
  
  乔箐放下手机,“那现在怎么办?回去吗?”
  
  “要不然呢?”
  
  燕衿让司机掉头。
  
  乔箐接到一个电话。
  
  她看着来电,接通,“笑笑?”
  
  燕衿眉头微皱。
  
  他没听到对面都说了什么。
  
  乔箐挂断电话后说道,“不用掉头了,婚礼会继续。”
  
  “什么意思?”燕衿蹙眉。
  
  “你说呢?”乔箐笑得很灿烂。
  
  所以说。
  
  秦辞那傻逼,终究也是傻人有傻福。
  
  ……
  
  秦辞到达机场。
  
  他给他的助理打电话,“我到了,你给我拿得身份证护照还有多久?”
  
  “大概二十分钟。”那边连忙说道。
  
  “赶紧的,我怕晚一点我就会被我妈抓回去了!”
  
  “秦先生,你这么半途逃婚不好吧?上次你结婚就成了笑话了,这次又这么一个笑话,你以后不得被人经常嘲笑吗?!”
  
  “要你多嘴!”秦辞脸色一沉。
  
  劳资活着又不是给别人看得。
  
  他自己舒坦就行。
  
  “我在国际航空这边等你,你给我赶紧过来。”
  
  “是。”那边恭敬。
  
  秦辞走到国际航空点。
  
  在捉摸,到底飞哪里?!
  
  这么盘算了好一会儿。
  
  他确定了目的地,又催了自己的助理。
  
  助理气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秦先生,你的身份证护照。”
  
  “好。”秦辞一把拿过,就直接往飞机售票口去,“最近的飞机。”
  
  工作人员给他办理手续。
  
  还有二十分钟登机。
  
  秦辞先去过安检。
  
  “秦先生,你就真的这么走了吗?”助理问。
  
  “草,别这么一副苦瓜脸,我走了又不是不回来了,弄得好想奔丧似的。最多一个月我就回来了。”
  
  “你这样走了真的不太好。”
  
  “你再多嘴,信不信我马上辞退你!”秦辞威胁。
  
  助理不敢说话了。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秦辞连行李都没有带,直接就去了安检口。
  
  因为是头等舱,基本上也不需要排队。
  
  然而在真的进安检的时候,却又突然,顿了顿脚步。
  
  不是怕逃婚会带来什么不良影响,反正他被人戴绿帽子都全国皆知了,也没有什么是他承受不过来的。
  
  他只是有些不舍。
  
  有些不舍,某个人。
  
  他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也有点矫情了。
  
  就算舍不舍,在不在南予国,在不在南城也一样。
  
  也一样见不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