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釜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乌云惊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乡亲们安静一下!”站在门口,瞟了眼人群边上那抹灵巧的绿色,矮胖子清了清嗓子,“咳……大伙都知道了,今日咱们王家庄出了件怪事,一件吓人的怪事,故而召集乡亲们一起议议,咱们到底该怎么办,有话大伙敞开了说!”
  “咱村子人丁兴旺,怕甚么妖魔邪祟!”
  “对!我看定然是有人恶意为之,不知肚里打的什么主意呢,怕不是弄的什么鸡血鸭血来唬人的,擦掉不就好了么?怕个甚么!”
  “咳……咳……不可,万万不可!这事诡异蹊跷的很,王家庄几十年,也没出过这等怪事,咳咳……依老朽看,还是请个先生看看为好。”
  “他大爷说的是,血手印子擦掉倒是容易轻巧的紧,可要不是哪个腌臜人做下的丑心思,到时惹恼了神灵,咱整个村子都得遭殃。”
  “李家嫂子说的是!我看谁敢擦了,到时候出了事老娘可跟他没完,咱如今先把话撂下了,到时可别怪老娘翻脸!”
  “说的也是,还是小心些为好,听说这几日镇上来了个得道高人,除妖驱邪灵验的很,咱们去请他来看看?到时真相究竟如何,自有高人分辨。”
  “天色这般晚了,镇上这么远只怕高人不好相请罢?”
  “说的是,就算请来,那也得花上不少银子罢?”
  见话拾话,早就等候许久的矮胖子见状忙高声道:“乡亲们静一静,听我说一句!”
  人群听到台阶上的矮胖子开口,也就慢慢的静了下来,这矮胖子才又开口说道:“依我看天黑路远,赶到时高人只怕早已歇下再不好相扰,如今只能等明日一早再去请了,乡亲们放心,我王青作为王家庄里长,又蒙我大大珠玉在前,我这亲侄儿岂能不以之为表率?此次,请高人作法驱邪的银子,由我一力承当,天色也不早了,明日还有诸多事宜,乡亲们先回去歇息罢。”
  “多谢里长老爷!”
  人群中乱哄哄的喊道,王青此番长篇大论下来,众村民愁闷的脸上顿时缓和了些,随着王青一摆手,这些人也就三三两两散了。
  “善人呐!”
  “谁说不是?王家这个顶个的好人!”
  “希望高人快点来罢,一切平安无事……”
  耳边听着这些溢美之词,挤在人群之中的江家父女,也一齐随着人流涌进前头的巷子。
  在狭窄甬长的巷子里听了一路的好话,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正闷闷的盯着脚下往山坡上自家独门院子走去的江二,远远的便闻着股淡淡的血腥味,抬起头放眼望去,只见小院上空还飘着股浓浓的炊烟,江二脚步一滞,看着那烟沉默不语。
  本来落着半个身子走在江二后头的江翠翠,江二这一停顿她便走到了前头去,江翠翠忙退回来看着江二唤道:“阿爹……阿爹?你怎么了?”
  “嗯?哦,爹没事,就是身子有些乏了,”江二回过神来对着女儿笑了一下,几大步走到前面,“走吧,爹饿了,咱回家吃饭去。”
  江家厨房里,正忙碌着的韩元恺白日里那一觉直睡到了黄昏时分,在院里左等右等也不见江家父女回来,虽然有些唐突冒犯,可眼看着天就要黑透了,想着也不能在人家里白吃白住,就进厨房烧起了饭。
  四处瞧了瞧,只见房梁上吊着个粗布袋子,韩元恺伸直了手一试见还差着些才能够着,便拿旁边的钩子把袋子取了下来,翻开一看里面还有半包粟米,从水缸里取了瓢来舀了两碗,细细的过了几遍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