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恶毒女配她重生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穿成恶毒女配后重生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池秧梦见自己死了。
  死后投胎转世,成了一本书里的恶毒女配,不仅跟女主作对,还将书里的大佬都得罪了遍,最后更是被偏心父亲赶出家门,落入大反派手里,被他手下折磨至死。
  池秧被这梦吓住,拼命想要醒来,耳边又听到有谁在争吵。
  “‘禾央阁’秧秧从小住到大,凭什么那庶女想要,秧秧就得搬?池斐,你偏心也要有个限度,姓薛的是你女儿,秧秧就不是了吗!”
  “落儿自幼颠沛流离,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才认祖归宗,你身为嫡母怎就不知体量……”
  “别吵了……”池秧忍不住出声。
  争吵的两人一静,霍然看来。
  正是书里恶毒女配的父母——定国公池斐和他的夫人崔氏。
  池秧看清两人容貌,脑袋“嗡”的一声响,所有记忆纷至沓来,差点将她刺激得再次昏死过去。
  先前那不是梦,那是她的真实经历!
  “秧秧,你醒了!”
  崔氏一喜,顿时丢开丈夫,坐到床边握住女儿的手,柔声安慰道:“秧秧不怕,有娘在,那庶女休想住进‘禾央阁’!”
  “禾央阁?”池秧懵了下,而后反应过来。
  她这是穿成女配死后,又重生了回来。
  且还重生到跟原书女主薛落,刚发生矛盾的时刻。
  那时,女主薛落才认祖归宗不久,极得她爹定国公偏宠,路过她住的禾央阁时,感慨了句:“我从来没见过这样漂亮的院子,不知道住进去是什么感觉?”
  她那渣爹得知后,立即让她将禾央阁空出来给薛落住。
  她自是不肯,路上遇到薛落。
  薛落挡住她去路,微笑道:“妹妹别生气,你的院子是我的,你的父亲也是我的,这国公府将来也是我的,毕竟,定国公和大公子……都向着我呢。”
  她大怒,推开薛落想走。
  薛落却大呼着,扯着她从桥上一同跌入荷花池里,还趁机一脚将她踹进池子深处,差点溺死。
  “秧秧,你怎么了?可还是不舒服?”崔氏见她呆愣不语,急忙关切询问。
  池秧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反握住母亲的手,贴近心口。
  上辈子,她死后,崔氏发了疯地为她报仇,结果却被薛落下毒暗害,“自缢”而亡。
  “秧秧,你……”她这举动让崔氏不解。
  池秧却更加紧地握紧她的手,一声“娘”还没唤出口。
  旁边站着的定国公也过了来,关切道:“秧秧怎么了,可是心口不适?”
  池秧转眸看去。
  定国公池斐还是她记忆里的模样。
  他穿着浅青色直裰,长身玉立,丰神俊朗,只是那眉宇不似前世冷漠,还有着对她的担忧和关切。
  池秧看着,心头既没喜悦,也没激动,甚至还有点冷。
  上辈子,他将她赶出家门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定国公见她这样子,还以为她在气恼禾央阁的事,一时心软,道:“之前是爹不对,不该强迫你让出院子,这‘禾央阁’你不想搬就不搬吧,我让你长姐多等些日子,另外给她建一座院子……”
  “不用了,我搬。”
  “嗯?”定国公怔了下。
  旁边崔氏也是一愣。
  她之前可是说什么,都不愿意让出院子的。
  “秧秧,你是不是病糊涂了?”崔氏忍不住问。
  “没有,我很清醒。”池秧拉着母亲的手坐起来,清楚回道:“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以前是我不对,长姐自幼颠沛流离,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才认祖归宗,我让让也是应该的。对吧,父亲?”池秧仰头看向定国公,眼里隐约有丝讥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