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之农女风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三十九章 恶魔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穿越之农女风华第三百三十九章恶魔
  
  走到灶房门口,看守一把将沉芙蓉拉了进去,然后勐地关上门,拉上了门栓。
  
  灶房里关上门后光线就有些昏暗,斑驳的光影射在转过身来的看守脸上,颇有些狰狞和让人厌恶。
  
  他眯着眼睛色眯眯地上下打量沉芙蓉,嘿嘿一笑,伸出手就要去拉她的手:
  
  “运粮累不累呀,瞧你这手细皮嫩肉的,要是长满老茧,那不是不美了,你若是乖乖的,我可以让你干点轻松的活……”
  
  沉芙蓉微微一闪,避开了看守伸过来拉她的手,厌恶的皱了皱眉头,缓缓抬眼对上他的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问:“苏芊呢?她人呢?”
  
  “呵”,看守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沉芙蓉,脸上尽显猥琐,“你问她呀?这样吧,把爷伺候好了,爷就告诉你。”
  
  看守咧开一口大黄牙,搓搓手,朝沉芙蓉一步步逼近,看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到手的猎物。
  
  沉芙蓉抬眸看着他,眼睛清亮无惧,等他靠近了,她挂出一个甜美无公害的笑容,露出脸颊上的小小酒涡,右手忽然抬起,然后一下子向下套住他的脖子。
  
  看守愣了一下,嘴里念叨着:“你这婆娘还挺主动……”
  
  但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沉芙蓉转到他身后,胳膊已经将他的脖子狠狠钩住,手肘内侧精准地卡在他的颈动脉上,同时手里锋利的小刀对准了他的后腰:
  
  “我再问一遍,苏芊人呢?”
  
  看守大概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胆魄。
  
  他双手拼命地挥舞,向上试图抓住沉芙蓉的胳膊,但没用,只能梗着脖子,强装镇定道:
  
  “吓唬我啊?我难道是吓大的啊,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这后院谁说了算!哼,我现在给你把话放到这,我死了,你也跑不了!”
  
  他话还没说完,脖子上的手倏然收紧,他呼吸受制,脸飞速涨得通红。
  
  大脑阵阵缺氧,就在他即将窒息的那一刻,沉芙蓉扣着他喉咙的力道突然一松,随后一个回旋踢,狠狠踹在了他的脑袋上,又接连几脚朝着他身上踢过去。
  
  看守捂着脖子,被打得鼻青脸肿,满头是血,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她,身子向前晃了晃,接着便重重地倒在地上。
  
  沉芙蓉扫了被她踹得迷迷湖湖的看守一眼,从角落找来绳子,将他的双手双脚捆绑上,又拿来桐油,均匀地淋到了这个还想嘴硬的男人身上。
  
  “咳咳”,看守被桐油的味道呛得咳嗽两声,渐渐清醒,待看清周遭的情况,吓得童孔骤缩,身躯颤栗。
  
  他已经真切见识到了沉芙蓉的厉害。一个小女子,轻易地就把身强力壮的他放倒了。
  
  沉芙蓉点燃了火折子,勾起了唇,用最温柔的语气,说最狠的话:
  
  “说出苏芊的下落,我就饶了你的命。说不出,我会在你身上划一千刀,然后再把你,连同这个灶房一起烧了。”
  
  “饶了我!饶了我!我,我什么都说。别杀我!”
  
  看守顿时吓得浑身一颤,战战兢兢地说道:“苏芊她、她被送到了袁得财的房间。”
  
  袁得财?
  
  沉芙蓉秀眉微蹙,问道:“他是什么人?现在人在哪里?”
  
  “他是京中来的宦官,是跟在贵人身边掌事的,据说最喜欢天真无邪的民间女子。每次他一来,张老爷都会挑选年轻少女送去伺候,不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