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之农女风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身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她虽自幼最是怕鬼,但有些人比鬼还可怕。
  比起处心积虑想要杀她的人,起码大公子不管是人是鬼,都对她有救命之恩。
  ***
  而同一时刻,在镇国侯府的主院内,侯夫人张氏正听管家何永昼禀报淮南王突然愤怒离开的始末。
  “淮南王未说为何突然之间要离开么?”
  侯夫人张氏伸手揉了揉眉心,表情略显疲惫。
  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方才侯爷又在宴上饮多了酒,非要闹着连夜去庄子上,将大公子萧天陌的尸身接回府来。
  她又是命人煮醒酒汤,又是安抚劝慰,好不容易伺候着侯爷歇下了,刚要松口气,管家又急慌慌的来报:
  本要留宿的淮南王方才竟然不辞而别了。
  淮南王手握重权,在军中威信极盛,又非常受皇上的重视,她们侯府自是不能得罪的。
  听到张氏的问话,何管家立刻回道:
  “据门房所言,淮南王当时面色阴沉,口中愤愤说着大公子装神弄鬼什么的……”
  大公子?
  萧天陌!
  萧天陌不是已经死了吗?
  张氏愕然,“他提已故的大公子做甚?”
  何管家摇了摇头,后又想到了什么,犹豫道:“夫人,汀兰她...”
  听何管家说到汀兰,张氏想起了,她将汀兰诓去伺候淮南王之事。
  她忽然一把将桌上的杯盏扫落在地,咬牙切齿恨声道:
  “险些将这小蹄子忘了,定是这小贱人搞得鬼!
  真是不识抬举!能被淮南王看上,那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还这般的再三闹幺蛾子,果真是天生的贱命!”
  何管家眼皮敛了敛,只态度恭谨的垂手侍立在一侧,并未再多言一字。
  张氏越骂心中的怨气与不满越烈,她直接站起了身,“走,我们去看看!”
  见张氏已带着两旁的丫鬟、婆子迈步走向门外,何管家立刻抬脚跟了上去。
  在原本为淮南王安排的院落中,当听到纷杂的脚步声朝这边涌过来,萧天陌对汀兰眨了眨眼,随即闪身躲到了一旁的大树后。
  汀兰一愣,不明所以地去看萧天陌藏身的大树,却突然听到张氏的叱骂声从前方传来。
  她忙抬头望过去,正瞧见张氏一行人向这边走来,她的面色顿时变得无比煞白。
  张氏带人进了院中,一眼便看到了院中的汀兰。
  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贱婢!竟然连淮南王都敢冒犯,一点规矩都不懂!
  不过是侯爷捡回来的一个浪蹄子,还真以为自己能够无法无天了不成?”
  张氏骂着,三两步冲到汀兰的跟前,抬手就要去抓汀兰的发髻。
  隐在暗处的萧天陌见此眉头大蹙。
  现在的镇国侯夫人张氏,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他的父亲镇国侯大半生都在外征战,先后娶过三任妻室。
  娶第一任妻室时,洞房花烛夜突发有紧急战事,镇国侯丢下了新娘子赶赴战场,等再回来时,新妻却已因病离开了人世。
  镇国侯的第二任妻室便是萧天陌的生母唐氏。
  唐氏出身于官宦人家,知书达理,成亲后和镇国侯两人相敬如宾,后来为镇国侯生下了嫡长子萧天陌。
  只是好景不长,唐氏在生下萧天陌之后不久,突发了急症,很快便匆匆去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