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兼职偶像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一章 男人的第六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韦哲礼看了看,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就没有打算接。
  “没关系,你先接吧。”尤鋆影帝倒是一点都没有介意的样子。
  刚刚的那个故事,虽然他是用很平和的语气说的,但内心确实还是需要缓一缓。
  这个电话进来的时机,着实是有些尴尬的。
  如果再晚两分钟,韦哲礼说不定都说完再见,回去认真考虑了。
  韦哲礼不是没有想过,这个电话有可能就是他一直在等的明星学长打来的。
  但既然是手机,就不用担心像先前那个固定电话一样,再打回去,永远都无人接听。
  如果是明星学长打来的,那肯定要聊上好一会儿,而且最好是随时能奔赴眸眸身边的时候。
  再怎么想,韦哲礼都觉得这个位置的电弧啊,现在接有点不太合适。
  影帝这么【善解人意】,反而变成不接还不好了。
  刚按了接听键,电话的另一头,就立刻就开启了问候模式:“您好,请问是韦哲礼先生吗?”
  韦哲礼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最近接的电话,怎么都这么奇怪?
  一会儿韦哲礼同学,一会儿韦哲礼先生的。
  “是我。请问您哪位?”对方越是客气,韦哲礼的心里,就越是没底。
  “韦哲礼先生,您好,我是平安银行信贷部的客户经理,我姓刘,我叫……”电话的另一端,恭恭敬敬的问候还在继续。
  “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韦哲礼很快就把电话挂了。
  就这……?
  关键时刻,来了个平安银行信贷部的?
  不要以为只有女人才有第六感。
  第六感可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自己有性别歧视。
  这个锅,谁爱背谁背,反正第六感不背。
  韦哲礼决定,从现在开始,要给自己的第六感,多那么一丢丢的信任。
  现在的贷款经理,骚扰电话都打到在校生身上了?
  以前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类电话的韦哲礼,心怀诧异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跟尤鋆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挂了:“推销贷款的电话。”
  “你最近在找贷款吗?需要多少钱?我可以预付片酬给你。”
  可能是受了余导影响,尤影帝原本就有些热心肠,此刻更是不想放过这个直接敲定自己饰演者的机会。
  “没有,没有。我就上个学能要几个钱?完全不需要!”韦哲礼拒绝得很干脆。
  就是……太过干脆了。
  尤其是【上学能要几个钱】这句话,让尤影帝觉得,韦哲礼根本就没有代入他刚刚讲的那个,从交不起学费开始的故事。
  代入不了就没可能感同身受。
  这样一来,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大概是直接要拒绝这部片子了。
  但凡有点兴趣,怎么也会稍微问一下,片酬是多少,是吧?
  尤鋆不说话了。
  一时间,现场就安静得有些尴尬。
  “这部片有名字了吗?”韦哲礼很快就打破了这种尴尬。
  尤鋆有些意外。
  韦哲礼在这种情况下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问片名。
  因为太过意外,以至于他的回答都变得过于简洁:“有。”
  说完这一个字,尤鋆拿起自己面前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
  直到彻底放下,也没有接着回答问题的意思。
  不习惯冷场的韦哲礼,只好彬彬有礼地继续发问:“片名叫什么?”
  每天在院学生会主持会议的韦主席,肯定也有些防冷场的小妙招。
  尤鋆看了看韦哲礼,仿佛想要从他的脸上,直接找到藏在他心里的答案。
  尤鋆不想要就这么放弃,他在想还能怎么劝一下韦哲礼。
  刚刚的那个关于他和导演的故事,到底有没有打动到韦哲礼呢?
  如果有,那是多大程度的打动呢?
  冷场……还在继续。
  “是现在还不能告诉我是吗?”韦哲礼就不信了,还有他聊不下去的天。
  院学生会主席,虽然不是他的本意。
  但做了这么久,经验肯定是累积了很多的。
  每一句话,都是疑问句。
  在这种情况下,冷场的可能性,本来就不大。
  除非是像过去一个月的眸眸那样,根本就是有心不想理他。
  然后……
  韦哲礼的电话又响了。
  他当然还是不想接。
  因为,就在刚刚,就在一分钟之前,他已经决定要给男人的第六感,更多的信任。
  影帝再次风度翩翩:“没关系,你先接吧。”
  这次,对方没等韦哲礼回答,就声音特别洪亮地把自己想说的话给说完了:“您好,我们是和兴业银行合作的正规贷款公司,请问您最近有贷款的需求吗?我们的利率……”
  “没需求,谢谢。”
  所以说,身为男人,一定要有坚定不移的信念,尤其是对上天公平赐予人类的第六感。
  这一次,因为电话另一端的声音过于洪亮,不用韦哲礼说,尤鋆都能在自己的位置上直接接收。
  “真的没有需要吗?”这似乎成了尤鋆影帝此刻最关心的问题。
  连着接了两个贷款公司的电话,免不了让人要有所怀疑。
  “真的!真的!太奇怪了!”说实话,韦哲礼自己都很讶异,“我要和您说,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接到过这样的电话,您信吗?”
  尤鋆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
  就这么淡淡的看着韦哲礼。
  韦哲礼有个非常奇怪的习惯。
  他可以接受很多种目光——热情的、冷漠的;羡慕的、嫉妒的;善意的、恶意的。
  唯独对这种淡淡的目光有点发憷。
  过去这一个月,韦哲礼从头到脚,从头发丝到脚指甲,再到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被回一笑的【淡淡】给支配了的恐惧。
  于是,韦哲礼下定决心,要拿影帝练练胆子。
  是的,影帝是拿来练胆子的。
  因为就算再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拿笑笑子练。
  “我参加选秀的时候,不都说我出生豪门吗?”韦哲礼想着,自己的那个参赛视频,影帝肯定也是看到了的,就直接表明。
  尤鋆确实是看了,但他觉得那个视频,完全没有意义:“我出道的时候,也有贵公子的人设。”
  这年头,说真话,就这么不被人相信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