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游在影视世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这事儿讲究先下手为强 二合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咚咚咚~
  
  
  
  咚咚咚~
  
  
  
  小梦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出现在走廊里的人愣住了。
  
  
  
  “是你?”
  
  
  
  “我见这边亮着灯就上来了,能进去谈谈吗?”乔卫东穿着一件黑色毛衣站在门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平和一些。
  
  
  
  小梦想了想,把他让进房间。
  
  
  
  乔卫东一进屋就注意到客厅沙发旁边放的红色拉杆箱。
  
  
  
  “你已经好几天没来这边住了吧。”
  
  
  
  小梦把他让到沙发坐下,总觉得这一幕挺怪的,还有点尴尬。
  
  
  
  她把才穿好的风衣脱下来放到沙发扶手上
  
  
  
  “没错,有一阵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乔卫东指指窗户,左前方就是他跟宋茜生活的5号楼。
  
  
  
  小梦恍然大悟,以前乔卫东住在这边,通过望远镜观察女儿在对面单元楼的生活,现在剧情反转,变成他在5号楼关心这边的情况了。
  
  
  
  “有什么事你直说吧,我待会儿还有事。”
  
  
  
  她可不希望将话题往以前的关系上引,那只会让气氛更加尴尬。
  
  
  
  乔卫东说道:“这次你过来拿东西,是要搬到西城区住对吗?林跃不在,照顾英子的任务就落到了你的头上。”
  
  
  
  “你跟踪我?”
  
  
  
  小梦面露不悦,因为乔卫东说的一点不差,林跃不在,现在是她接送乔英子上下学。
  
  
  
  “不,我没有跟踪你,我跟踪的是英子。”
  
  
  
  乔卫东搓了搓手,低着头说道:“我不明白,你跟英子的关系……为什么……”
  
  
  
  “为什么要照顾她是吗?很简单,这是林跃托付给我的事情。”
  
  
  
  “可是她跟你……”
  
  
  
  “情敌?”小梦说道:“乔卫东,你觉得我是那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吗?等他考上大学,有了正式的女朋友,不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离开北京,到老家开一家属于我自己的瑜伽馆。如果你是觉得林跃没在,指望我帮你缓和父女关系,对不起,我帮不上你的忙。”
  
  
  
  一句话就把继续谈下去的路堵死了,乔卫东面露难色,右手不断地抠着左手指甲。
  
  
  
  小梦记得他以前没有这个毛病的。
  
  
  
  “林跃去干什么了?”
  
  
  
  “艺考啊。”小梦并没有隐瞒林跃的去向:“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会在全国各地跑,所以才会托我过去照顾英子。”
  
  
  
  嘭嘭嘭~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用力砸门的声音,还有一道带点儿尖刻的叫喊。
  
  
  
  “乔卫东,你是不是在里面,开门,你给我出来。”
  
  
  
  小梦身子一僵,脸色瞬间变差,因为她听得出来,外面砸门的人是宋茜。
  
  
  
  “怎么?她不知道你来这里?”
  
  
  
  乔卫东脸上的尴尬更浓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赶紧起身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就要往外走,哪里知道宋茜用力一推,反把他逼回屋里。
  
  
  
  “我就说干着干着活儿突然跑出来,打电话也不接,原来跑到这里来会旧情人了。”
  
  
  
  小梦很无语,也很气愤,抓起沙发扶手放的风衣往身上一穿,提着拉杆箱往前走:“是,我以前是很爱你的前夫,不过那都过去了,无论他对那几年的生活是怀念也好,讨厌也罢,都跟我没有关系,所以你没必要阴阳怪气地说话,好像我跟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
  
  
  
  宋茜看看她,又看看乔卫东,比较年前消瘦很多的脸上浮现一抹讥笑:“那谁知道,万一英子抢了你的小白脸,你气不过,又要吃回头草,给那边那个戴绿帽子呢。”
  
  
  
  “你……”
  
  
  
  小梦觉得这个宋茜跟那个童文洁要么能做闺蜜呢,一样的不可理喻,一样的满嘴刻薄。
  
  
  
  认真地想一想,还真得是林跃那样的人才能治得了她们。
  
  
  
  “我要走了,请你们离开我的房子。”
  
  
  
  她懒得跟这对男女废话,拉着拉杆箱往外走。
  
  
  
  “听见没有,不欢迎你啊,叫你滚呢。”宋茜又把矛头对准了乔卫东。
  
  
  
  “宋茜,你说话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给你留点面子,谁给我留面子啊?要不是你,事情能变成这样吗?要不要我给你复述一下别人背后议论我的话?”
  
  
  
  “……”
  
  
  
  小梦懒得理那两个人,电梯门一开便走进去,第一时间按下关门键。
  
  
  
  以前她觉得乔卫东心里还有宋茜,于是特别沮丧,现在嘛……她挺同情这个人的。
  
  
  
  ……
  
  
  
  3月10日。
  
  
  
  距离开学已经过去半个多月,林跃自从开学第一天把李萌踹死后就再没来过学校。
  
  
  
  黄芷陶一开始很烦躁,茶饭不思,心也用不到学习上,直到林跃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解释他两天没回话是因为去参加艺考途中手机丢了,才把卡办出来,要她安心复习,艺考结束后他就回来了。
  
  
  
  得到这样的回应,她一下子活了过来。
  
  
  
  但是王一迪就没这么幸运了,一方面又想主动一点,一方面又不想暴露自己的需求,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可心上人就像人间蒸发一般,熬到三月初她撑不住了,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不过内容嘛……就是简单地提醒他北电的校考就要开始了,嘱咐他不要误了时辰。
  
  
  
  3月15日。
  
  
  
  北电校考当天。
  
  
  
  一个一个拿着材料和准考证的学生走入会场,再一个一个走出来。
  
  
  
  王一迪虽然不是最早到的一个,但绝对是最早到的一批,然而她等啊等,看啊看,就是没有发现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家伙。
  
  
  
  她心里挺着急的,但是现实感还是有的,知道考试最重要,眼瞅着前面没几个人了,便积极调整心态,把精力都放在艺考这件事上。
  
  
  
  半个小时后,她考完出来,发现门口站着几名学生和他们的家长,看起来是在交流艺考的事。
  
  
  
  她觉得自己考的还可以,如果参照艺考老师定的标准,要拿到北电的文考证问题不大。
  
  
  
  虽然已经进入春季,可是气温并没有明显的回升,只有柳树上的一抹新绿和桃树枝杈的点点樱红,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人们冬天过去了。
  
  
  
  王一迪没有走,还打去电话骗王婧,说坐同学的车走了,要去庆祝一下。
  
  
  
  女儿向来没有撒谎的习惯,当妈的也就没有多想,嘱咐几句后让司机开车回家。
  
  
  
  一组又一组考生走出来,和家长聊了几句后不堪忍受春寒上车离开。
  
  
  
  王一迪目送自家车子离开,便站在距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等,一直等一直等,等得耳朵冻红了,嘴唇麻了,这时考场所在的大楼里面走出来一个戴口罩的男生。
  
  
  
  她搓搓手跺跺脚,又哈了一口热气,径直迎上去。
  
  
  
  “林跃,你站住!”
  
  
  
  前面的人闻言一愣,侧身朝她看来:“你怎么还没走?”
  
  
  
  “等你。”
  
  
  
  “等我?”
  
  
  
  “那你至于把自己冻成这样吗?”
  
  
  
  他也不矫情,拉过她的手捂在掌心,轻轻地搓了搓:“好点没有?”
  
  
  
  王一迪看着对面把注意力都放在双手上的男生,憋了好几天的怨愤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不明白,自己是带着兴师问罪的心态等他的,可是……他……他怎么能这么平静,这么泰然自若。
  
  
  
  “怎么了?瞧你这表情,我脸上有花吗?”林跃笑着问她。
  
  
  
  他跟黄芷陶接吻。
  
  
  
  一个寒假没搭理她。
  
  
  
  发提醒信息也是过了半天才简简单单回复了一个“哦”字。
  
  
  
  她心里是憋着气的,觉得他太可恶了,然而两人一见面,说的话和做的事对她的态度就像期末考试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怎么能这样呢?这叫她怎么应付?
  
  
  
  “春天是最容易感冒的季节,你要是冻病了,中戏的校考可怎么办,走吧,外面冷,先上车,我送你回家。”他说着话还把身上穿的风衣脱下来往她肩头一披。
  
  
  
  王一迪觉得鼻子酸酸的,特别委屈,特别心堵,也特别……温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