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游在影视世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我不可能像渣诚那样翻车 二合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哗~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李萌不做冲刺班班主任了?甚至不教他们数学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很多人想起上午她被校长叫出去谈话的一幕,有几个心思活泛的把目光投向林跃,心说这件事不会和他有关吧?
  
  
  
  便在这时,那个好像怎么睡也睡不醒的家伙打个呵欠,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把头抬起来,眯眼看着窗外。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嘿,你说这家伙坏不坏,李萌那边致辞告别,他在这儿悠哉悠哉,一副生活如此美好,人生这般得意的姿态,啥意思?傻子都知道他在嘲讽李铁棍。
  
  
  
  王一迪瞪了他一眼,赶紧摆手,意思是这种时候你就别说话了,老老实实睡你的觉吧。
  
  
  
  林跃视而不见,用带点慵懒的声音说道:“让我猜猜,教育局是不是要调你去156中?我在母校里有几个关系不错的老师,需要我帮忙打声招呼,让他们关照你一下吗?”
  
  
  
  哗~
  
  
  
  台下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李萌要被调去156中?好像林跃就是156中的学生吧,听说他转学过来的第一天,乔卫东想把他放到冲刺班,毕竟他一模二模三模的成绩不错,因为高考前遭逢大变,以致发挥失常没有考好,作为复读生,进冲刺班的水平是够的,但是李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想要,两人从而结仇。
  
  
  
  一般的学生,吃了这么个哑巴亏,即便心里不舒服,也没有反抗之力,只能乖乖地用实力证明李萌看走了眼,但是这家伙……瞧他干的那些事,打了李萌的脸不说,最后还要骑在她头上搞一坨。
  
  
  
  你不是看不起156中的学生吗?现在让你去156中教书,有种别去,圆润地滚粗教育系统。
  
  
  
  太狠了,也太阴险了。
  
  
  
  虽然没有杀人,但是毫无疑问,这是比杀人更甚的诛心一击。
  
  
  
  父母在体制内工作的学生想得更多,从春风中学到156中,这是跨区调动,怕是有市教育系统的领导插手此事,换句话说,李萌要么接受调职,要么辞职去编,她的父母出面找人也甭想翻盘。
  
  
  
  李萌忍无可忍,愤而言道:“你这个卑鄙小人。”
  
  
  
  “我卑鄙?没错,我是挺卑鄙的。”林跃并不否认这个形容词,系统让他做恶人都好几回了,区区“卑鄙小人”的称呼,毛毛雨洒洒水了。
  
  
  
  “不过我早就提醒过你,卷入乔、童两家的闹剧是会引火烧身的,可你不听啊,那现在报应来了,又有什么好委屈的?有些人吧,只看到别人身上的虱子脚,看不见自己身上的骆驼印,第一,如果你真是一位负责任,有担当的好老师,调去156中和在春风中学有什么区别?都是教书育人,都是培育栋梁,你只需要做好份内的事情就好了。第二,丁一是你的学生,乔英子也是你的学生,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有轻生的举止,你作为班主任,一点责任没有吗?现在只是调你去一所普通中学教书,没有吊销你的教师资格证,你不觉得这已经是从轻发落了吗?”
  
  
  
  李萌被他讲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因为这都是实话,丁一和乔英子的事闹得不小,区教育局和学校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必须要给舆论一个交代,或者说必须要牺牲一个人去顶这个雷,作为那两个人的班主任,还有比把她调到普通中学任教更能表达态度的做法吗?
  
  
  
  “还如果你是校长已经开除我800回了,就你这点儿政治素养?给黄凯钧提鞋都不配。”
  
  
  
  “你……”
  
  
  
  “我什么我,败军之将不言勇,事到如今还想图个嘴上痛快,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愚蠢呢,还是傻得可爱呢。”
  
  
  
  李萌本就找不到反驳的说辞,被他一番抢白,气得身体乱颤,呼吸不畅,脸白的不见一丝血色。
  
  
  
  “咦,李老师……”
  
  
  
  带着无框眼镜的物理老师打断教室里的针锋相对:“我还以为你走了呢,那我待会儿在过来。”
  
  
  
  “董老师。”李萌叫住转身想走的男老师:“我讲完了,不耽误你上课了。”
  
  
  
  林跃似笑非笑地看着走进教室的男子,物理老师对上他的目光打了个寒战,心想难不成他看出自己是故意给李萌找台阶下?这小子的眼睛可真毒。
  
  
  
  ……
  
  
  
  当晚,黄芷陶看着林跃手持一对木雕离开,想想今天学校发生的事情不由摇头苦笑。
  
  
  
  李萌就这么给他挤兑走了……
  
  
  
  当初李萌不让他进冲刺班,看不起156中的学生,现在别说做冲刺班班主任,春风中学都待不下去了,想要继续当老师就得忍着耻辱去156中混。
  
  
  
  唉,平心而论李萌待她不错,现在落得这般下场,挺让人唏嘘的。
  
  
  
  “黄芷陶。”
  
  
  
  身后传来的男生打断她的思考,回头一瞧,只见季杨杨穿着一件白色棉服朝她走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春节前夕。”
  
  
  
  “哦,回来就好。”
  
  
  
  她发现说完这句话就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了,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季杨杨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家出走吗?”
  
  
  
  “是因为你爸在会议室里训斥你。”
  
  
  
  “不,是那天晚上林跃找到我用了激将法。”
  
  
  
  “……”
  
  
  
  黄芷陶明白了,以季杨杨的脾气,激将法确实会让他抓狂。
  
  
  
  “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吗?”
  
  
  
  “什么?”
  
  
  
  “破坏父母和我的关系,以及我跟你的关系。”
  
  
  
  “……”
  
  
  
  “所以你知道吗,你就是他用来报复我的一件工具,他根本就不爱你。”
  
  
  
  黄芷陶面露不悦,当初说“你仰慕他去做他女朋友”的是他,现在想要破坏她跟林跃关系的人也是他:“季杨杨,知道么,你跟以前比……变得……我不知道你在这两个月里遭遇了什么,但是我们的事已经过去了,我希望你也能调整好自己,以积极乐观的心态面对明天。”
  
  
  
  季杨杨说道:“如果你还在生我的气,那我收回在学校会议室说的那句话。”
  
  
  
  她摇了摇头:“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么说吧,其实早在你跟他赌球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喜欢他了,只不过当时没有意识到,直到他和乔英子假借谈恋爱的名义给父母施压,我才敢面对内心的想法。”
  
  
  
  “假借谈恋爱的名义给父母施压?”
  
  
  
  季杨杨把插在棉服兜里的手拔出来,一脸不屑地道:“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好闺蜜乔英子背着你跟他成了男女朋友,就在你去非洲过春节的这段时间,为了迫使父母同意他们交往,连床都上了。”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黄芷陶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去帮乔英子反击李萌,甚至把人逼离春风中学,因为李萌是站在宋茜和乔卫东一边的,我还知道乔英子现在已经跟林跃同居半个月了。你以前常说你和乔英子是十几年的闺蜜,结果呢?林跃带着我爸妈去深圳找我,她怎么就恰到好处地搭乘同一艘客机?怎么就突然想不开要跳楼?还偏偏给林跃打电话控诉?她是为了南大冬令营才去深圳的吗?黄芷陶,相信我,你斗不过乔英子的,在乔家那种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你觉得她是用什么‘说服’宋茜十年不婚的?”
  
  
  
  “不可能,不可能的。”
  
  
  
  “不可能?不相信你可以去问乔英子的父母,”
  
  
  
  黄芷陶嘴上说着不相信,心里其实已经信了,因为她回想起早些时候乔英子看她的目光,跟以前认为她背叛闺蜜情谊的怨恨不同,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
  
  
  
  乔英子在愧疚什么?
  
  
  
  答案显而易见。
  
  
  
  黄芷陶没有继续逗留,失魂落魄地往自家所在的单元楼走去。
  
  
  
  季杨杨原地站了一会儿,直到看不见黄芷陶的身影,却才转身向前,与此同时,十几米外的景观石后面走出一个人来。
  
  
  
  “事情办妥了?”
  
  
  
  “办妥了。”
  
  
  
  “你这也算报了一箭之仇。”
  
  
  
  “算是吧。”
  
  
  
  季杨杨不置可否地答应着,转身往5号楼走去。
  
  
  
  童文洁看着他的背影,紧了紧呢子大衣最上面两颗扣子,感觉今天的夜晚格外冷。
  
  
  
  要说为什么不让方一凡和林磊儿告诉黄芷陶林跃和乔英子确立男女朋友关系的消息,一是因为黄芷陶对她儿子和外甥已经有了逆反心理,会弄巧成拙,但是在面对季杨杨的时候,肯定会有一点内疚,能够认真地听他把话说完,二是因为这样做可以把方家和乔家择出来,就算后面东窗事发,林跃要怪也只能怪季杨杨,这家伙不是跟季胜利和刘静关系好吗,干儿子和亲儿子发生冲突,他们会选择谁?季胜利有本事再在她面前装清高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