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游在影视世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无心插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打从闫先生和众多马仔走入大厅,林跃就在思考一件事,虽然盗贼得手后最合常理的选择是离职远走,但也不能排除目标心理素质过硬,依然在金行任职的可能。
  本地人、小个子、左撇子、金行关联人员……这些特征都能从监控录像和案情细节推理出来,至于手臂有双白虎纹身的事情,万一对方找他要证据,总不能把颂帕照相机SD卡在自己手里的事情说出去,这会在警局层面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
  只要闫先生能够提供筛选结果,接下来的事情他一个人就能完成。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在嫌疑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拿出证据,使其百口莫辩。
  “闫先生,托尼是因为暗中帮助唐仁和秦风逃脱黄兰登的抓捕,才被那个自作聪明的家伙误会成盗贼的,这点阿香可以作证。”
  眼见林跃是第五名盗贼的嫌疑越来越小,阿香赶紧趁热打铁。
  闫先生瞪了她一眼:“一会儿可以给这个作证,一会儿可以给那个作证,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阿香呆了一下,笑容变得有些僵硬:“闫先生,阿香只是就事论事。”
  “托尼,你觉得我很关心盗贼的身份吗?我现在最在意的事情是黄金的下落。”
  闫先生往舞台走去:“你说的事情我会派人去调查,但是黄金……我给你三天时间找到,三天之内我不会为难你,三天一过,我保证你会和唐仁一起去湄南河见鳄鱼。”
  林跃:“……”
  我特么脑残了才会跟黑社会讲道理。
  尼玛的唐仁,老子被你坑苦了。
  “托尼,对不起。”
  阿香的脸上写满内疚,在这件事上明知林跃遭了无妄之灾,却没有足够能量帮他化解,内心的善良让她既愤怒唐仁的武断,又怨恨自己的无能。
  林跃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没事的。”
  他说的是实话,打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黄金放在什么地方。
  “好,一言为定。”
  “你怎么跟秦风一个德行?”
  阿香赶紧把他从人群里拉出来,省得丫再犯浑,说出更加激进的话得罪舞台上那个人。
  在她看来,唐仁被闫先生盯上和托尼被闫先生盯上,两件事性质完全不同,唐仁是倒霉孩子遇上倒霉事,托尼却是做好事反被坑,她都替他不值,寻思等这件事过去了,一定要给唐仁些苦头吃。
  “刚才看你对秦风挺有信心的呀,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了个样子?”
  林跃坐回刚才的位置,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因为冰块已经化了,味道跟开始的时候多少有点不同。
  阿香朝着吧台挥挥手,示意调酒师再倒两杯酒。
  “你们俩……性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他微笑说道,脸上看不到焦虑和紧张:“警察这个职业,从来都是与危险和辛苦为伴,这点我在读警校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阿香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直至女侍应把两杯威士忌放到二人面前,她才叹了口气:“你是唐人街警局最好的警察。”
  “这话可别对黄SIR说,我可不想被调去交警部门,头顶烈日和高温在路口指挥交通,疏散往来车流。你看我已经够黑了,妈妈一直劝我找个皮肤白的女孩子结婚,嗯,就像你一样。”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