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归田嫡女带锦鲤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章 李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翠花,想回京不?我想吃京城的大麻花了,这个天啊,喝上一碗凉豆汁还真是爽啊!”
  “当家的,咱们真的要回去吗?那可太好了,谁愿意在这乡下,要啥没啥的。”
  “想回去好办,你一会去李村,叫李宝财晚上到咱家来,我有好事给他,嘿嘿,去的时候走小道,别让人看见了。”
  苏三家的一听到李宝财三个字,脸上登时有点不自在起来,谁不知道,这人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浪荡子,相公让自己去找他,啥意思呀?
  苏三看了婆娘的脸,略带嫌弃的说:
  “直接找他,不许告诉别人,还不快去!”看到苏三变了脸,他婆娘赶紧穿鞋往外跑去,李村离的不远,走小道只得半个时辰。
  李柱的牛车赶的是真不错,那牛比平时听话多了,走的也快一些,听嬷嬷夸他,小柱子摸着头说:
  “早起我割了最嫩的草给它吃,它可喜欢了。”柱子虽然不大,可是人很勤快,伯府养了三头牛,都是他在喂呢。
  嬷嬷还是找的白郎中,这镇上就数他的名气最大,自己有个药铺子,为人很是和气,要是谁实在拿不出诊金,便指导着人家,去挖些草药来抵账。
  他给柱子娘把了脉,又问了饮食,才对嬷嬷说:
  “她这是下红不止,血虚太甚,人自然精神不振,又因此引起肝郁,久而久之便成了这个样子。”
  “那可有医治的法子?”
  “法子自然有,可光靠药是不够的,这位大嫂,你想不想好起来,看着小儿子娶妻生子?”
  “我愿意,可这身子不争气啊。”柱子娘的眼里也闪出了光亮。
  “你要是愿意就好办,照我说的去做,不说看到曾孙子吧,看到孙子还是没问题的。”
  柱子一听郎中的话,顿时喜上眉梢,殷勤的伺候笔墨,又赶忙端上茶水,很有眼色。
  前些时候,邻村的郎中说娘活不长了,不知怎么让她听了去,人是越发的不好了,这下可好了,郎中说娘能医好呢!他心里对小姐充满了感谢。
  “每日煮些豆羹来吃,就是牛吃的那种黑豆也行,想办法要吃些荤食,这吃药哪有吃饭强,吃的好了,人也就壮一些,再有,不要老是躺着,挣扎着也得动一动,这人的筋骨老是不用,时间久了,想动也不行了。”
  郎中嘱咐完,方子也写好了。
  嬷嬷看了郎中的方子,心里点了头,都是些寻常草药,而且诊金也只要了三十个钱,人家说了,农户的身子没小姐金贵,所以诊金要不了那么多。
  嗬,此人还是看人下菜碟呢,嬷嬷苦笑,小姐家也没有余粮了。
  这几天杂七杂八的,手上的银两剩了不到二两了,就是卖新粮也跟不上趟啊,这可怎么办?
  着柱子送郎中回去,顺便给了他银两抓药。
  处理完这些,她回了内院,却发现姑娘和俩丫鬟不知在炕上裁什么?弄了一炕的碎布头,正是那日新买的麻布。
  她汇报着柱子娘的病情,眼睛却瞟着那些布头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