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归田嫡女带锦鲤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7章 葫芦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距离苏家村最近的一个镇名字很有意思,叫做葫芦镇,据说因地形似葫芦,而得了这个名字,镇子不大,城里散落着一些作坊,只有一条街比较繁华,两边开着店铺。
  卿娘不想跟苏三一起出门,便去了二叔祖家,坐了二堂叔的车,正好他带着娘子去镇上走亲戚,
  “卿姐儿坐里面一些,你们在镇上待多久?我和你二叔要到下午才能回哩。”二堂婶是个利落人,说话也很直。
  “听嬷嬷说,城门口有个茶楼,我们办完事了,就在茶楼等你们,二婶您看可行?”
  “那敢情好,东升茶楼的掌柜与你二叔祖也熟的很哩,在那里等着很妥当。”
  一路上,这位二婶看她不像往日般清高,也乐意跟她说长道短的,卿娘趁机打听了镇上的情况。
  “咱们镇别的地方没啥,你只在东街逛逛就好,想买纸墨等物吗?哎,姐儿到底是大小姐,那些雅物奴才们可买不了!”
  她好生羡慕!这位侄女识文断字的,今天听婆婆说,卿姐儿还要抄佛经替祖母祈福呢。
  “二婶折煞我了,咱们可是一家人,我还想买些丝线,您知道那家布庄的颜色全一些?”
  “要说全,你去秀妍坊好了,她家的线好,要是买布就去旁边的多彩布庄,咱们这个镇上也就这两家还行,别的铺子多是卖粗布的。”
  正说的热闹,突然,前面传来了一阵马嘶声,接着牛车就遭到了撞击,虽然她们没有被甩下车去,可卿娘整个人被撞到了车框上,不光眼冒金星,手臂也疼的不行。
  “老哥,对不住了,马不知怎么受了惊,你们还好吗?车上的人要紧不?”
  “哎哟,我这老腰哟,柱他娘,你们怎么样啊,有没有受伤?”
  “我这还好,卿姐儿,你怎么样?哎哟,手臂出血了!”
  刘嬷嬷忙用干净的帕子替她裹伤,袖子刚撸起来,一眼看到了那只铃铛,原来是这个东西给硌的,那天穿好绳后,觉得挂脖子上很傻,就栓到了手腕上。
  “李二,给人家赔些银子,少主已经拉住马了,咱们得赶紧走!”
  “老哥,这是二两碎银,你给孩子去看个伤吧,对不住,我得走啦。”
  听得哐当一声,大概是扔下了一块银子,紧接着一阵的马蹄声响起,这是拿银子砸人了?
  “卿姐儿要紧不?怎么撞了人就跑啊。”
  “我没事,二叔别着急。”二婶看到不再渗血了,估计就是擦破点皮,也放下了心。庄稼人受点伤都是小意思,忙又问牛车有没有撞坏,刚才那人可给了二两银呢。
  “车子没事,咱家老牛稳着呢。”说着话,车子继续往前走去,果然没什么问题。
  二叔将银子递了进来,让卿娘拿着,毕竟她还擦破皮了,
  “二婶,这就太外道了,人家撞了车才赔的银子,这以后车辕啥的有了问题,还拿它来换呢,我怎么能要?”二婶看她说的坚决,也就不推让了,对她亲热的不得了。
  她好奇的问起二婶,这里怎么会有马呢,她看过历史,知道古代牛马都是很珍贵的,尤其是战马,那绝对不是老百姓家能有的,苏三赶的也不过是一辆牛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