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归田嫡女带锦鲤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章 族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原主大概是懦弱惯了,从未叱责过下人,这俩听了,是一脸的惊愕。
  “大小姐这是什么话,受了谁的撺道?可怜我们累死累活的,竟没落下好来,还得了天大的不是,哎哟,这日子没法过了。”苏三家的一屁股坐地上,撒起泼了。
  “嬷嬷,你现在就去二叔祖家,请他看在我祖父的面上,劳烦过来一趟,就说孙女有事求他。”
  此话一出,苏三的脸一下子白了,忙上前拍打他娘子,让她跪下认错,又拉着刘嬷嬷不让走。
  “小姐,大小姐,她就是个粗人,我回去扇她,给您出气!您是主子,有什么吩咐,奴才哪敢不尊呢,何必惊动了二老太爷。小的今天出去卖粮,这不走的急吗?知道您手头不宽裕,紧着收了银子回来。”
  看来族长的名头还管点用,卿娘也就趁势收住。拿起茶杯轻啜一口,慢慢问了句:
  “去年的粮还剩了多少?今年新粮下来,还得两个月吧?”
  “回小姐话,去年的陈粮还有二十石,今儿卖了十石,得了六两银子,这是二两二钱,嬷嬷收好了,剩下十石,足够咱们嚼用了。”交代了陈粮,可没接新粮的茬,卿娘就呵呵了。
  “苏三啊,伯爷府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我的月例要从你手里领吗?嬷嬷,咱们临出京时,老太君是这么吩咐的?”
  “当然没有,老太君叫我们几个奴才伺候好小姐,一根头发都不能少呢,阿三,你当时也在场吧。”
  苏三发现事情不对了,刚才他还以为,大小姐犯了牛脾气,哄哄就成。
  可现在看来,句句话都是有目的啊,难不成病了一场开窍了?还是因为自己逼的太紧,她们受不了了?
  早知道,要车时就送她一程好了,不至于这会还闹了起来。
  今天也是事情太急,他约了人谈事,想将新粮一次都卖了,自己好从中多赚一些。谁知道平时不吭不哈的小姐,竟强硬起来。
  他眼珠子转了转,决定先安抚了再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便将剩余的银子都捧给了刘嬷嬷,
  “小姐说的对,这银两交给刘嬷嬷,再由您给奴才发月钱,不过,这要是去采买,可得从嬷嬷手里讨的。”那意思是说,所有公里的钱都在这里了。
  “你现在回去,将账本拿过来,以后就由墨香管账,嬷嬷支钱,伯府里也是钱帐分开的,难不成到了这里要坏了规矩?”
  她话刚说完,那苏三家的就哼了一声,不过,到底没敢再说什么。苏三神情不明的退了出去,刘嬷嬷也紧跟着去了。
  “墨香也跟着去拿帐,让书香进来,”又对着那苏三家的说:
  “这院里做粗活的是你吧?我下次再听说丫鬟去洗衣服,就请二叔祖送你回京城,我自会对祖母禀明,这里用不起你,请母亲自用罢。”
  那妇人虽有些惶恐,到底并不怕她,扭脸竟然走了出去。卿娘心里冷笑,还真是蠢货,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姑娘别生气了,您的衣服我也不敢给她洗,万一再使点坏呢,这是刚烧好的热水,您先喝一口,刚才嬷嬷说了,今天做点汤面条儿,您肠胃还弱着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