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半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一一章 畸形桃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南竹这话听着有点嚣张。
  
  庾庆偏头示意,“管饱再说,先把今天的管上吧。”
  
  “别说今天的,我先把这几天的都给你管上。”南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又蹦进了山壁上的洞内。
  
  他们把洞口挖在了离地一丈的位置,洞口还给修成了露台似的。
  
  洞里很快又传来了开挖的声音,庾庆暂不管,先飞岩走壁上山,到了盆地上面观察四周的地形。
  
  等他溜达了一阵回来,恰好见到新挖出的洞口在冒烟,赶紧跑去一看,烟越来越大,那叫一个浓烟滚滚。
  
  南竹和牧傲铁都在洞外昂头看着滚滚冒烟的洞口。
  
  庾庆不用猜也知道是南竹搞出的好事,走去便问:“你在干什么?”
  
  南竹好整以暇,呵呵道:“没事,回头你就知道了。”
  
  见他还卖关子,庾庆只好耐着性子等着,结果答案没等来,反倒把徐觉宁给等来了。
  
  徐觉宁也是跑来便问:“你们干什么?在那边山头都能看到你们这里在冒烟。”
  
  南竹接话道:“山洞里有点潮,弄了点柴火进去,烧一烧湿气。”
  
  徐觉宁无语。
  
  等到浓烟过了,洞里的火彻底熄灭了,南竹又跑了进去打扫,徐觉宁还特意跑进去看了看,发现洞里熏的乌黑,南竹正在刮壁上的黑。
  
  没看出什么名堂,徐觉宁随便聊了几句便走了。
  
  傍晚时分,南竹站在洞口招呼了一声,庾庆和牧傲铁进入洞内一看,发现洞里尽头又多了个小洞,只见里面堆了怕是有上百个桃子。
  
  “赶紧吃,大家轮流吃,轮流放哨,我已经吃饱了,我去给你们盯着。”南竹笑嘿嘿转身去了洞口。
  
  庾庆和牧傲铁相视无语,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其它的先不管,就是冲仙桃来的,没什么好客气的,两人扒拉了洞里的桃子出来先啃再说。
  
  也吃不了多少,一人先吃了两个就饱了。
  
  庾庆回头喊了南竹进来,南竹立刻将之前准备好的用来当室内桌子的石块移回小洞口挡住了。
  
  “行了,以后就别用这么复杂的办法了,既招人,还累得慌。老七,你那个什么练剑砍树的办法也别用了,别呆一年便把这里的桃树枝给砍光了。那个,以后晚上趁天黑摘桃子,一个摘,两个在四周放风,轮流着来就行了。别逮住一棵树搞,记住这点就不会有多大问题。”
  
  庾庆交代了一番,算是给了个简单直接的办法,手上的桃核递给肩膀上的大头,知道这家伙好吃硬的,试试看。
  
  有机会也的确是要多试试看,看看还能不能试出大头会不会吃些别的,吃的种类太贫乏也确实是个问题,前段时间被关,硬生生在那饿着就体现出来了。
  
  而吃灵米和骨头,也是当初无意中发现的,这肯定也不是大头天生就吃的东西。
  
  怎么说呢,知道大头去搬过救兵救过他们后,对大头的基本生活算是比较上心了吧。
  
  咔嚓,大头试着咬了口,然后“哭”了声,吐了点火星子,算是吐了,表示不吃。
  
  “唉,不要乱吐火好不好,就剩半件衣服了。”
  
  肩头衣服在冒烟,庾庆唉声叹气着伸手拍灭了,留下了几个烧穿的黑点点。
  
  他又运功将桃核一捏,咔,相当坚硬的桃核裂了,剥出了里面的桃仁,然后扔进了自己的嘴里嚼着吃了。
  
  大头歪头看着他。
  
  “味道还不错,咦,这桃仁里的灵气更浓郁。”
  
  庾庆意外一声,继而又捏碎了一个桃核剥出了桃仁放石桌上,又抓了肩头的大头下来放在桃仁边上。
  
  大头咬了口,又哭了一声,吐了火星子,还是不吃。
  
  庾庆捡起来自己吃了,找了把灵米放石桌上,大头这才嘎嘣嘎嘣享受起来。
  
  南竹和牧傲铁则学着剥了桃仁尝,发现确实还不错……
  
  数天后的清晨,庾庆和南竹坐在露台上喝茶,其实也不是茶,就是大头烧的水。
  
  知道大头烧的水喝了能辟邪后,师兄弟三人是每天都要喝一次的,毕竟生活在这到处是邪气的鬼地方。
  
  清晨的阳光照耀下,眼前的桃园郁郁葱葱,粉嫩的桃子点缀在其间,令人赏心悦目,还有桃香。
  
  洞内,突然传来一阵骨节的闷声爆响,庾庆回头看去,起身了,走进了洞内。
  
  洞内盘膝打坐的牧傲铁长呼出一口气来,脸上露出难以自禁的喜色,之后慢慢站起。
  
  庾庆看着他,问:“突破了?”
  
  牧傲铁慢慢握紧双拳,左右看看双拳,嗯声道:“是,终于突破了。”
  
  “好事。”庾庆呵呵一笑,慢慢喝着石头杯子里的水,心情无比愉悦,甚至是比自己突破还高兴。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所有的冒险都值了。
  
  之前每次遇见性命之忧的时候,他都会怀疑自己带着两位师兄出来冒险是不是错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