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道禁书目录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二十六章.三声天问,答道喝一句刀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两仪劫雷。
  
  全称太霄紫府天乙道两仪劫雷。
  
  先前的玉枢阳极劫雷,以及还未曾出现的玉晨阴极劫雷的上位进阶版本。
  
  古时曾有无名道人以亲身经历撰写一篇《雷说》传世,据其中所记载,言事件修道人所经历的劫雷之种,皆跳不脱大抵十类。
  
  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曜、八卦、九宫、十方。
  
  虽然表面上看似有别,但此十类之中,严格来讲,却并没有具体的高下优劣之分,不过根据下位分拆出来诸多雷法,这才有了常人认知中的品阶不同。
  
  雷法是雷法。
  
  可却绝不仅仅只是雷法。
  
  譬如说阳极劫雷的本质,其实就是一种激发态的窄束高能粒子射流。
  
  它和类似于γ射线的阴极劫雷相互结合之后,这直接以骤然间的剧烈高温焚毁有形物质的毁灭性力量、和无形间就穿透人体、破坏所有活性细胞、复杂有机分子的腐蚀性力量,两种劫雷的特性完美的以不可思议的形式叠加……
  
  这所造就的两仪劫雷,哪怕仅仅天地自然生成,相当于“小成”一级,也一样是这世上也最为针对‘变化’的手段之一,从根本的层面上,不稳定的高能粒子就会和构成物质的电子产生湮灭反应,释放出大量能量和伽马光量子,彻底瓦解敌人自身的身躯。
  
  在越阳楼的前世。
  
  这种两仪劫雷,也正好对应着某种据说已经被诸多巨型公司秘密搭载到独立武装空间站上的武器——大名鼎鼎的“阳电子炮”和“反物质凐灭炮”!
  
  “怪不得在看到的时候,我就感觉这道劫雷的气息似乎是有些熟悉……难道说在这个世界,我还在天上的时候,我的本体上也搭载过制造‘两仪劫雷’的道术武器么?”
  
  一时间,念头飞快转动,短短的一瞬间之内,看到这一幕‘白渡子’主动迎上酝酿中的两仪劫雷的场景,越阳楼虽然脑海中就苏醒了不少隐约的记忆作为解释,可却仍然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
  
  “薄暮雷电,归何忧?”
  
  忽然间,探手扯落一片劫雷的‘白渡子’他却只是悠悠出声吟问了一句,似乎是感受到了观众的视线,朝越阳楼问了一声的同时,又似乎是根本不在乎问题的答案,只是这么兴之所至的吟了一声。
  
  ——天色已经向晚,薄暮的云层中闪着电光,我到底又该如何归去?
  
  轰隆!
  
  幽幽暗暗的两仪劫雷之下。
  
  明明前一刻时的浑身眼瞳之中,还只是无尽的混乱和疯狂,可接了一记阳极劫雷之后,到现在的短短时间内,苏醒的孽龙意志却像是把这具躯体内残留的记忆融会贯通了一样,他抬起早就异化畸变的手臂,五色流转、绚丽到让人厌恶的光晕,就在那一刻从十几颗受到他操控的肢体之木上亮起。
  
  北道门的道路以偏执而著称,认为只有自身才可以改变自身,和南玄门的理念恰恰相反。
  
  作为越阳楼的便宜师傅。
  
  ‘象帝之先’达到第一阶段后的‘辟五行真相自在无漏法体’,白渡子当然是早就修成了的,而如今漆水孽龙鸠占鹊巢。
  
  在这个本就是劫境的残魂手中,躯体内的各大命丛依次串联,‘辟五行真相自在无漏法体’,这一原本仅仅是难境的能力,已然是蜕变为一项从未出现在世上的道术,萦绕于那些肢体之木之上。
  
  金曰从革、木曰曲直、水曰润下、火曰炎上、土曰稼穑。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世界的五行,在一些更深的层次之中,其实也有着指代物质间各种形态变换的隐喻之义、不单单只是字面意思上的五种事物。
  
  金属制造的工具,能砍伐树木,那是因为构成他们形态的基本微粒的组成方式不同。
  
  所谓的五行变化,本质上也就是深入更加微小的层次,改变基本微粒的组成方式,使铁树开花、顽石点头、水中燃火、甚至说是火里种金莲,研究凝聚态的微观物性,让平凡的事物具备种种不可思议的性质。
  
  纵使是在十类劫雷之中,五行劫雷也是和两仪劫雷平级的存在。
  
  而此刻于‘白渡子’手里展现出来的道术,其真名,或可称为——‘逆五行真性自如解化神光’!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在那一刻,隐约带着重重凐灭气息的两仪劫雷幽幽暗暗,悄无声息的从天而落,和五色流转、绚丽到让人厌恶的五行解化神光相触。
  
  最克制变化的劫雷,最善于变化的神光。
  
  即便前者仅仅相当于“小成”之境,而后者也同样是孽龙借助祸境的身躯和命丛施展而来。
  
  可感受到那一片区域之内激荡的剧烈波动,越阳楼却也不禁头皮发麻,若非那眼前的囚龙观祠堂虽然看似仅仅只是一步之遥,可实际上却是处于极深的幽世诡境之中,远远隔着重重阻碍的话,凭他本质上也只是命难的境界,直面劫境战斗的余波,也足以让他受到濒死的重创!
  
  越近死,越难言。
  
  纵使此刻外有雷劫、内有衰劫,动用道术的代价,也使得生机显得越发萎缩。即便是越阳楼找准机会,凭借着至今未曾出鞘的那一刀,也有机会斩下他的头颅,可在此同时,‘白渡子’本身却也是前所未有的强大!
  
  劫雷激荡、五色流转,绚丽到无法辨认的神光震颤,将构成那十几颗肢体之木的物质微粒从底层重新排列组合,短暂改变了其中电子云的分布趋势,凝聚出一层薄薄的黑体物质,从根本上,打断了两仪劫雷的连锁变化!
  
  就像是在给旁观的越阳楼展示一样。
  
  感受到越阳楼同族的近似血脉,他认为自己作为一个“老师”,似乎刻意放慢了这个过程,再问了一声:“阴阳参合,何本何化?”
  
  ——既然阴阳参合而生宇宙,到底哪个是本体,又究竟哪个是演变?
  
  ‘他在朝我而问?’
  
  在‘白渡子’似乎直指人心的再度发问声中,越阳楼瞬间就心神一凛,感觉到对方身上似乎存在的熟悉之感,只觉得白渡子当真是疯狂至极,说是‘斩我见道’还真就是‘斩我见道’了,生怕他不够强了一样,竟然连人格和记忆都送给复苏的孽龙残魂当做资粮了!
  
  谁是我?我是谁?
  
  难道白渡子真的就那么异常的坚信到最后自己还是自己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