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道禁书目录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二十五章.劫境、劫境!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只见白渡子因为施展道术,而从中间断成两截的脑袋,将那一套诡异经文颂唱完毕,然后后望着天空的眼睛就彻底闭上,身上的生机随即突兀消失。
  
  在朱漆棺柩之中,无数他曾经使用过的尸骸,紧接着产生了奇诡的变化,开裂的皮肤下,一片片密密麻麻的眼睛生长了出来,混乱而疯狂的神采一闪,血肉蠕动之中,一根根指节、、一只只手掌、一条条人臂,就像是盛开了一朵朵艳丽花朵一样,扒开皮肉,根植于底部的尸骸泥土,层层叠叠的生长为参天的大树!
  
  周有太牢之祭,取牲牛、牲羊、牲豕,大祀于上帝、日月。
  
  然。
  
  殊不知汤武革命,周公制礼前。
  
  古夏暴虐,承上古法统,尚有人祭之俗,燔烧祭天,瘗埋祭地、沉没祭水,以血食祭于鬼神!
  
  所谓祭龙之仪,乃以人牲为礼。
  
  若为祭者恐惧、担忧、烦恼,不过就是下等之祭,唯有使其激起正直、勇敢、坚毅之念,甚至是以一颗纯粹道心自发甘愿为祭,此等大祀,方是上等之品!
  
  那一刻。
  
  即便是在囚龙观之外。
  
  正持长刀劈开观门,刚刚踏入道观之中的越阳楼,他也看到了祠堂处骤然生长而出十几颗肢体之木,看到了意味天威的玉枢阳极劫雷,仅仅是将它们表层的血肉劈的焦黑,接下来就无以为继,而且造成伤害的部分,还被长出的全新血肉所取代!
  
  天灾、地劫、人祸、命难。
  
  不同于尚且还处于‘人’道领域之中的前两境。
  
  位于至关重要的分水岭之上,所谓的“劫境”,代表的正是根本不可理喻的质变力量!
  
  即便此刻的白渡子已然几乎身死,而从他的躯体之中苏醒过来的那条漆水孽龙,也只是纯粹的意志,可借助这些只不过祸境的尸骸为用,‘祂’也是迅速调整了过来,变化出相对应的形态,反过来克制了这道宛如龙蛇般蜿蜒而下的玉枢阳极劫雷!
  
  死物像是活物,活人像是死人?
  
  不!
  
  活人成了活人,死物还是死物!
  
  轰隆!
  
  借着残余的几分的雷光,踏入囚龙观中,蓦然抬头的越阳楼也看到头顶的云层似乎在酝酿,又是一道劫雷那祠堂中从天而且的十几颗肢体之木。
  
  这一次,从云中降下劫雷,似乎不同于原本单纯的玉枢阳极劫雷了,感受到祠堂中的变化,也变得幽幽暗暗,格外神秘莫测。
  
  一重劫是一重关。
  
  越是积累深厚的修行者,进阶时所伴生的劫数也越发庞大。
  
  为如今踏入劫境的机会,白渡子在无功县预备谋划了十七年,更有漆水村中封存的孽龙尸骸作为资粮,其本就应该早早晋升,可却仍然选择继续蛰伏,直到现在,此刻这已经从阳极劫雷衍生至两仪劫雷程度的劫数,毫无疑问就能完全说明他根基的恐怖!
  
  楼观道的人。
  
  越是接近死亡也是越接近大道。
  
  此时白渡子将自己的一切以古老仪轨祭于逐渐复苏的孽龙,这具躯体遭到雷劫洗礼,濒临死亡之境,还没有被彻底消化的他,介于将死未死之间,也就自然迅速向着劫境拔升!
  
  “他妈的,原来如此!”
  
  感到头皮发麻的危险气机接近,越阳楼心里道了一声,看到这副场景的一瞬间,结合之前掌握到的信息,就瞬间明白了自己这便宜师傅的打算。
  
  借孽龙意志上身挡劫,本身则生死之间参悟道理玄妙。
  
  如此“斩我”,如此“见道”。
  
  待到劫波平息,纵使未有漆水村那炉返魂复生大丹,重新唤回残魂、修复残躯,受了劫雷道伤之后,尚未来得及吞下白渡子这个祭龙之仪最后祭品,也没有完成最终的复生步骤的孽龙,便是就和蜕变完成的他半斤八两罢了,足够有时间慢慢来夺回躯体!
  
  “他相信这番劫数也不可能彻底杀死孽龙,最后只不过是伤重而已。所以,才要我最后前来囚龙观挥下定然的一刀,斩落头颅,确保谁也没有操控躯体的机会,只能在同一起跑线上起跑!”
  
  念头转动间,撞破道观几堵墙壁前进。
  
  越阳楼骤然抬起头,只看到四周云层震颤,幽光摇动,晦暗无奇的两仪劫雷之下。就只见那个祠堂中的‘白渡子’抬起头,迎着漫天的雷光,嘴角诡异的上扬起一抹笑容。
  
  他要做什么?
  
  踏入到劫雷余波笼罩的范围内之前,越阳楼看见了这样一幅画面。
  
  天空上滚荡不休的两仪劫雷还未曾落下,而‘白渡子’却是将右手捏成爪状,朝着盖顶的乌云,抓扯,似是要把劫雷拽下一样!
  
  他……
  
  在自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