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道禁书目录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二十五章.劫境、劫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囚龙观祠堂之中。
  
  阴森暗沉的烛光闪烁,一块块未曾彻底雕琢成型的木料散乱在地,大约是灵位的形制,剖面的纹路里沁着如血般的色泽。
  
  此时,青石墓碑和朱漆棺柩静静的躺在满院荒废的杂草之中,王害疯端坐在这些诡异之物的环绕之中,背对着祠堂外堂的大门,面对着祠堂内堂里的那些灵位,原本尚有几分乌黑的发丝,也彻底化作雪白,和随之也越来越深刻的皱纹,显得他身上的死意越来越重,散发出一种腐朽的衰老之臭。
  
  作为正常情况来讲。
  
  纵使北道门修行者身上表现出来的异象,不如南玄门那些人庆云罩顶、圆光环绕那么自有仙家气象,可修道祸境以后,那也是自然衣冠无尘、妙身无垢、且有异香、异声、异光相伴,但凡是修行者都能看得出异常。
  
  然而。
  
  可此刻之时,他却像是一身几近乎于劫境的功行都消失不见了,连这些本来应有的异象特征都找不到,根本就是比凡人还要更像是凡人,比尸体还要更像是尸体。
  
  按照古经之中的说法。
  
  乐声不起、身光忽灭、浴水着身、着境不舍、眼目数瞬,这是小五衰相。
  
  衣服垢秽、头上华萎、腋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这就是大五衰相。
  
  道术的修行四境,每一步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险路。
  
  若说前两境的命难、人祸,相对来说,还属于是常识性范畴之内,只要停止修行就可以化解的话。
  
  那么后两境的地劫、天灾,就已经是彻底的踏入了常识性的范畴之外,即便未曾有意识的修行,自身的‘道’也会推动着自身向前,直到渡尽灾劫,踏入到历代天师、各大道主一流的境界之中。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众生之于脚下这颗星球也不过就是毛皮上螨虫般的附生之物,本就是无情无心无智无识的天地,又岂会刻意针对谁来生出恶意阻挠呢?
  
  所谓的灾劫。
  
  事实上,本质就是修行者走向开放性负熵系统的过程之中,踏入新的境界,无法控制自身剧增的‘质量’,坠落向更深层次的幽世时,过度干涉了天地间趋于平衡的动态流转,从而引起的一种失衡现象。
  
  就好像是骤然间戳破了承载着水的薄膜一样。
  
  伴随着白渡子身上的死意越来越沉重,达到某一个极限的时候,他坐在最低点的位置,就牵动整座囚龙观祠堂的也陷入到了更加幽深的境界之中,和天际中酝酿着即将坠落的雷霆呼应,仿佛是整片天空也要向他坠落而来,滴落下了几道零星的雷霆。
  
  雷霆者,乃阴阳变化之枢机,是以相薄,元始生杀之机也!
  
  此间,囚龙观祠堂一座座朱漆棺柩之中嘎吱作响,宛如是青黑的尸手扶在棺盖边缘,要翻身坐起,正是为阳尽阴盛之相。
  
  对应着天地流转的失衡现象而生的雷劫。
  
  乃是以刚胜柔,金克木;乃是以专胜散,木克土;乃是以实胜虚,土克水;乃是以众胜寡,水克火;乃是以精胜坚,火克金。
  
  而此时此刻。
  
  如龙蛇活物般降下的,即正是诸多神雷中,也最为克制白渡子身上阴沉死意的、两仪神雷之一的……
  
  ——玉枢阳极劫雷!
  
  “玄黄浑合,遍体更新。筋骨皮肉,来复乾坤。助道助法,赐我灵真。绵绵大力,默默通神。扫除不详,普渡仙航……”
  
  漫天的雷光之中,白渡子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钢铁覆面下响起,他端坐于囚龙观祠堂满院的墓碑棺柩之中,望着眼前祠堂内堂之中的无数木质灵位,即便感到危险临近,也只是平静的颂唱着诡异的经文,手中变化了一下掐着的印诀。
  
  在那一瞬间。
  
  没有经过任何的动作,名为[九牛二虎大神通力]的道术就自然运转了起来,使他原本宽松的道袍也骤然间鼓胀了起来,无数畸形的骨骼、血肉、肢体,尽皆从那具被撕开苍老皮囊之中钻出!
  
  以白渡子为核心,整座囚龙观祠堂中的朱漆棺柩都隐隐的亮起了或青黑或血红的黯淡光芒!
  
  轰然一声中。
  
  伴随着哐当的声响,残破的棺盖被掀开,只见其中躺着的尸身,赫然都是和白渡子一样戴着钢铁覆面,不见其下真实面容,披着不同时期的新旧道袍,连通体的裸露皮肤上,也尽是皱巴巴的痕迹、仿佛被拉伸撕裂过,里面后来才填上了蠕动的血肉。
  
  几乎没有其他人知道。
  
  从很早很早之前,这个名为“白渡子”的存在,其实就已经选择抛弃了局限过大的人体,以北道门最为人熟知的丹鼎之术,和后来从长生军中得到的部分“仙砂返魂箓”相结合,将自身炼成了介于非生非死之间的魔人。
  
  与其说那些早就不知道替换了多少次的身躯是寄宿着意志的本体,其实还不如说那些经过道术改造的钢铁面具才是他真正的本体所在!
  
  漫天的雷光之中,玉枢阳极劫雷落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