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道禁书目录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二十三章.螭龙血、酒雨落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话落。
  
  看着眼前[仙道禁书目录]上很快浮现的描述字迹,短短的哈了一声,却是道了一声正好。
  
  【螭龙之血】
  
  【蕴藏着深海极渊某些古老龙种特质的血液,凭借着变化之能,可以模仿接触过的众多水体的性质】
  
  【即便是在天外仙神降临之初,也并非是所有羽蛇种都选择了逃离大地、奔向天空。】
  
  【而最为古老的深海之中,据说就隐藏着当初那些反而走上另一条道路的羽蛇种的秘密。】
  
  【所谓的螭龙之血。】
  
  【或许就是这些转为自称‘水之民’的物种,为适应深海之中陌生极端的恶劣环境,产生的众多畸变体现之一吧……】
  
  看到这里。
  
  渐渐将天穹覆盖的乌云之下。
  
  越阳楼已经张开了双臂,像是要将世界涌入怀中一样,怀抱着前方,磁场力量从身上延展而出,接入到那象征着天地暴乱一面的显现之中。
  
  使世界随着自己的渴望而变貌,固然是属于劫境、灾境的特权。
  
  可越阳楼现在要做的,却也不是那么高端的事情,仅仅不过是准备窃取其中最为微小的一部分力量,为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
  
  伴随着那些轰隆轰隆的闷雷声渐渐响起。
  
  只见螭龙之血的滴露渗出到体外,化作蒸腾的水汽,也融入到了漫天的乌云之中。
  
  在那一刻,越阳楼的感知脱离了躯壳,短暂的无止境扩大,感受到每一滴螭龙之血,升上天空之后,凭借着冥冥中的吸引力,就间接的让他控制了数量更大的水汽。
  
  “如此好风、如此好雨!”
  
  看着眼前的景象,越阳楼不禁笑了,托起空荡荡的酒坛,一手朝天抓扯,那天际乌云中酝酿恐怖雷光,就被他微微撬动了了一丝。
  
  天雷滚荡。
  
  只听闻轰鸣声蔓延向四面八方。
  
  那一线雷光之中,似乎就有悠长的隐约龙吟声响起,如同那空荡荡的酒坛有着莫大吸引力般,螭龙之血裹挟着大量的水汽,漫天雨幕,一时间尽皆投入坛中。
  
  楼观道就连拿人之七情五毒等虚无缥缈之物炼丹的人都应有尽是。
  
  而如今借着云雨降之未降之机,越阳楼却是另辟蹊径,以自身螭龙之血为引,牵动天雷激荡,将这缕气机混合着血和雨,巧妙的酿成一坛子龙血灵酒!
  
  要不然怎么说妖魔之身就是比人身更方便的呢,还不就是因为几乎任何的妖魔都堪称全身是宝呗!
  
  以越阳楼为例,就拿他身上的部件来说。
  
  光是他几片鳞甲落下,就足够编成宝甲,光是他几根骨骼落下,就能够磨成兵刃,更别说是像血肉这样直接就能入药的东西了,他身躯每一寸的部分,在懂行的丹鼎道人眼里,那都是天生的珍贵材料。
  
  抱着反正也是可再生资源的心思,越某人他自残用起这些天生材料时,倒是也毫不含糊,根本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光是起手拿来酿了这一坛子的灵酒不说。
  
  而就在下一刻。
  
  他仰头一吸,酒坛中的灵酒就又纷纷化作一线水液,投入他喉咙之中。
  
  抿着那滋味浓烈的灵酒,感受着几缕电芒仿佛在舌尖激荡,一线酥痒的酸麻刺激顺着食道在脏腑之间扩散,最终重新化为气血溃散,滋养着身躯。
  
  越阳楼只感觉到所经之处的细胞也受到了刺激,摩擦间诞生出来的磁场力量又壮大了几分,明明是一来一去的,经过了血-雷-酒的转换过程,可其中蕴藏的力量,却未曾有减少,反而因为汲取了雷霆震荡之间的气机,而更添了一分生机。
  
  凭借着螭龙之血的特性,他原本也就是打算拿来模拟王害疯当初那葫芦醉龙吟的滋味来实验一下的,而这番的结果却是称得上意外之喜。
  
  越阳楼提起复归空荡的酒坛晃了晃,一番痛饮之后,不料却是喝得一滴不剩。
  
  正好到囚龙观之前,他尚且还有片刻的功夫。
  
  抬头望着无尽的积压乌云、滚荡不息的雷光,越阳楼倒是想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顺便练练手,也便于送自己那位便宜师傅上路了之后,给他坟头添上几杯最好的灵酒,全了师门慈爱的名声。
  
  朝着囚龙观的方向,他遥遥举杯相邀,手掌不自觉按上长刀,眼眸中三分醉意里添上了冷冽的杀意,轻笑着将道:“毕竟……”
  
  “——人生在世,总得有点仪式感嘛!”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