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梦之刀剑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章 第七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熊川倒地之后,忽然自一边的草丛之中跑出来一只雄壮的黑狗到他面前护着他。正是与熊川形影不离的龙虎,它之前一直躲在草丛之中,不敢出来,此时见熊川被人给打成了这副模样,便再也顾不了自己了,它直对着干瘦男子汪汪大叫着。
  熊川见它这样子,更是焦急了,大声向龙虎叫道:“龙虎,赶紧滚回去。”他一动气,便更是控制不住心血上涌,又咳出了几口血来。但龙虎哪里肯听他的,还在一个劲的对干瘦男子叫唤着。
  干瘦男子见龙虎对他叫唤的凶狠,便向它迈了步子过去,龙虎以为他是要对付熊川,便向他扑了上去,却被其一杖打在它肚子上,龙虎哀嚎了一声,直接飞进了草丛中去,没了动静。
  见龙虎没了声息,熊川当即便暴跳了起来,双眼血红的看着干瘦男子,手中如意宝刀一挥,便向干瘦男子砍将下去。熊川此刀挥出时,周围风声大起,俨然竟有飞沙走石之象,正是南山刀魔所创之绝学如意刀法中的第七刀,七字决。刀魔只生潜心在刀法之上,当世无人可及,而这如意刀法乃是其平生精华所凝,高深莫测。熊川等人能够得到一窥之缘本便是天大的造化了,而熊川依靠着自己惊人的天赋居然在十年不到的时间便学会了前六刀,虽然不说炉火纯青,却也可堪运用自如。这如意刀法,每向后则愈难,不仅需要惊人的天赋,醇厚的功底,还需有不俗的机缘。而龙虎本是当年二毛弥留之际所遗下的,这些年以来他和大毛三毛一直把它也当做了兄弟一般看待,而今,它却被干瘦男子一杖打的不知死活,这激发了熊川的血性,一时之间竟然使出了一直窥不到门径的第七刀,七字决。
  这七字决带有一“七”字,其实并非说它由七个字组成或是像七字,而是此招在如意刀法之中正好是第七刀,如意刀法原本讲求以快为主,出刀快,收刀快,步伐快。而自这七字开始,则讲求要以稳对敌,现下熊川使出的这招,便是七字决中的第一式,名唤高山仰止。这一刀有俯瞰苍生之气概,配合如意宝刀,所向披靡。
  干瘦男子此时本也是强弩之,他见熊川忽然发了狂一般向自己把刀挥来,那刀侧俨然有劲风生起,他也不敢小觑,当下身子微侧,想要避开。但他在侧身的同时只觉的刀似乎是跟着他也移动了一些,心知这一刀是不能以常规步伐便可躲的过的,便放弃了躲避,只把手中铁杖往前一抬,架在了那刀影之上。
  伴随着哐的一声巨响,干瘦男子手中铁杖已然被砍做了两截,那干瘦男子也是被砍的倒飞了出去,一口老血喷出,不省人事。那皱脸男子连忙跑上去把他扶起,喂了他一颗药丸,把他身子放平整了,便又站起身来,看着熊川。另一边的白须男子见熊川把干瘦男子一刀砍翻,虽然心中吃惊,倒也不惧,他跃上前来,大声怒喝道:“小辈,竟敢打伤我六弟,我要喝你之血,食你之肉。”说完,便手指成爪,向熊川抓来。
  但他还没有接近熊川,便见熊川忽然吐了一口鲜血,摔倒了下来。虽见熊川摔倒,他却也不敢大意,只道熊川是使的诡计,瞒骗自己,他站在离熊川约有十数步距离的地方,捡起来一块巴掌大的石块,向熊川脑门丢来。
  其实熊川在强撑着挥出了最后一刀,也是七字决的第一刀之后,虽砍伤了干瘦男子,但他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反噬之力,身子早已承受不住,此时已经昏厥了过去。而那白须男子本欲杀他,下手根本不会留情,他那一石向熊川砸去,只怕熊川当场便脑门开花。但却也不巧,就在这一石即将至熊川脑门之际,又从一畔慕名的飞来了一只竹箭,与那石块相撞,把石块击碎了。
  白须男子怒目看去,却见河边上的一处高地上,正或站或卧着四五个人,那些人正一脸嘲讽的看着他。他不由的心中有些慌了,若是在平时,别说这样几人,便是再有十人他也不会惧怕,但现在的自己,内力已经耗光,此时再无一站之力,倒是对那几人有些戒备了起来。他大声向那几人道:“不知哪路好汉在此封山,可否一谈?”
  那几人正是好客来与熊川相争执的“南五玉”,他们从好客来一路追逐浩天劫和熊川到此,已经看他们相斗了好一会儿,见浩天劫和熊川均功夫不俗,心中甚是惊讶。却也不好出手相帮,只看到最后一刻熊川几欲丧门之际,才叫李玉生射了一支竹箭,把熊川救了下来。
  若说这五玉原是为寻熊川出气来的,见了熊川被打应该喝彩才是,又如何会施手相救呢?其实这“南五玉”本便是江湖中的正直之人,找熊川也不过是为了那一句玩笑之词,并没有想过要他性命,再加何玉兰对浩天劫和熊川甚有好感,她早就要上前相帮二人了,被其他人给拦了下来,此时也是急的不行。
  见白须男子发问,何玉兰呵呵娇笑道:“三位可都是武林前辈,我们哪里敢在你们面前拦路呢?只不过这两位是我不知事的弟弟,还望几位前辈可以放过他们。”
  白须男子看了看一边的皱脸男子,两人眼神交流了一番后,白须男子又向何玉兰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为难他们,这二人你们便领回去吧!”
  何玉兰走了上来,其他四人也跟着走来,到了近前。何玉兰才又娇声道:“前辈果然爽快,既然如此,那前辈打伤了我的狗和打死我的马的事情我便也不再追究了,三位好走。”
  白须男子一呆,道:“你们与扶······,与这女子有何关系?”
  何玉兰他们原本站的远,并不知道躺在地上的是位女子,现在听白须男子一说,便答道:“你没看见我两位兄弟为了她都甘愿身死吗?她当然是我兄弟的对象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