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梦之刀剑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五章 心儿之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浩天劫离开后,便又施展开轻功,往山上奔去。但他走了不大一会儿,那天上便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来,他更加紧了脚步跑了起来。
  他跑了一段之后,忽然发现不对劲啊!那两位姑娘可还在河边,这么大的雨,要是她们出了点什么事可怎么办?他拍了一下脑门,又撒开腿往回跑了去,他跑了好一阵子,才来到他刚才离开时的那河边。他观看了一阵,并没有发现适才那两位女子,暗想可能是人家早已离去了,转身欲要离去,忽然又听到了一些女子说话的声音,他循着声音找去。在那大石包下面,果然那两位女子正在下面躲雨。
  那两位女子看到他,又是两声惊叫,蓝衣女子大吼道:“淫贼,你又回来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家小姐不利的话?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浩天劫却不生气,只道:“二位姑娘,这么大的雨,你们在这里也不行啊!我知道旁边有一个山洞,要不咱们就到那里去躲一下雨吧!”
  蓝衣女子继续吼道:“滚开淫贼,谁要进你的狼窝啊?我和小姐就算是死也是不会依你的。”
  浩天劫道:“姑娘,我是为你们好,你们这要是被淋病了的话,可怎么是好呢?”
  蓝衣女子想了一下道:“淫贼,你告诉我们山洞在哪,我们自己会去,但是你不能去。”
  浩天劫道:“离这里也不远,还是我带你们去吧!那路上好多杂草,路上又滑。”
  蓝衣女子看了看粉衣女子道:“小姐,怎么办啊?咱们要不要听这淫贼的?”
  粉衣女子微微点了下头,道:“咱们去吧!我看他也不像坏人,再说,咱们也没地方去了,先等雨小点之后再说吧!。”她的声音清甜渴人,没有了适才那般抽噎之声,好似是翠鸟在啼鸣一般,好不心疼人。
  在浩天劫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一个山洞之中,那山洞虽不是太大,但也还算宽敞,他们进去之后,雨也仍旧没有停下,还在欢快的下着。浩天劫无意的瞅了一眼这两位女子,却见她二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那雨水顺着她们的头发一直往下流去,就好似两朵水莲花一般,超凡脱俗,清丽高贵,让人忍不住的要去看,要去想。由于她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那浅薄的衣物贴在她们的身上,冷的她们瑟瑟发抖。
  那蓝衣女子忽然扭过了头,正看到浩天劫在盯着粉衣女子的身子看,她便马上挡在粉衣女子身前,呵斥浩天劫道:“你个淫贼,竟然敢打我家小姐的主意,是不是活腻了?”
  经她一吼,浩天劫连忙回过头来,脸红的低下了头去,不敢再看了。
  但那蓝衣女子却不饶他了,追着他道:“淫贼,你给我滚出外面去,不准进里面来。”
  浩天劫争她不过,只得出了洞来,他在外面淋了一会儿雨,觉的无聊,便把在昆仑刀抽了出来,在那里练着自昆仑山上习来的昆仑刀法。他向来舍不得浪费练武的机会,特别是想到自己的仇家便更是卖力了起来。但他刚舞了小半个时辰,便被蓝衣女子叫停,她吼道:“淫贼,你这么有精力的话,快去给我家小姐找些干柴来,我家小姐冷了。”
  浩天劫看了看她道:“为什么要叫我去?”
  蓝衣女子手指了过来,吼道:“好你个淫贼,你居然还如此的不要脸,你不去难道要我和我家小姐去吗?你还把自己当个男人的没有?”
  浩天劫只得悻悻的去了,不大会儿,他还真的找了些干柴,用焦叶盖着抱了回来。那蓝衣女子见他真的找了柴回来,虽然兴奋,但表情依旧凶悍,指着浩天劫道:“你继续去外面练刀去,不准进来。”
  浩天劫有些怒了,道:“为什么?”
  蓝衣女直接道:“为什么?我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我们要换衣服,难道你还想看吗?”浩天劫想到正午时的场面,又看了看这里的两位女子这般模样,低着头走了出去。他直接在洞外打坐起来,也不怕这雨淋着自己。此时,天已经昏黑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蓝衣女子又到洞口向浩天劫道:“那个淫贼,你身上有没有带打火石啊!我们点不燃火。”但是任她怎么喊,浩天劫都假装没听见,直待她喊了好几遍后,浩天劫才站起身来,走到洞中那柴堆之前,拿出昆仑刀和昆仑剑来。蓝衣女子一见,连忙大喝着跑到粉衣女子前面挡着道:“淫贼,你想干什么?你如果敢······。”没待她说完,浩天劫直接刀剑相撞,顿时一团火红蹿进了柴堆之中,燃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也没说什么,而是直接又走到洞口在那地上坐了,看着天上的丝丝黑气,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只见他居然拿出来了一支玉笛,凑到唇边,缓缓的吹响了起来。
  籍着洞中莹莹的火光,那笛声若秋水一般长流不止,温婉缠绵,好似这吹笛之人是一位刚刚过门的少妇,正沉浸在爱情的密水之中,她有怎么也诉不完的心事,正靠在自己最依赖的人的肩头低低的诉说着。浩天劫原本便会吹笛,但是原本在雪域之时,似现在这样缠绵的心境是唯有细腻的雪灵儿才会有的,但今天不知为何他也吹了出来,并且比之雪灵儿也不让。
  但就在他吹的正美之际,一声暴喝打断了他,却是那蓝衣女子,她直接上前来,伸手夺过了浩天劫手中的笛子,喝道:“好你个淫贼,居然还是个小偷,说,我家小姐的玉笛你是什么时候偷去的?”
  浩天劫转过了身来,没有理她,那女子便把笛子拿回去递予粉衣女子道:“小姐,此人当真可恶的很,还把你的玉笛偷走了。”那粉衣女子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伸手去接那玉笛。蓝衣女子见她不要,想了一下,又跑过来,对浩天劫吼道:“你个淫贼,看你把我家小姐最心爱的玉笛给吹脏了,现在我家小姐不要了,你得赔。”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