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梦之刀剑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四章 脱离困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此时的浩天劫本来便全身心的放松开了,对待危险完全没有半分的防备,加之他也实在料不到都这般了,昆仑云还会留下杀招,待他反应过来时,那铁标已经从自己头顶之上飞了过去,撞在了自己身后的石壁之上,哐的一声脆响,在山洞之中尤其明晰。
  浩天劫站了起来,心中一阵后怕,他走上去拾起那铁标,但那铁标一沾到自己手指,皮肤立马便黑了下来,显然这标上涂有剧毒。浩天劫立马把铁标丢了,再不敢去碰。
  过了一会儿,他再次向那石堆走去,他深怕这里还有类似的陷阱,不敢大意。这时他才看见,原来适才那铁标是被一根透明的蚕丝牵引着,埋在迎面的石缝之中。好在浩天劫是跪下去磕头时牵动了那陷阱的,如果他有丝毫的对这昆仑云老前辈不敬,对那昆仑剑怀有丝毫的觊觎之心的话,定然立马横死当场,现在想起来还无比的后怕。也暗自心惊这昆仑云的老练。
  浩天劫把昆仑刀伸向前去,慢慢扒开那碎石,,他也不敢着急,生怕这昆仑云还有后手。但他直到扒出了一支金色剑柄的匕首来,才又松了口气,那宝剑华丽无比,剑柄金黄,镂刻了无数的精致花纹,剑锋不知材质,但却锋利无匹,那石块碰到它也都被齐齐的斩了开去。那剑下有一袭白布,白布裹作了一团,透着丝丝血迹。浩天劫用昆仑刀缓缓把那匕首和白布扒拉了出来,好在再没有遇到像刚才的铁钉一样的事情。
  浩天劫拿起来那匕首,揣摩了一阵子后,心道这剑如此精致,定然便是昆仑云所说的昆仑世家家主信物的昆仑宝剑了。他也没有多想,放下了那昆仑剑,顺手捡起来那白布,慢慢拉了开来。
  那白布原来是一件睡衣,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血字,浩天劫细细看来。这次他则是更惊心了,那血迹记述的事情也不是太多,只说:“后来之有缘人,若能得此昆仑剑,切记不可私藏。定要亲刃逆侄昆仑冲,以其血相祭昆仑剑,警示昆仑氏后人,保吾门不破。而吾门之宝术,大可习去,却不可外传,日后也不得同吾昆仑一脉相敌。洞中白蛇乃是昆仑谷异种,千年才能长成一条,来人若是有机缘,生食其胆,于武道有奇效。”
  浩天劫看完字迹,又看了看那白蛇之躯,那蛇躯躺在地上,显得恐怖而悲哀。据昆仑云所载,此蛇已经有千年了,却不想而今居然死在了此处,还将被自己给喝血食胆。想到此处,他也向那白蛇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虽然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救命之恩大于天,不管是昆仑云还是这白蛇,都当的起他一拜。
  拜完之后,浩天劫便走了上去,用昆仑剑在白蛇腹上开了一道口子,取出来了一颗青色的蛇胆来。那蛇胆有他拳头大,看上去晶莹剔透,似一颗成熟了的夏果一般,。浩天劫斟酌了一番后,张嘴便直接把它放进了嘴中。
  他牙齿轻嗫,把那蛇胆咬破开了,顿时一阵呛人的苦涩之意涌上了喉咙,浩天劫只觉得那苦味若开水一般的直灌入了自己胃中,在胃中也直苦的他肠胃发绞,但他唯有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强忍着那钻心的苦楚,继续吞食着蛇胆。
  待蛇胆都吞下去了之后,他便盘腿坐了下来,慢慢消化着那蛇胆,他表情坚毅,满是决绝。
  过了一天之后,浩天劫缓缓睁开了眼睛,他还在紧锁着眉头,但自他眼中所发出来的色泽却明显的老练些了。他站起了身子来,只感觉到自己身上似乎充满了力量,身上的伤势也缓和了许多,他兴奋不已,这可是内力大增的征兆啊!要知道他也没有练过什么内功心法,而现在吃了这白蛇之胆后,却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力浑厚了起来。
  他当下便拿起了昆仑刀,照着石壁上昆仑云留下的招式比划了起来。几日之前浩天劫练此功法的时候只感觉吃力不已,现在却行云流水一般,完全通透了起来。而浩天劫天赋又高,直挥舞的停不下手来,那昆仑刀在他手中使起来也顺畅了不少。
  就这样过了几日,浩天劫的刀法愈发的凌厉了起来,这几日来,浩天劫又发现了此处正午时分的太阳就像是烈火一般,那白蛇之肉放在太阳之下炙烤着,不大会儿便可烤熟了。这白蛇之肉鲜美无比,吃了之后还对身体有极大好处,对武道有大益。而到了晚上时,这里的地面之上又会结上一层厚厚的冰,他把那冰块挖出来,待其化开之后,便可饮食。他也是凭着这些东西活了下来了,并且十数日下来,在这洞中已经不适应了,他在早晚时分还要到洞外去练到和昆仑云留下的凌云纵。
  这凌云纵也极其不凡,乃是一套翻山的神奇步法,在像昆仑山这样的大山之上,极其有用,可翻山越岭。浩天劫每天早晚勤学苦练,武道精进不小。这里每到了夜晚时分,便寒冷无比,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对武技和内力的增进是很有益处的。
  他就这般的在这峡谷中过了月余,昆仑刀早已使的炉火纯青,并且那昆仑刀法他也练完了前四式,他虽然还可以练下去,但奈何自己功底太浅,不适合继续练下去,否则可能会出现些不好的后果。但那套轻功凌云纵则不一样,那功法虽然复杂,但浩天劫轻功功底本就不错,再加他食了蛇胆之后,内力浑厚,轻功学起来更是如鱼得水。只月余时间,他便已经完全领悟了。
  这日,浩天劫收拾好了一切,又跪在那石碑前,磕了个首,那石堆里虽然只有昆仑云的一件睡衣,但浩天劫同样无比的诚恳,深深的拜了下去。之后他又把剩下的蛇骨收了起来,用昆仑刀在洞中挖了一个洞,把那蛇骨埋下,立了块石碑,上书:恩士白蛇公墓,落字是:浩氏天劫立。
  他在蛇暮前跪首了一番,才站起身来,双手握着昆仑刀,在昆仑云所标记的地方,他前腿微弓,手上运劲,大喝一声便往那石壁上砍了上去。这招乃是昆仑刀法第三式中的一刀,名唤开山裂地,他这一刀下去之后,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那山壁上裂开了一道裂缝,他又接着一刀补下,如此大约劈了四五刀,那山壁才开了一道尺许长的裂缝,从外面往里正吹着冷风。浩天劫缓缓走了出去。
  这山壁只有三四丈的厚度,他走到外面之后,却见到那外面原来是一片雪野,白茫茫的一片,就好若雪域一般,只不过这里乃是一片山地。他深吸了一口冷气,之后便毫不犹豫的跳下了雪坡之上,顺着雪坡滑下去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