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梦之刀剑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 矮个汉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那五个汉子大眼睛狠狠瞪了他二人好一会儿,浩天劫怯怯的扫视了他们一遍,只觉的身上寒冷。
  这时却见江南燕随意的喝了一大口酒,道:“兄弟不知,每年二三月份,都有人会拿些刀剑来昆仑山脚的古石镇售卖,当然,前去买刀剑的人也会很多,如此时间长了,便有人称此为昆仑剑会。”他讲的稀里糊涂,浩天劫也是云里雾里。但他这般借理,如何却瞒的了那五个汉子。却见那五人中的胖脸汉子郎声向浩天劫二人道:“二位,不知如何称呼?”他右手在前,抱拳向浩天劫二人。
  江南燕见避不过,也便含笑的转头向他五人回礼道:“诸位,实在抱歉,我和我这兄弟赶路到此处,无意探听到诸位的谈话。但我二人乃是生意人,江湖中的事情,向来我们不关心,对几位应该没有什么威胁,还请勿怪!”他也是一脸的诚恳。
  那人道:“无妨,这本来便不算什么秘密,也怪我弟兄讲话太大声了些。”
  江南燕道:“如此便冒昧了。”他又转身向柜台道:“老板,再给这五位大侠来五罐好酒,五斤好肉,全都算在我的帐上。”只听见小二答了声好勒便向厨房跑去了。
  那五位汉子见江南燕如此豪爽,也便不再为难。只见上首的大胡子朗声道:“两位兄弟,何不这边来喝酒说话?”
  浩天劫看了看江南燕,意思是一切听江南燕的。江南燕也看了他一眼,又抱拳向五人道:“如此便打扰了。”说完他又向浩天劫道:“兄弟,这几位汉子也不是什么恶人,既然他们都相邀了,我们自然也不能无理。”浩天劫答道:“小弟不太懂中原的规矩,一切但听大哥的。”言罢,二人便提了凳子,上来与这五人挤在一起。
  原来这五人是洞庭湖一带聚义帮的人,他们一行人是由大胡子的张友权领的头,胖脸汉子叫凌黍,左首瘦脸的汉子叫马封城。其余二人是两兄弟,名唤钱右隆的钱左隆。他们只是为了昆仑山的昆仑剑会而来。他们相互熟悉了一下彼此的名姓,这时他们的酒肉都上的齐了。他们也不用碗来倒酒,而是直接提了酒罐,就向浩天劫和江南燕递来,道:“二位,正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家江湖汉子以酒相交。”
  却见江南燕一脸抱歉的道:“几位大哥恕罪,我这小弟自小在外域长大,没有喝过酒。就由我来代他敬几位哥哥。”说完,他自提了酒罐猛喝了一大口。
  那几位大汉也不好说,只得每人都喝了一口。胖脸的凌黍抹了抹嘴道:“浩兄弟是外域人,何故样貌没一点外域人的特点?”
  浩天劫答道:“凌大哥不知,我本是中原人,父母为避祸事方才躲到了域外。”顿了一下,他又道:“适才听几位大哥说的什么昆仑剑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凌黍道:“浩兄弟有所不知,这昆仑之巅上,住着中原一个大家族,他们以开采昆仑山上的宝玉和矿山为生。但这昆仑山上,玄铁和宝石无数,而山上还有最为纯净的山泉和岩浆池,是铸器的宝地。但即使如此,多年以来,昆仑家炼出来的神兵也不太多。而每一次的昆仑剑会,都会有惊世的神兵问世。”
  浩天劫一脸疑惑道:“难道这昆仑剑会便是为了出售这惊世神兵的?”众人皆是无语,暗想这浩天劫果然来自域外,竟连这等事情都不懂。而江南燕则是一脸的轻松表情,显是不太上心。
  那凌黍答道:“浩公子不知,这剑会上的神兵乃是昆仑世家的铸剑大师倾力所铸出来的,无论是给他们多少钱,他们都不见得会卖的,这剑会完全只是为了给人瞻仰罢了。”
  浩天劫想了一下,又问道:“既然是惊世的神兵,那为何昆仑家不自己藏起来,而要告诉天下,难道他们家就有信心能够保住神兵不被武功高强的人夺走吗?”
  凌黍道:“浩公子来自外域,可能有所不知。大凡好的兵器,多是具有灵性的。刚出世的神兵,必都要祭过才有其灵性。昆仑家能够炼出来兵器,但他却难以找到能使其通灵的东西,所以他们唯有广邀天下英雄,希望能有人的精血或是其他东西可以祭活神器。”
  浩天劫道:“莫非中原各个门派都会来参加这昆仑大会不成?”
  凌黍答道:“虽然不一定各个门派都会到,但相信也都差不多了?”
  浩天劫又道:“如此盛会,我倒是有心想去,但不知参加的人可有什么要求没有?”他听此一说,便想到了自己的杀母仇人,说不定便会在这昆仑剑会之上所遇,所以便生了一去之心。
  凌黍道:“浩公子倒是心细,昆仑家门槛高,要求定然是有的,便是要拥有昆仑家所发的拜剑贴。”
  浩天劫思索了一下,没再说什么,而是伸出筷子夹了一块驼肉放在嘴中嚼着。江南燕看了看他,也是喝了口酒,偏头向五人,接着问道:“不知这剑会具体是在什么时间?”
  答话的是大胡子的张友权,他喝了一大口酒后,抹了抹嘴:“昆仑剑会是在七月十五举行。据说是由于这天圆月的阴气最是浓郁,可以极好的猝炼剑气。”
  浩天劫又来了兴致,开口问道:“既然是要圆月的阴气,那为何不选择在八月十五,而是在七月十五呢?”
  这张友权先前的回答显然是从别人处得来的,浩天劫问他之后,他一脸黑线的瞅了瞅一边的凌黍,凌黍连忙向浩天劫道:“据闻这次昆仑山将出世的乃是一柄绝世宝刀。刀之于剑固然是多了些森气,但是这种森气却不能太过掩盖它本身的刚烈。八月十五乃是一年之中月阴之气最浓郁的时候,此时的圆月之气会使刀太过阴戾。大凡手握神兵之人,哪一个不是侠骨铮铮的好汉,而这阴戾之气正与其相噬。”
  浩天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接着发问。倒是江南燕又向柜台叫道:“小二,再来六罐好酒,两斤好肉。”小二应了声好,便下去准备了。倒是一边的钱左隆道:“我等今日已蒙江大侠如此款待,江大的侠豪气我等一定铭记不忘。”
  凌黍放下手中的筷子,抱拳道:“今日吾等托两位公子款待,委实有些托大。但我等虽是粗人,却也还懂得些事故,二位公子若是有什么用的着我们的,大凡开口。”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