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梦之刀剑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昆仑剑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烈阳,依旧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那灼热的太阳光线,就好像是沙场上那漫天而来的利箭一般,直向人的皮肤照来,在这样的环境和情形之下,没有人可以置之事外。并且在这般怪异的环境之中,你也没有任何可以躲闪逃避的可能,能够去做的,只有扬起来脖颈,去迎接这似刀而来的烈焰。
  因为这是一处广阔的沙漠;中午时分,没有风,但却热的人仿佛会窒息一般。到处都是黄灿灿的一片,这一刻,仿佛天与地之间相隔也不是太那么的遥远,因为这么烤人的阳光,让人仿若置身在了天边,从而紧紧依靠着那满轮的太阳一般。
  而能够给人希望的是,远处渐渐露出来了一个小镇。这么个小镇,在这苍茫的外域,虽然略显怪异了,但是却是旅途之人的一扇天窗。镇子不大,并且镇上的房屋该是被沙风吹磨的异常沧桑,这顽强而高洁的圣地,在用它的沧朽诉说这大漠人的生活艰辛,也说明了这长沙下那鲜为人知的悲惨心事。
  而这些,对于旅途的人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小镇的尽头处,有一家相对还算大的客栈,此时正是早饭时分,客栈里零星的坐了几个人,这些人都是行客打扮,但是他们虽然是在这般荒凉的环境里面,却依旧谈笑的开心。这时候,伴随着一声吱呀的门响,门被人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衣着褴褛的年轻人,他愣愣的站在门口,打量着屋里的人。在吃饭的众人没有管他,但店小二却上前去对他吼道:“你干什么的?本店可是不收叫花子的。”
  这店小二显然是这一道的老手了,虽然说这荒漠之中是没有叫花子的,但是他见的这人这般荒凉的模样,心中已自猜测到了个大概,这个人,固然不是叫花子,但是起码也是在过大漠的时候遇到了土贼或者是风暴,此时其身上定然干净的很。而在这荒漠之中做声音本便不容易,哪里还会去养闲人,所以他便不客气的对其恶语拒之。
  年轻人没有说话,而是做了一个咽唾沫的姿势,又往里走了几步。店小二见他不听,顿时便火了,上去推他道:“我说话你听不见是不是,还不赶紧离开。”说边说边使劲推这人胸脯手臂,想要把他赶出门去。但也不知这人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见他同样很随意的抬了抬手臂,只稍微推了一下店小二,那店小二顿时向后倒扑了下去。
  见店小二摔倒了,也不待店小二起身说话,便见的正在吃饭喝酒的人中有几个人看不下去,站了起来三四个精壮无比的汉子,他们都锊了锊衣袖,显然是想要上前来讨说法的。
  这江湖之中的规矩便是不能以武欺人,江湖中的好汉,大凡是名门正派的,都心中怀有扶弱之心。却哪里见的武林中人欺负平民百姓呢?他们都恶狠狠的看着青年,一言不合便会发生斗争了。而也就在这时,倒是有一位三十上下的男子起身拦住那几人道:“诸位,人在江湖,难免有落魄的时候,我看这位小兄弟也不是什么坏人,刚刚也是无意之举,各位别放心上。”他这一番话倒也是实话,那几人看了看他,又相视了一遍,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反对。
  而那男子也不再管他们,只见他转身走过去,伸手扶起地上的店小二,对他道:“小二哥,没摔着吧?”
  店小二看着他,又看了看原先为自己出头的那几人,微微点了点头。
  男子从怀里拿出一锭十两的银子,递予他道:“那还麻烦你再给我们来两斤驼肉,两罐白酒。”店小二本就拿眼前这乞丐模样的男子没有办法,此时又见有人替他出头,也没话说,只接了银子,应了一句:“您稍等。”便怯生生的看了看原先推自己的那男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走下去了。
  这男子见店小二走了,便伸手上前去扶住乞丐模样的男子的肩膀,说道:“这位小兄弟,我叫江南燕,咱们有缘相聚,何不到这边痛饮几杯。”
  这人顺着江南燕的手指,看了看桌上的肉,又咽了口唾沫。他显然是饿了不少时候了,现在见得这样丰盛的饭菜,哪里还有心思回拒,便跟着江南燕来到了桌前。他们坐下身子后,店小二便端来了两盘驼肉,两罐白酒,仍旧看了看男子,下去了。
  江南燕递了双筷子给他,指了指桌上的肉道:“兄弟,吃菜啊!”
  男子没有客气,也没有答话,接过了筷子,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江南燕只是含笑的看着他,随手倒了一碗酒。待他吃完一盘驼肉之后,江南燕才笑着把酒递给他,道:“兄弟,别只顾着吃肉,来喝碗酒。”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