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梦之刀剑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 难言之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在这片晶莹纯洁的大地上,寒冷以及荒凉紧紧包裹着的,仅仅是那份飘渺的肃严。生命,在这里显的是那么的弥足珍贵。这样的地方,对外面的人来说,是神秘而美丽的,因为它太过飘渺虚幻。而这里,对于生活在这里的生命来说,是可怕的,它没有鸟语花香,没有溪水长流,一切都是那么与生命格格不入。
  在干燥的空气中,悠悠的飘起了一阵醉人的笛声,这笛声清婉缠绵,教人如沐春风,似梦似幻。
  吹笛的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女子。白;她穿的一身洁白,甚至她那肌肤,都似这满地的白雪般白净,她坐在雪地上,身后是及地的黑发。而她的容颜,却教人怀疑,这是不是从画中跑出来的仙女。她安静的吹着笛,那若兰花瓣般的嘴唇微微嘟着,好不教人心颤,这副模样庄重而圣洁。在离她约丈余的地方,站立着一位男子,男子也是一身白衫,七八尺的身高,他样貌也是异常英俊,但却没甚表情,眼神忧郁的看着远方。这二人若是情侣,那便该是世间少有的美眷了。
  “灵儿,你喜不喜欢中原?”男子说话了,声音虽响亮清脆,但却不乏稚气。
  女子眼睛缓缓的睁开了,若三月里的西湖,漾漾的全是春味。她停止了吹笛,缓缓的把笛放下,扭头看向了他,说道:“我没去过中原,自然不知道它有多好!”她声音很美,比适才她所吹奏的笛声还美,教人听了便会心醉。
  “你就没有想过?”
  “想过,似姥姥说过的一般,那里有绿的山,清的水,有鸟,有花。。”
  “我要去中原!”男子表情变得刚毅起来,手也是不由自主的举高了。
  “哥哥,只见你时常念着这话,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么?”女子看着他,有些微怨,原本清灵的眼睛里,就似被春风拂过了一般,有了些皱纹,教人生怨。
  “那有我的亲人,我要去找他!”男子依旧是那副表情,只是没了那些激动。
  “我和姥姥不也是你的亲人吗?”
  “那不一样,我爹在那里!”
  “哥哥,我也是自小没有父母,但这么些年,不也过来了么?”女子的表情还是那么淡漠,声音还是那么清甜。男子没有再说话了,眼神忧郁的盯着远方,极度入神。
  这时,离他们很远的雪地边缘,幽灵般飘过去几个黑影,男子转过身去,显然是打算去追,却被女子叫了声:“算了吧哥哥,只是几个小贼,我们该回去了!”
  男子看了看黑影消失的地方,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有些激动。
  这一男一女正是浩天劫和雪灵儿,浩天劫被雪姥收养之后,便在雪域用心习武,八年以来,他一直勤学苦练,加上他天赋极佳,所以功夫很是不错,特别是一身的轻功,得缘于这里独特的环境。而雪灵儿则对功夫不是特别感兴趣,但她却习的一身出众的轻功,就连浩天劫也远远不如。如今浩天劫渐渐长大了,去中原之心更切,而雪姥的功夫他也学的差不多了,雪姥其实也有心想让他出去,但雪灵儿终究不好安排,只得一直推脱。
  倒是浩天劫与雪灵儿,虽都是末世里的一对苦命花草,但他二人,均各嫉恶如仇,单纯平静的个性,风尘仆仆的人生,一世里虽无甚作为,却也有些有趣事情。倒是歌词里唱得好:
  两相凝望,本该双宿作鸳鸯,情谊悠悠长。一个天真,四月梨花;一个憨顽,古道侠肠。一个我见尤怜,一个满脸秋霜。向苍天,空借了满江愁水,早晚故人洗泪眼,至潮涨千层。指大地,斩尽了世间鲲鹏,却冷落了尘间贵客,暮里自独抚琵琶。我道是路人,寄宿在南窗屋檐下,他却把别人拿来说唱,自己仗剑天涯。都说是活佛,倒作了三秋的古柳,对秋水,晨起时照三千愁丝泪下。
  他二人均轻功卓绝,不一会儿便回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山洞,但是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入眼所及都是一片狼藉。雪灵儿瞬间便傻眼了,着急的叫道:“姥姥,姥姥。”
  浩天劫同样不知所措,这场景,俨然是刚刚那些人干的。他安慰雪灵儿道:“灵儿,咱们去外面找吧!”雪灵儿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只有依着浩天劫的,她点了点头,双双往洞外跑去了。
  二人施展开轻功,在山洞周围开始寻找起来,浩天劫终于在山后的雪地里,找到了躺在雪地上的老人,他纵身过去,扶起了老人,急声喊道:“姥姥,你怎么了?”
  老人显然是受了伤,嘴角挂着鲜血。浩天劫伸手在她人中用力掐了一下,过来半会儿,老人缓缓睁开眼睛。浩天劫着急的叫着姥姥,手不断的摇着她的身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