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梦之刀剑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 白衣男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却说每隔个三五年光景,天下的英雄皆会齐集于东岳泰山之巅,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打斗。其场面不可谓不宏伟,大凡是江湖之人,定是会去参加的,即使不参加武斗,得以开阔眼界也是不错的造化了。
  恰一算,而今已是秋季时分,却正好是这欢喜的时节,天下的英豪也早早便来了这五岳之至巅,留心观赏一番泰山景致,等候那惊心动魄的打斗场面的到来,也是美事。
  泰山是为“五岳之首”,因其风光秀丽,山势大雅,引得无数文人侠客向往。而泰山之上,珍宝灵药无数,天地灵气也尤为浓郁,实乃隐士大侠闭关之首选之地。泰山自秦王嬴政而始,历朝历代帝王不断在泰山封禅和祭祀,并且在泰山上下建庙塑神,刻石题字。而大凡江湖侠客,能够在泰山之巅聚集,观景品酒,论剑比武,好不畅快。
  时下,这里的景色越发显得老练些了,而泰山之巅,在那玉皇顶上,正围着大片的人。众人欢呼之声不止,喜庆之情也溢于言表。
  那宽阔的场地之中,伴随着“哐”的一声巨响,只见一位青衫的老者与一位蓝衣的中年汉子各退了十数步,均提剑相视着对方。
  那青衫老者须发皆白,面皮却光滑发亮,眼睛瞪大而有神,一双似蚕白眉,颇有些道骨仙风。那中年汉子却约有八九尺身高,长的颇为高壮,眼睛有神而专注,表情肃严。正抱剑向青衫老者恭维道:“御剑门罗老前辈的剑法,天下无双;金某大幸,今日得以领教。”
  青衫老者却不得意,只哈哈笑道:“素仰山西白虎山金大当家的阴阳圣手剑里乾坤,为人更是侠肝义胆,今日倒是我罗某倚老卖老了。”
  蓝衣汉子依旧恭维道:“罗老前辈哪里话?江湖上谁人不知罗老前辈的英名,前辈才是当之无愧的泰山北斗,今日是晚辈无理冒犯了。”
  青衫老者笑道:“罗大当家言重了,剑道之中,自然是达者为师。今日我就用这左手来领教领教罗大当家的阴阳圣手,也不枉费了这难得的泰山大会?”
  蓝衣汉子道:“还望前辈赐教!”说完,剑尖一指,夹带着一股剑气便向青衫老者刺来,青衫老者也是脚步微动,便挺身迎了上来。剑法精妙绝伦,相斗之间,只见周遭天地灵气都避开二人剑身,直看的众人唏嘘不已。
  场上相斗的二人之中,青衫老者乃是淮南御剑门的掌门罗剑天,御剑门相传是唐朝时期宫中培养剑士的一个民间机构。而唐朝覆灭之后它不但没有败落,反而越发壮大起来,成了江湖中一个举足轻重的门派。而其一手唯掌门不传的左手剑法更是精妙无比,无数人闻而生畏。而蓝衣汉子则是秦风太行一带白虎山的大当家金圣云,他年方四十,但他年少时有个一段奇遇,习得一套绝世剑法“阴阳圣手”。所以他的剑法在当世剑道之中,当属泰山北斗。
  他二人各施生平绝学,相斗了数百招之后仍旗鼓相当,双方均不露败势,反倒有愈战愈勇之势。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观战的人之中,坐在北向的一位道须道袍的中年男子皱了皱眉,转身向他右首的一位紫衫汉子道:“家主,他二人剑术在伯仲之间,如此相斗下去,只怕滋生事端啊!”
  紫衫汉子略一思索后,询问道:“那依道长之见呢?”
  道人捋了捋山羊胡须,微虚着眼道:“正所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但若是设法使二人停下的话,又不知谁是赢家。”他的话声音不是很大,但紫衫汉子却听的极其清楚,也是若有所思的眯眼瞅着场中还在打斗着的二人。
  而正在此时,武斗的正酣畅,众人观看的正着急之际。武场正中,却是仙人一般凭空飘下来两人;众好汉均轻“咦”了一声,定睛看来,却见是一男一女。这二人双双都是雪白衣裙,那男的有七八尺高度,一张英气逼人的脸,气宇高贵。女子生的一张天仙一般的脸孔,一对秋水一般的眼睛美感而忧郁,及臀黑发,无风自舞。他二人均二十上下年纪,当真男的多情,女的多意,地设天合,争的好一对神仙伴侣。
  见到这一幕,就连正在打斗的罗剑天和金圣云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打斗,斜瞅着这二人。
  本来还热闹非凡的场面,因这二人的到来而忽然静了下来,众人均怪异的看着他二人,不知道他们的来意,也没有人向二人发问。
  环视了一遍四围之后,那男子忽然开口了:“江湖晚辈浩如南特来泰山大会挑战断刀门李天伦,望祈赐教。”他声音响亮而明朗,众人皆是一惊。男子言罢,双眼犀利的扫了四围一遍,但他的左手始终没有放开身旁女子的柳腰,仿若深怕她会飞走一般。
  这李天伦乃是河东太原府断刀门李秋生的二儿子,这断刀门是北方赫赫有名的大帮派,是北方刀技的正宗代表。而李秋生的大名放眼偌大的中原,无论是古人还是隐士,都是可以与之比一番的,但他近些年来由于年纪偏老了,加之心境也老练了许多,所以对武林争斗看的淡了,早在太行深处隐居去了。而李天伦的哥哥李天道更是武道奇才,他深谙断刀门世传的古刀法“苍天道”,这“苍天道”传说是唐末方镇时期河东李家先祖在战场上所创的一套阵法,此阵法由万人执刀,其势气锐不可当,堪可戮天。李家便是凭借着这套刀法在五代十国那多事之岁月里开创了威震八方的“断刀门”。李天道对这套刀法的领悟极其深刻,但是他深迷于炼药成仙的道术,乃是蜀北大巴山九阳观中的高道,据说他有截获天机之异能,五行八卦,道藏周易,其解颇深;而他道家心法更是云后青天,时人称之为“天机道人”。但他虽有一身惊天本事,却极少过问其帮派中之事。这断刀门内所有大小事务便都落在了老二李天伦肩膀上了,这李天伦年纪约在50上下,但他帮中之事处理的极是妥帖,帮众对他也很是信服,这断刀门在他的手上仍有壮大之势。他个人的刀术也同样高深莫测,并且手中握有神刀“冷锋”,这更是助长了其气势。
  这浩如南的一番言语,挑明了自己的来意,没有一丝一毫的谦意,在座之人,有哪一个不是铁骨铮铮的好汉,怎经得起他如此言语。当下便有一个一身黑色的中年汉子跃上场来,他留的一下巴寸许长胡须,国字脸,狼虎一般的眼睛。他手中提的一把银晃晃大刀,那刀四五尺长度,锋利的刀锋教人望而生畏,光是看一眼,便使人遍体身寒,显然是此刀所杀的人不在少数。他刀指白衣男子,声音粗实,却是:“小辈浩如南,名气不大口气倒是足的很。我今日就替你父母教训一下你,也好叫你也知道尊敬尊敬江湖老辈。”
  浩如南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了一句:“你可是李天伦?”
  他这话一出,众人皆是哗然,他显然是不认识李天伦,却敢在泰山大会上直呼其姓名,出言挑衅,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汉子哈哈笑道:“真是笑话,对付你这样的小辈,怎值的家师出手?倒是我劝你,似你这般的年纪,还是趁早带着怀中这女孩儿到到山边郎情妾意去,不要在此扰了各家英雄的雅兴。”他说完后又朝四围打量着哈哈笑了一遍,不少人也是附和着他大笑。
  浩如南平静的打量着他,没有再说话,只伸手缓缓的自背上抽出一柄厚背大刀,只见他刀抽出的同时一道硕大的刀光若瀑布般向那壮汉扑去。那汉子反应倒也犀利,瞬间手中便多了一柄大刀,他双手高举着向浩如南的这一砍的刀光挡去,这时却见他刀面与那刀光接触的瞬间这汉子刀一撒手,身子凭空飞了约摸三四丈,着地的瞬间又狂喷了一口鲜血,这才晕倒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