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鲲兮鹏兮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烈炎大凛,还不待出手相救,身侧红光鼓卷,刑天已骑着碧火麒麟闪电帅出。苍刑戚赤光爆舞,在空中陡然劈出一道长达数十丈的刺目光浪,“轰”地一声巨响,将钧天剑扫震开去。
   
  众人呼吸一窒,只听刑天厉声喝道:“士可杀不可辱,要战便战,拿这些俘囚威胁辱虐,算得什么英雄好汉!”干戚并舞,“嘭嘭”狂震,绚光接连冲天炸爆,刺得群雄睁不开眼来。
   
  轰鸣声中,又听姬远玄纵声大笑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要想不受辱,就莫作败军之虏!”身子越转越快,气浪团团鼓舞,一道五彩霞光忽然冲天扬起,“嗤”地一声轻响,血光激射。
   
  烈炎等人陡觉不妙,但见碧火麒麟悲吼飞冲,前蹄齐膝而断,蓦地撞地翻滚出十余丈远。
   
  刑天朝前跃冲数步,趔趄跪立在地,左手持青铜方盾,右手紧握苍刑戚,红衣猎猎鼓舞,项上头颅却已不见了!
   
  转眼望去,人头在空中呼呼飞旋,被姬远玄剑尖回旋轻扫,不偏不倚地挂落在旗杆上,微微摇晃。俏脸上明眸犹睁,红唇半启,仿佛仍在呼吸。
   
  火族群雄失声惊呼,想不到素来战无不胜的刑天,竟在短短数十合之间,便被这帝鸿妖魔斩断头颅!又是骇火又是悲沮,士气大挫。
   
  就连赤霞仙子、祝融等人亦心生骇怖,难以索解。当日万绝谷大战时,已曾见识帝鸿凶威,以刑天之修为,固然不敌。也当支撑到三百合外,谁想竟连三十招也抵挡不住!帝鸿修炼的究竟是什么邪功?相隔不过短短半载,为何又有如此惊人进境?
   
  土族群雄纵声欢呼,阪泉河南岸也号鼓齐鸣。传来各蛮族此起彼伏的啸呼声。刑天威名远布,是除了烈碧光晟之外,南荒各族最为畏惧的人物,见他已死,众蛮人无不喜出望外,欢腾如沸。
   
  姬远玄剑锋一转,重又斜搭在晏紫苏地脖颈上,摇头叹息道:“晏国主,我让你转告他们,‘与寡人为敌者。必身首异处’,你偏不说,害得刑战神青白为你丢了性命。岂不可惜!”
   
  烈炎怒火填膺,右臂赤光轰然鼓卷,太乙火真刀破鞘而出,大步上前,朗声道:“姬远玄。你要争夺天下,又何必殃及无辜?只要你放了晏国主,放了这些俘虏。我愿和你一对一地比斗。你若败了,即刻罢战,恢复八郡主神识,永不再作伤天害理之事,我若败了,头颅也罢,南荒也好,全都一并送你!”
   
  姬远玄一怔,哈哈大笑道:“二弟呀二弟,你这爽直天真的性子。最是让寡人喜欢。你当天下大业,便如匹夫比斗这般简单容易么?”
   
  蓦地收回长剑,目光灼灼,笑道:“也好,今日当着两军将士之面,寡人便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只是这妖女若算得无辜,天下便再无歹恶之人了。她用‘子母蚕’害得家慈半生不死,此仇不共戴天,寡人若不将她碎尸万段,又怎能泄我心头之恨?二弟既出言相求,寡人便暂且饶她一命。她究竟是死是活,可就全看你能否胜得了寡人了!”
   
  周身衣裳朝外一鼓,黄光滚滚,人剑合一,一步步地朝前踏去。每踏前一步,脚下泥土便如波浪似的汹涌起伏,环绕着其脚踝滔滔冲上,又倏然塌落,整片大地仿佛都在随着他朝前滚滚移动。
   
  祝融、赤霞仙子心下寒意更甚,从他脚步来看,似已修成了“黄土真诀”的至高之境,可以生生不息地汲取土灵,化为己用。乌丝兰玛既险被晏紫苏所弑,以帝鸿阴狡狠毒地脾性,又怎会放过这杀母仇人?既敢答应烈炎,自是已稳操胜券,借机威慑众人。
   
  当下传音众将,凝神戒备,只要烈炎稍有不妙,立即冒死冲杀,与敌军拼个玉石俱焚。火族群雄纷纷骑兽冲上岸边,持盾握刀,屏息待命。
   
  当是时,二十万土族大军亦如潮水似的层层挺进,漫山遍野,绵延十余里,与南荒九族蛮兵遥遥隔河相望,将炎帝军围拢在中央。
   
  狂风鼓舞,长草起伏,蓝天被那大金鹏鸟遮挡大半,阪泉河两岸尽是阴影。四周鼓号、呐喊声渐渐转小,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两人身上。
   
  烈炎紫袍猎猎飘卷,横握太乙火真刀,大步踏前。所过之处,地上灰烬纷扬,火星四窜,不断鼓涌起汹汹火焰。偶有几束阳光从鹏翼间斜投而下,照映在他身上,光芒吞吐,姹紫嫣红,凛凛如天神降世。
   
  两人相距已不过五十来丈,每踏近一步,橙黄色的土浪便层叠推涌,和烈炎周遭火光轰鸣激撞,在彼此间漾起一道道气波巨墙,冲天摇曳。
   
  姬远玄脸上忽明忽暗,阴晴不定,微笑道:“二弟,莫说寡人不顾兄弟情谊。你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
   
  大袖挥卷,钧天剑光焰暴惩,“轰”地一声,那道气波光墙顿时被顶成一个巨大尖锥,遥遥指向烈炎,迫得他呼吸窒堵,眉睫尽寒。
   
  烈炎赤髯戟张,硬生生朝前踏出一步,沉声喝道:“朗朗乾坤,正气长存。烈某宁做扑火飞蛾,也绝不做投暗蝙蝠!”太乙火真刀猛地朝上狂飚反撩,“轰!”光焰炸吐,冲起二十余丈长的炫丽刀芒。
   
  那道气波光墙左右狂震,土迸火涌,周围景物仿佛尽皆变形,众人被余波扫及,气血翻腾,纷纷后退,众兽更是惊嘶不已。
   
  应龙、武罗仙子等人心中亦是一凛,想不到烈炎的太乙火真斩已然有了如此惊人大候。
   
  姬远玄目中杀机毕现,笑道:“既是如此,寡人便来领教一下天下第一气刀的威力!”丹田内爆涌起滚滚绚光,脚下的泥土随之螺旋喷涌,一重重地绕体飞舞,刹那间便形成了一个高达三十丈的巨大地“土梭”。
   
  “轰隆隆!”一阵惊雷狂震。他突然破空冲起,抱剑飞旋,卷起漩涡似地光浪,接连不断地猛击在太乙火真刀上。
   
  光刀摇曳。大地如迸,众人惊呼声中,烈炎踉跄飞退。绚光霞彩冲天炸射,气浪层叠翻涌。
   
  那龙卷风似的剑光越卷越大,飞沙走石,草坡丘地亦层层迸飞掀舞,摧枯拉朽似的凌空冲起,螺旋环绕,遮蔽了大半天穹。
   
  众兽悲嘶,踢蹄不前。饶是炎帝军剽勇绝伦。被其声威所慑,亦心惊胆寒,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却。阵形重转溃乱。
   
  土族将士呐喊欢呼,应龙高声道:“烈炎!陛下天降神明,混沌之身,不但可以吞吸天地灵力,五行毕全。还能以其躯为烘炉,为旁人生生造出后天五灵之体,旷古绝今。天下无敌。蚩尤与拓拔小贼,一个是八极之身,一个是五德之躯,他们尚且不足以与陛下争锋,你不过区区火德,又何必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祝融、赤霞仙子对望一眼,正待吹响号角,拼死相搏。忽听烈炎纵声大喝,“轰!”赤光冲天破舞,红紫缤纷,那团祟角狂风似地剑光气浪蓦地炸散开来,泥土沙石四下破空抛射。
   
  火族群雄大喜欢呼,烈炎长啸不绝,闪电似的腾空飞跃,那道紫红光刀在阳光下挥起一道绚艳刺目的霓芒,宛如天火崩泻,狂雷撞落。
   
  姬远玄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太乙火真刀!”绚光怒鼓,那团螺旋气浪中突然冲起六只彤红色巨大触足,席卷狂飙,飞旋横扫。
   
  只听一声地动天摇似的剧震,炽光炸舞,太乙火真刀陡然如水波涣散。烈炎当空略一顿滞,鲜血狂喷,猛地冲天撞飞。还不等众人惊呼出声,那六只巨大的触角又如赤蟒似地抛扬飞卷,蓦地将他紧紧缠住。
   
  四野倏然安静下来,火族群雄瞠目结舌,怔怔地仰望着空中那忽黄忽紫、急速飞旋的帝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片刻,才听见两岸的土族、蛮族将士爆发出如雷欢呼。
   
  ******
   
  帝鸿庞躯韵律地收缩鼓动,嗡嗡大笑道:“祝火神、赤霞仙子,天下大半已尽收我囊,你们又何苦负隅顽抗?只要你们愿意归降,向四海宣示我黄土王师地仁政,不但炎帝与所有将士的性命皆可保全,南荒百姓也绝不会受半点侵扰。”
   
  六只触角将烈炎越缠越紧,顿了顿,一字字道:“太平之世,指日可待。是生是死,速速定夺。”
   
  火族将士惊怒骇沮,寂然无声。蚩尤、夸父既死,刑天又被断头,斗志早已消馁了大半,此刻炎帝被擒,群龙无首,士气更转低糜。当下纷纷转头朝祝融、赤霞仙子望去。
   
  祝融悲郁愤懑,踌躇不决。君子一诺重千金,按照烈炎方才约定,原当立即低头认输;但要他就此投降此獠,却是殊不甘心。纵然败局已定,也当以死理国,以谢万民。
   
  正自沉吟,跪立于地地无头刑天突然冲天跃起,苍刑戚闪电似的朝帝鸿“后背”猛劈而去!
   
  赤光怒舞,烈焰狂卷,整个大地竟似突化一片火海。这一记“烈火燎原”正是火族中至为刚猛霸冽的两伤法术,不惜自灼经脉,感应火灵,将威力瞬间激化到蟟原之境。
   
  帝鸿悬浮半空,与他相距不过十丈,又正志得意满,哪能料到他竟会忽然“死而复生,?猝不及防,触角方甫回旋,“嘭”地一声剧震,护体气罩已然被那斧光炎浪瞬间劈裂,溅起一道血光。
   
  帝鸿圆躯一缩,吃痛狂吼,猛地将烈炎破空甩飞,触角齐齐飚卷,轰然猛撞在苍刑戚上。
   
  光浪四炸,刑天颈上鲜血狂喷,纸鸢似地跌宕翻飞,连翻了十余个筋斗,踉跄冲落到烈炎身边,姿势却依旧曼妙之至。
   
  众人哄然惊哗,刑天昂然长立,双手一扯,“吃”地将自己的胸甲赤裳陡然撕裂,露出莹白结实的上身,右手指尖在断颈上蘸染鲜血,飞速在胸膛上画了两个眼睛,又在肚脐上画了一个嘴巴。
   
  那两只赤红的“眼睛”陡然睁开,怒火灼灼地扫望众人,肚脐中发出隆隆地声音,厉声喝道:“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消!我火族男儿光风霁月,顶天立地,岂能屈身做这无耻妖魔地鹰犬爪牙?谁再敢提一个‘降’字。刑某人就劈下他地头颅,丢进赤炎火山祭奠列祖列宗!”
   
  声如惊雷,在阪泉河两岸滚滚回荡,震得火族众将士如梦初醒,又是惊喜又是羞愧又是愤怒。
   
  烈炎耳根亦是热辣辣地一阵烧烫,趔趄起身,咬牙高声道:“刑将军说得不错,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惟有志不可消!烈炎宁可千刀万剐。背负‘自食其言’的恶名,也绝不能将我大好河山拱手让给这些妖孽!”
   
  他经脉重创,一时无法使出太乙火真斩。当下强忍剧痛,跃上火龙,高举紫电螭龙枪,喝道:“火族地儿郎们,大声地告诉这些妖孽。你们是要站着死,还是跪着生?”
   
  众人热血冲顶,纷纷抓起兵器。轰然怒吼道:“宁战死,不投降!宁战死,不投降!”翻身跃上兽骑,纵声呼啸,随着他朝敌阵猛冲而去。
   
  帝鸿大怒,嗡嗡狂笑道:“既要找死,那便由得你们了!”六只触角陡然朝下猛击,顺势冲天拔起。
   
  “轰隆隆!”草坡如炸,泥土如大浪似的滔天掀涌。登时将冲在最前地百余骑撞得凌空飞跌。惟有刑天火吼着破冲而过,戚斧如烈火狂飚,将数十丈外的土族战车劈得撞翻在地。
   
  两岸鼓号大作,火矢冲天,纵横乱舞,无数的巨石从数里外破空抛弹,重重地撞在地上,土浪迸舞;砸入河中,惊涛四涌。
   
  火族兽骑高举盾牌,狂飙疾卷,不断有人被密箭、乱石贯中,惨呼火吼,接连坠地。
   
  此时明知必死,众人反倒没了半点恐惧,只剩下汹汹怒火,填膺欲爆,心中惟有一个念头:纵然要死,也要杀入敌阵,搏个够本!
   
  刑天驭风疾掠,冲在最前。头颅虽失,勇悍却似更胜从前,苍刑戚卷引烈火,纵横飞舞,锐不可当,所到之处血肉横飞,人兽俱碎,片刻间便杀了两百余骑,撞翻了数十辆战车。
   
  被他神威所慑,那些土族凶兽惊嘶悲鸣,竟不自觉地朝两翼溃散退避,惟有三只披着铁甲的猛犸咆哮如雷,卷鼻狂奔而来。
   
  刑天避也不避,大步飞冲,光斧回旋扫去,“嘭嘭”连声,当先那两只巨象登时拦腰劈断,如小山倾塌,重重撞落在地,血喷如瀑。
   
  他足下丝毫不停,闪电似的伏身急冲,青铜方盾猛撞在剩余那只猛犸的下颌上,猛犸纵声悲鸣,竟凌空翻了两个筋斗,撞地飞摔,将旁侧冲来的战车哗啦啦地轧倒了一片,火焰狂卷。
   
  火族群雄士气大振,欢呼怒吼,骑兽接连跃过遍地地兽尸、残车,随着他朝前奋冲杀。
   
  忽听角声尽消,金锣四起,帝鸿嗡嗡大笑,也不狙击,径自凌空飞退。土族大军更是竞相掉头,护着囚车急速回撤。
   
  烈炎等人一凛,顿觉不妙。抬头望去,大鹏张翼尖啸,蓝天尽遮,随时将欲俯冲而下,姹紫嫣红的火浪从它巨翼间滚滚扩散,炎热的狂风扑面鼓舞,烤得众人眉睫尽焦。
   
  火族将士又惊又怒,连骂帝鸿卑鄙,且不论这巨鸟神力威不可挡,即便真有人能将其诛杀,就冲着它由八郡主所化,又有谁能下得了手?
   
  祝融沉声道:“刑将军,你和赤霞仙子保护陛下突围,我来对付大鹏。”霓龙杖赤光飞舞,化作双龙,载着他咆哮腾空飞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