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六章 天长地久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拓拔野、龙女吃了一惊,双双疾掠而上,叫道:“泊尧?泊尧?怎么了?”将他从地上扶起,真气绵绵输入。
   
  泊尧小脸惨白,牙关格格乱撞,含糊不清地道:“好疼!爹,娘,我心……心里好疼!”周身筛糠似的籁籁颤抖,冷汗涔涔,霎时间便凝结了一层淡青色的薄冰,白汽蒸腾。
   
  拓拔野凝神感应,惊异更甚,其心中竟赫然缠着两条见所未见的青红小蛇!饶是他遍阅《大荒经》,竟也分辨不出此物为何。真气运转,待要将之迫出,那双蛇反而受激缠咬,疼得泊尧大叫不迭。
   
  林雪宜俏脸微变,失声道:“两仪神蛊!陛下小心!”话音方落,旁侧那条紫目螣蛇狂乱尖嘶,雨师妾“啊”地一声,蓦地缩回手来,掌心已被它咬中,黑血长流,寒意直贯头顶。
   
  拓拔野心中一沉,闪电似的将她手臂经脉封住,气浪顺势横扫,将那螣蛇远远地抛出数十丈外。
   
  螣蛇尖嘶乱舞,很快也如冰雪凝结,冻僵扭曲,一动不动。
   
  雨师妾周身冰冷,如罩寒霜,樱唇更被冻成了青紫色。以拓拔野真气之雄浑,竟也无法将那寒毒驱出,又惊又怒,皱眉道:“林国主,两仪蛊究竟是什么蛊毒?”
   
  林雪宜神色古怪,瞟了龙女一眼,迟疑道:“回陛下,此蛊原是……原是女帝当年所创,用来惩治穷凶极恶、不思悔改之徒。中此蛊者,必被双蛇吸尽阴阳元气,魂湮魄灭,成为万年不腐的僵尸。以警效尤。
   
  “僵尸血液、唾沫之内尽是阴寒蛊毒,若旁人被他咬中,也必定蛊卵寄身,化作僵尸。若女婢猜得没错。这螣蛇必是被那广成子种下了曾两仪神蛊,毒发如狂,接连咬中了女帝、太子。”
   
  拓拔野心下大凛,好不容易才与妻儿相聚,岂料又遇此大劫!但那蛇蛊既是太古女娲之物,广成子等人又从何处得来?难道竟与当日的阴阳双蛇有关?隐隐中似觉不妥,但此刻心乱如麻,无法仔细斟酌。当下将龙女、泊尧经脉封住,尽量阻缓血流,道:“林国主可知此蛊有什么解法么?”
   
  林雪宜摇头道:“两仪神蛊乃我神族第一奇蛊。非帝尊不可得知。陛下若记不得解法,奴婢更加无计可施了……双眸忽然一亮,脱口道:“是了。盘古九碑!女帝将毕生所学的秘术心法全都刻写在了九碑之上,或许碑上便刻有‘两仪神蛊’地解法!”
   
  拓拔野更不迟疑,将九碑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一铺陈在鲲鱼背上。万绝谷大战之后,为了避免延维勾结帝鸿。从苍梧之渊盗得盘古九碑,他又自归墟返回两仪宫,将九碑随身携带。片刻不离。
   
  九块神碑一字排开,在星光下闪耀着各自殊异的色泽,蛇文弯曲,幻彩流丽。雨师妾初次目睹这千古奇物,呼吸为之一窒,意夺神摇。
   
  泊尧亦大觉新奇,想要伸手触摸,奈何动弹不得,惟有目不转睛地凝神端看。一时竟似忘了那钻心的痛楚。
   
  一眼望去,碑文密密麻麻,也不知当从何看起。拓拔野虽已识得若干蛇篆,但仓促间哪能辨出细由?为免浪费时间,索性让林雪宜仔细查辨。
   
  林雪宜凝神观望了半晌,“啊”地一声,展颜喜道:“有了!照这碑文所说,‘两仪神蛊’由阴阳二炁凝炼而成,只要能以两仪钟、八卦链、盘古九碑、十二时盘,结成‘两仪八极九天十二地阵’,由一对男女逆向运转,便可将阴阳二炁吸绞化散!”
   
  拓拔野精神大振,当下依照林雪宜所言,将十二时盘施法变大,与她对坐于时盘之上,又用那阴阳八卦链将彼此缠缚相连,而后再将那两仪钟悬罩于头顶。二八神人则将盘古九碑屏风似的围列四周,徐徐转动。
   
  二八神人咿呀大叫着环绕穿梭,越奔越快,狂风鼓卷,两仪钟、十二时盘也随之越转越快,光轮似地在头顶、下方逆向对旋。
   
  拓拔野与林雪宜对坐中央,团团飞转,看着她晕霞满脸,眼波灼灼地凝视自己,心中怦然一跳,突然想起当日和姑射仙子、纤纤“阴阳双修”的情景来,大觉别扭。但事关妻儿生死,惟有勉力一试。
   
  四周气浪鼓舞,呼吸窒堵,身上的阴阳八卦链渐渐越箍越紧,将他们拉得越来越近,就连彼此的气息、心跳都已历历可闻,她莹白胸丘急剧起伏,若隐若现。拓拔野想要努力收敛心神,那隐约不安之感却反而越发强烈起来。
   
  眼角扫处,瞥见其肌肤上赫然纹着一青一红两条缠蛇,与那“两仪神蛊”极为相似,心中陡然一沉,顿知中计,喝道:“是你!”
   
  话音未落,绚光乱舞,九碑围合,“当当”之声大作,两仪钟轰然罩下,与十二时盘倏然契扣,眼前登时漆黑一片。
   
  拓拔野气如潮汐,想要将混金链挣碎开来,却觉天旋地转,动弹不得,四面八方都是如狂潮怒浪般的阴阳五行真气,汹汹挤压封堵,莫说真气,就连意念也仿佛被困镇其中,丝毫感应不到钟外情景!
   
  又惊又怒,喝道:“林雪宜!你想做什么?快打开钟罩,放我出去!”声音在两仪钟内嗡嗡回荡,直如轰雷狂奏。
   
  女娲所创的“两仪神蛊”既已失传数千年,除了这蛇族亚圣,天下又有谁人能有?他与龙女都是聪明绝顶之人,只是一则救子心切,二则对这不死国主毫无提防,这才被她算计了个措手不及。
   
  气浪层层推涌,幽香扑鼻,将两人肌肤相贴,紧紧挤到了一起。只听林雪宜银铃似的在他耳畔格格笑道:“陛下莫着急,等回到三千年前,我自然就放你出去了……”
   
  拓拔野截口喝道:“什么三千年前,三千年后。你既知我是陛下,还敢犯上作乱?再不收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若换了平时,只需指掌微动。便可立时将她擒下。但此刻周身被阴阳八卦链所缚,经脉又被两仪钟、盘古九碑与二八神人产生的涡旋巨力封堵,元魄受困,难以集中念力,连“种神诀”也无法使出。饶是他神力通天,这一刻竟如梦魇压身,徒呼奈何。
   
  又听林雪宜幽幽地叹了口气,柔声道:“陛下,不是奴婢存心冒犯,只是你神通广大。若不用这‘两仪八极九天十二地阵’将你困住,你又岂肯听我说话?”呵气如兰,吹在他的耳根上。又麻又痒。
   
  拓拔野脸上正自烧烫,突然又是一凉,她那柔软滑腻地手掌竟沿着他地脸颊抚摩而上,惊愕羞怒,想避却避不开来。更不知为何她竟能动弹。
   
  林雪宜似是知其所思,微笑道:“陛下不记得了么?此阵又叫‘回光阵’,是陛下当年亲自所创。越是真元强猛之人,受困此阵,越难动弹。反倒象我这样经脉尽断、真气俱无的废人,还能略微行动。陛下如果想自在一些,就别再这般徒劳挣扎啦……”
   
  ******
   
  拓拔野听到那“回光阵”三字,心中一震,不知此阵与“回光诀”又有什么关联?收敛心神,冷冷道:“什么‘回光阵’?你究竟在胡说什么?”
   
  林雪宜微微一笑,道:“陛下既能默记出盘古九碑上的所有文字。又怎会忘了这至为紧要地‘回光阵’?”纤手反转,将他腰间的天元逆刃拔了出来,斜斜指向钟顶。
   
  只听“当当”乱震,十二时盘忽然冲起刺目碧光,与刀芒交撞,炸爆出万千道霓光,滚滚投映在铜钟四壁上。光浪浮动片刻,渐渐凸现出上千个蛇形古文,金光闪闪,急速飞转。
   
  钟内瑰丽万端,林雪宜双眸闪着奇特的光泽,似悲似喜,柔声道:“习滔滔东逝水,皎皎北辰星。开谢花两岸,圆缺月孤明。扁舟千山过,白发一夜生。天地同此恨,何必怨春风?’陛下当年送我的这首诗,可还记得么?”
   
  顿了顿,道:“那年我新登‘不死国主’之位,受女帝征召,被迫率领族人,随着陛下征讨各族,心里却是百般怨恨,只盼着陛下早早败亡,我好带族人还乡,远离干戈。
   
  “岂料陛下攻无不克,所向披糜,短短半年之间,便九战九捷,纵横数万里,接着又在天山之围中大破四族联兵,只身击杀四族帝尊,将最为凶狂的康回封镇于昆仑山下。那一战之后,天下震动,各族帝神尽皆臣服。
   
  “我同陛下出生入死,形影相随,原先地怨怼恼恨不知不觉消失殆尽。到得后来,想到一打完战,便要返回乡里,再难与陛下这般朝夕共处,心里竟是说不出的刺痛难过,只盼各族莫要投降,战事永无穷尽。”
   
  拓拔野心中大震,才知道这蛇族亚圣女竟对伏羲暗怀爱慕之意,难怪这半年多来,她对自己如此温婉恭顺,言听计从。
   
  又听林雪宜道:“但江河流万里,终有入海时。天下终究还是平定了。我随着陛下乘舟返回帝城,那时正值暮春,大风吹来,两岸落英缤纷,姹紫嫣红地堆积了半船,我想到一年中最美的光景即将逝去,想到明日一早便将与陛下分离,突然觉得痛彻心骨,悲不可抑。
   
  “陛下,就在那时,就在那满江摇荡地月光里,我突然明白自己喜欢上了你。而这种喜欢,不知由何而来,也不知由何而去,就象杨絮缠卷着春风,落花追逐着流水,注定没有结局。
   
  “你丝毫不察,一个人落寞地坐在船头,对月独酌,自斟自饮,大醉了一场。我问陛下,天下已定,复有何忧?你哈哈大笑,蘸着江水,在船舷上写了这首诗,说古来圣贤皆寂寞,现今你唯一的敌人,只剩下了‘光阴’,他年他日等你炼成了‘回光诀’,连‘光阴’也一并打败了,那可真不知活着为何了。
   
  “我反反复复地念着那句‘开谢花两岸,圆缺月孤明’,心中更加痛如刀割。忽然想到,我可以八百年一个轮回。长生不老,但是你呢?明日之后,纵然相隔万里,总还有相见之期。但将来终有一日你老了,死了,难道真地只剩下我一个人,活在世上,孤伶伶地伴着这万古明月?”
   
  拓拔野呼吸一窒,戚戚有感,忽然又想起那首《刹那芳华》来。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人活这短短百年。究竟是为了什么?即便能八百年、一万年……长生不死,又是为了什么?心中一阵莫名的悲凉。
   
  林雪宜妙目中滢光闪动,低声道:“大荒各族。惟有我们不死国可以永生于世。但那一刻,却是我生平第一次,因为要永远活着,而感到如此的恐惧和难过。
   
  “那一刻,我多么想向陛下敬献‘不死药方’。让你我一齐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但是我不能。族中自古便有祖训,敢向外族泄漏药方者。不仅自己永受诅咒,生不如死,族人也要因此倍受牵连,甚至……甚至举族尽灭。
   
  “那日一别,便是整整十年。从那时起,陛下果然将朝政托付女帝,再不问世间之事,闭关苦修‘回光诀’。我独自回到南荒,见不着陛下。失魂落魄,就象是着了魔,日思夜想,梦牵魂萦,眼前所见,仿佛全是陛下地身影,风吹耳畔,也仿佛尽是陛下说笑的声音。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一天都漫长如一年。我心里如割似绞,火烧火燎,就连甘木果吃到口中,也苦如黄连。什么都吃不下,怎么也睡不着,越来越瘦,形影相吊。七年中,每日就这么呆坐着,从早到晚,想着你,想着和你度过的每时每刻,想着你坐在落花堆积的船里,蘸着江水和月光所写地那首诗。
   
  “那时我多么希望各族重新掀起叛乱呵,只要能再见你一面,哪怕是天崩地裂、苍生历劫,又有什么相干?
   
  “终于有一天,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如果再见不着你,我宁可即刻死了,也不受这蚀心穿骨地相思折磨!我不顾长老们的再三反对,以侍奉女帝为名,迁入帝都,只为了能有与你重逢的机会。
   
  “然而在京城里又待了三年,还是没能见着你。你象是永远消失了,却又仿佛无处不在。
   
  “上朝时,看着独坐龙床地女帝,想到普天之下,惟有她能见着你,能触摸你,能睡在你的旁侧……便说不出的酸怒妒恨。有时觉得自己真要发疯了,靠近她的时候,不由自主浑身发抖,多么想不顾一切地杀了她,杀了所有阻碍我和你相见的人……”
   
  听着她话语间那咬牙切齿的酸苦恨意,拓拔野心中陡然一沉,明白她为什么要给泊尧下那“两仪神蛊”了。
   
  她既将自己认作了伏羲转世,自是将对女娲地妒恨转移到了龙女母子身上,视如眼中钉、肉中刺,拔之方快。原本还想借蛇帝积威迫其收手,即刻放了龙女、泊尧,眼下看来,只怕适得其反。
   
  惟有趁她沉浸往事,设法震开这“两仪八极九天十二地阵”,将其瞬间反制,或以“种神大法”查问出解除“两仪神蛊”的法子。奈何此阵极为怪异,越是挣扎,反制力越是狂猛,暗暗试了多种法子,却始终无法凝神聚气。
   
  ******
   
  又听她说道:“十年光阴,就这么在苦痛煎熬中慢慢地过去了。有一天上朝时,宫中突然传来一个噩耗,说陛下因为修炼‘回光诀’走火入魔,危在旦夕。我听到消息,就象被雷霆当头所劈。
   
  “三日间,天下巫祝全都赶到了京城,却全都束手无策。看着他们进进出出,摇头叹气,我越来越悲伤恐惧。想到你就要死了,从今往后,永不再见,就象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害怕得无法呼吸……”
   
  林雪宜睫毛一颤,泪水倏然滑落,低声道:“陛下,想到这些,我便什么也顾不得了,顾不得族中祖训,顾不得长老百姓,也不顾得自己将永受诅咒,生不如死。顾不得所有、所有地一切……于是我浑浑噩噩地到了宫中,拜见女帝,自请献出不死药,以救陛下一命。
   
  “女帝又是吃惊。又是欢喜,当即便宣布要收我做弟子,封为亚圣女。我说不想要任何赏赐,只请求由我亲自施救。听了这句话,女帝定是起了疑心,直直地凝视了我片刻,似笑非笑地同意了。”
   
  她秀眉一扬,双眸中闪过悲苦怨怒之色,冷笑道:“那时我一心只想救你,却哪知便在她点头答应的那一刻。我已经注定了日后的命运?但即便那时真地知道,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啦。
   
  “进了两仪宫,在那遍地落花的庭圆里。我终于见到了你。你躺在凉亭里地藤床上,夕阳镀照着你的脸容,闪着灿灿金光。整整十年,仿佛已隔了生生世世,却又仿佛就在昨天。
   
  “我突然象是失去了所有地力气。泪水汹汹而出,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半点声音。而你看见我。大为欢喜,满不在乎地笑着说,生死有命,有什么可哭?你不过是象所有人一样,败给了‘光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