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五章 参商永隔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狂风呼啸,翻天印瞬息冲至。被那气浪一震,泊尧登时晕了过去。
   
  雨师妾心中大凛,正待奋力格挡,下方忽然亮起一道绚丽夺目的霓虹,“轰!”光浪怒爆如彩菊,撞得神印破空飞旋,遍海惊涛喷涌。
   
  天吴从巨浪中冲天掠起,挡在她身前,森然道:“广成子,这里是我水族北海,可不是土族熊山。你要杀谁便杀谁,还有将我天吴放在眼里么?”黑袍鼓舞,右手斜握古兕瑰光斩,光芒遥指,绚光流离。
   
  广成子收起翻天印,踏浪而立,哈哈笑道:“在下岂敢冒犯水伯神威?神上念及骨肉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袒护龙女便也罢了,但这娃儿却是拓拔小子的孽种。斩草若不除根,后患无穷。你虽是水族大神,却也不能不忤逆民意,徇私纵敌吧?九凤仙子,强良神上,我说得对不对?”
   
  天海漆黑,风浪轰鸣,夹杂着欢呼呐喊之声。九凤、强良等人从远处凌空飞来,眼见拓拔野被鲲鱼撞中,正自惊喜,听见广成子话语,神色顿转尴尬,面面相觑,不知当如何应答。
   
  却听一人高声叫道:“广成帝师所言极是。拓拔小子乃我水族臣民不共戴天之死敌,千刀万剐不足青民恨。龙女非但背族投敌,还和那小子生下孽种,奇耻大巫,莫过于此!神上若真以我水族百姓为重,就当大义灭亲,亲手砍下龙女与这小孽种的头颅,以慰天下。”
   
  雨师妾转眸望去。那人黝黑魁伟,卷发碧睛,肩上斜挂着一道碧玉环鞭,正是维龙山城主范遥。眉头不由微微一蹙。
   
  此人野心勃勃,自视甚高,当年为了与天吴结盟,曾三番五次向她求亲,遭拒后恼羞成怒,便转而与双头老祖等人结好,却也一直倍受排挤,郁郁不得志。此番既敢当众驳斥天吴,多半已与那广成子暗结盟约。
   
  天吴目中怒火跳跃,嘿然大笑道:“范城主何时摇身变成大长老了?居然口口声声一窝水族百姓代表自居……”身形突然一晃。疾冲而出。
   
  其速快逾闪电,广成子猝不及防,范遥更是连神还没回转过来。便已被他左手化爪,骤然吸入掌心。
   
  只听“嘭嘭”连声,霓光乱舞,黑暗中陡然火爆起一个绚丽璀璨的强猛气旋。范遥厉声惨叫,手足乱蹬。奇经八脉内气光闪耀,滔滔不绝地冲入那气旋中心,再涌入天吴左手。汇入其气海丹田。
   
  天吴双眸灼灼地环视着极圣宫群雄,嘴角微笑,森然道:“区区一个城主,也敢勾结外人,僭越犯上,若不严加惩责,又何以服众?诸位说对不对?”霓光照耀在他丑怖的脸上,笑容越发显得狰狞阴冷。
   
  范遥周身剧烈抖动着,惨叫越来越加凄厉恐怖。“格拉啦”一阵脆响,骨骼尽扭,双眼凸出,皮肤上如干涸地大地般,突然迸开一条条细密的皱纹,寸寸龟裂,干瘪缩萎。片刻之间,那魁伟的身躯竟似缩小了整整一半。
   
  众人大骇,被天吴那冰冷目光扫及,更是彻骨森寒,不由自主地朝后退避,更是一个字也不敢回答。方才目睹强敌殒灭的狂喜早已荡然无存。
   
  广成子哈哈大笑道:“狡兔死,走狗烹。拓拔小子刚与身鲲鱼,水伯就等不及要屠戳能臣,排斥异己了么?难怪天下人都在说水伯刚愎跋扈,独断专行,比烛真神更胜百倍。当着本族圣女与极圣宫之面,就敢包庇叛贼,残害忠良,也不怕触犯神火,遭受天谴?”
   
  天吴心下大怒,当年蟠桃会后,他与玄女集团业已决裂,后来为了共同对付拓拔野、蚩尤,才虚与委蛇,相互利用,想不到大敌方灭,这小子竟就迫不及待地骑到自己头上来了!
   
  双眸如电,斜睨着十余丈地九凤仙子,似笑非笑地道:“九凤仙子,你身为当今水族圣女,通神明,知天意,你倒是向大家说说,我有没有屠戮能臣,排斥异己?有没有包庇叛贼,残害忠良?”
   
  九凤仙子脸色苍白,凤眼低垂,不敢与天吴对视,犹豫了片刻,方朝他盈盈行礼,低声道:“承蒙神上器重,委以圣女大任,但九凤德薄力微,恐难受托。自与黄帝结盟后,朝野欢腾,极圣宫上下都十分……十分思念乌圣女,只盼着她能重归宫中,掌理圣职。不如……不如请神上奏报陛下,迎回乌圣女,共治族事,也免天下人议论是非,玷辱了神上的清誉。”说到最后一句,声音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众人无一反驳,各握神兵,默然围立四周,瞬也不瞬地盯着天吴,眼中尽是警惕敌意,似是惧怕天吴突然发难。
   
  雨师妾大凛,虽不明白来龙去脉,但以她的冰雪聪明,亦已猜着了十之六七。眼下朝阳谷的将士正在海底沟壑中与龙族舰队激战,周围这些人大多都是极圣宫众,原本便是乌丝兰玛的嫡系亲信,平丘一战后,虽转而依附天吴,心中多半依旧向着水圣女。
   
  难怪广成子如此有恃无恐,反客为主。今日天吴若不杀死她与泊尧,只怕连自身也难保了!
   
  天吴昂首大笑道:“很好!很好!原来你们早就串通好了。这才叫‘狡兔死,走狗烹’。”手指陡然收紧,绚光冲舞,范遥惨叫声倏然断绝。
   
  他随手一抛,将那干瘪扭曲的身躯丢入海中,八头齐转,森然微笑道:“诸位既然这么想追随乌丝兰玛,奉她为主,那我便成全你们好了。”
   
  众人脸色微变,纷纷朝后退去,惟有广成子笑嘻嘻地托着翻天印,昂然踏波而立。
   
  海上狂风鼓舞,鲸波汹涌,雨师妾秋波流转,依旧瞧不见拓拔野半点踪影,心中一阵刀割似的酸楚,泪水忍不住夺眶涌出。
   
  被巨鲲那般迎头撞中,纵他有铜头铁臂、通天神功,也必定粉身碎骨。原本还怀着一丝侥幸,期盼拓拔野能险死还生,但他若果真未死,方才见此情状,早已当跃出相救了。
   
  他若在世,纵隔万水千山也如咫尺;他既已死,即便天长地久亦复何趣?紧紧抱着泊尧,将嘴唇贴在他的冰凉的额头上,心中剧痛如绞。虽有万般不舍,然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与其拖累大哥,令他成为族中众矢之的,倒不如与拓拔一齐相聚黄泉,再不分离!
   
  当下深吸了一口气,摇头微笑道:“大哥,不用和他们争啦。你杀了我吧。横竖几年前我就当死了,能延活至今,遇见拓拔,又与你重逢,已经了无遗憾啦。从小到大,你一直疼我护我,希望来生还能做你的妹子……”
   
  天吴眼眶微微一红,纵声狂笑道:“当年我为了报仇雪恨,忍辱负重,眼睁睁看着你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屈辱,却不敢有半点相帮,欠你良多,早已愧对爹娘嘱托,今日又岂能再让这些鼠辈在我眼皮底下动你分毫!”
   
  话音方落,双臂分振,霓光轰然炸舞,蓦地化作那巨大的八极虎兽,咆哮着朝众人猛扑而去。
   
  “轰!”八条虎尾狂飙呼卷,当先十余人挥刀抵挡,被那气浪横扫,顿时兵刃碎断。四下震飞抛跌,鲜血狂喷。其中两人被虎尾迎胸扫中,更瞬间劈裂两半,血肉横飞。
   
  众人大骇。一齐奋力反击。但修为终究相去甚远,被那霹雳般纵横飞舞的虎爪抄扫,不是开膛碎骨,当即毙命,便是被凌空吸入气旋,籁籁乱抖着泄尽真气,惨呼不绝。
   
  片刻之间,六十余名极圣宫高手便伤亡近半。剩余的三十余人不敢攫其锋芒,不断地穿梭闪避,遥遥游斗在外。
   
  广成子哈哈笑道:“让我来领教水伯高招。你们只管取那妖女与孽种的首级。”绚光怒舞,气浪连爆,翻天印接连猛撞在八极虎尾上。震得天吴飞腾咆哮,朝后翻跃开来。
   
  九凤仙子与强良松了口长气,齐声喝道:“布网!”那三十余人心领神会,穿梭飞掠,“咻咻”连声。银光交错,一张巨大地蛛丝网铺天盖地似的朝着龙女母子兜头罩下。
   
  天吴喉中隆隆咆哮,八头齐转。便欲转身飞扑,却被翻天印轰然卷扫,生生阻挡其外,一时救之不得。
   
  白龙鹿火吼飞冲,猛地一头扎入波涛,便欲朝海底潜去,四周大浪喷涌,突然冲起数十道人影,金光纵横闪耀。登时将它网在其中,朝上破空拉起。
   
  “金蚕银蛛!”雨师妾心中一沉,还不等抱着泊尧起身冲跃,那蛛丝银网已兜头罩下,和下方的道道金光甫一交触,立即“哧哧”连声,素雾蒸腾,两两交缠黏合,结结实实地将她连人带鹿收缚其中。
   
  这“金蚕银蛛网”乃北海特有的“小冰蛛”与“三桑金蚕”所吐之丝制成,一旦彼此交触,立即结为坚韧无比地双丝网,越收越紧,直至将网中之物勒裂成万千碎段。
   
  又因这过程极之漫长,被勒缚之人往往要忍受数年的痛苦煎熬,才会在蚀心裂骨的剧痛中死去,故而又称“相思网”。白龙鹿怒嘶挣扎,却被越勒越紧,鳞甲上顿时沁出道道血痕。
   
  天吴大怒,八爪飞舞,“轰”地一声,冰涛巨浪飞旋冲卷,将翻天印高高撞飞。顺势咆哮剪扑,虎尾狂扫,勾拽起“金蚕银蛛网”,横空飞甩。
   
  众人胸口如撞,腥甜狂涌,顿时脱手冲天抛跌。惟有九凤仙子、强良等寥寥几人依旧紧抓丝网,奋力相夺。
   
  翻天印彩光怒卷,又呼啸着斜冲撞至,将天吴迫退开来。
   
  广成子如影随形,接连猛攻,大笑道:“朝阳水伯,你有后天八极,我有五行真气。只是你的八极大法乃是从烛龙那里骗盗而来,残缺不全;我的五德之身却是由帝鸿主公所造,天衣无缝。高下已分,胜负可料,你又何必负隅顽抗,自取灭亡?”
   
  翻天印上下左右地飞旋怒舞,与天吴八爪、八尾猛烈激撞,炸涌起万千道绚丽夺目的炽光,映照在天吴八头上,十六双碧眼寒光闪耀,时而狰狞咆哮,瞧起来说不出的凶暴可怖。
   
  惊涛掀涌,大浪如沸,转眼之间两人便激战了两百余合。
   
  两人都靠着邪门妖法,攫取五行真元,短期内迅速攀升到太神之境。单以真气而论,天吴稍占上风;但广成子依仗翻天印神力,威力又略胜于他,再加上此时龙女、泊尧已为其所擒,天吴关心则乱,难免稍显浮躁,渐渐被他压制下风。
   
  龙女被那丝网所勒,冰肌雪肤瘀痕渐显,呼吸窒堵,再被气浪遥遥所震,更是气血翻腾,难受已极,想要吹奏苍龙角,驭兽相助,却连手指也动弹不得。转念又想,即便真能吹角,眼下茫茫北海,飞禽也罢,海兽也罢,早已不知被鲲鱼驱逐到了几千里外,又从哪里唤来?
   
  泊尧“啊”地喘了口气,猛地醒转,瞪大了双眼,又惊又怒,挣扎叫道:“放开我!娘!爹!爹……”突然想到父亲被那鲲鱼撞中,生死杳缈,心头剧震,泪水又险些涌了出来。
   
  广成子哈哈笑道:“九凤仙子,强良神上,这小崽子都已想他爹了,你们还不送他们一家团圆?难道真要让他们等到天长地久么?”
   
  九凤、强良虽已投奔玄女,忌惮天吴积威,始终有些畏首畏脚,所以才用这蚕蛛丝网来捆缚雨师妾,任其自身自灭。听见广成子催促,略一迟疑,齐声道:“龙女,得罪了!”紫铜断轮、赤炼蛇刀破空飞舞,双双朝她劈撞而去。
   
  天吴纵声怒吼,虎身冲跃,八尾横扫如飚,断轮“嘭嘭”连震,冲天飞起数百丈高;那赤练蛇刀被其虎爪雷霆拍中,更是碎炸四射,鼓起一团刺目的气波,轰然倒撞在强良胸口。
   
  强良先前吃了拓拔野“无有无不有”一刀,经脉已然灼伤,再被他这般猛击,哪里捱得住?登时仰头喷起一道弧形血箭,翻身摔入惊涛之中。
   
  九凤仙子脸色惨白,喝道:“布网!”众人纵横飞掠,又掀卷起两张巨大的“金蚕银蛛网”上下翻舞,将天吴遥遥合罩其内。
   
  几在同时,狂风呼啸,翻天印光浪涡旋,朝着泊尧当头猛撞而去。龙女骤吃一惊,低头蜷身,将他紧紧护在怀中。
   
  天吴狂吼飞旋,五彩气浪如霞云层层迭爆,将丝网鼓舞震飞,那数十人狂喷鲜血,纷纷飞弹抛跌。
   
  他余势未衰,斜地里转身迎冲,“轰!”八只虎爪堪堪猛击在翻天印上,光浪冲天爆吐,天海俱亮。
   
  广成子身形一晃,脸如金纸,哈哈狂笑道:“朝阳水伯,不过如此!”双掌猛推,翻天印蓦地鼓涌起数百丈长的绚光,将天吴死死抵住,当空火旋,推着他一点十点地朝后移去。
   
  翻天印越转越快,越变越大,天吴如被山岳重压,虎毛如波浪起伏。八头惨白,喉中发出低沉的怒吼,周身光芒吞吐,隐隐又似将变回人形。
   
  龙女大凛。知道他已再难支撑下去了,一旦松手,无论是他,还是自己与泊尧,都将被撞得粉身碎骨!
   
  当是时,海上鲸波起伏,巨浪滔滔,“哗”地一声,数里外突然冲起一艘战舰。接着惊涛四涌,两艘……三艘……四艘……六艘……八艘……成百艘船舰接二连三地破浪冲出。旌旗迎风猎猎鼓舞,在极光照耀下闪烁着乌金“水”字。
   
  龙女心中一震,也不知是惊喜、失望。还是难过。水族舰队既已浮出海面,自然意味着龙族水师已被其全歼于海底壑谷。但至少……至少这些援兵还能救得大哥性命!
   
  果然,远远地望见此处情景,水族众战舰立即号角长吹,鼓声密奏。纷纷转向驶来。许多朝阳谷将士更径直骑鸟冲天,叱喝高呼,朝这里俯冲疾掠。
   
  极圣宫众人脸色齐变。广成子哈哈笑道:“各位再不动手,更待何时?”突然旋身飞转,卸去翻天印的后撞巨力,闪电似的天吴回旋冲去。
   
  “嘭!”后力一消,翻天印登时被水伯冲天撞飞,绚光乱转。
   
  天吴亦想不到广成子竟会冒险退撤,八爪一空,收势不住,咆哮着朝前踉跄冲扑。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右侧霓虹火舞,广成子业已狂飙似地席卷而至,双手合握,撩起一道刺目的眩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