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七章 息壤神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烛光跳跃,铜棱镜所映射的景象在三面墙上变幻不定。
   
  但见各族群雄已经冲破万兽围堵,急速逼近。姬远玄、烈炎、应龙、祝融等神、仙级高手更已骑兽飞至皮母地丘上空,盘旋欲冲。
   
  而那神壶之内,紫火狂舞,拓拔野二人已从石棺中坐起,浑身大汗淋漓,脸上双双露出惊喜欢悦的笑容。
   
  雨师妾心中突突剧跳,紧张已极,脸上却浅笑吟吟,道:“再过半个时辰,土、火、水三族的高手都将赶到神壶山外,我倒要瞧瞧你还能困住他多久?”
   
  公孙婴侯与淳于昱对视一眼,一齐哈哈大笑,似是有恃无恐。
   
  “雨师国主,你以为我们筹谋了这么多年,连这点应对之策也没有么?”火仇仙子转过身,月牙似的妙目中光芒闪烁,柔声道,“你猜猜这些人加在一起,及不及得上女娲大神一成的法力?当年连女娲大神都险些降拿不住的凶兽,他们又能拿得住么?”
   
  说话间,右手玉葱似的指尖轻轻地抚摩着左腕上的混沌环,黄光闪耀,隐隐凸显起一圈上古篆文。
   
  “轰!”整个地宫忽然剧烈震动起来,桌案倾摇,不知从哪里卷来一阵狂风,尘土乱舞,烛火明灭,隐隐听见地底传来隆隆怒吼之声。
   
  雨师妾花容微变,难道这两人竟当真要将那混沌凶兽解印放出?又惊又怒,格格笑道:“混沌兽一出,就算他们拿不住,你们便能拿得住了么?淳于姐姐好歹也是火族后裔,连‘玩火自焚’的道理也不明白么?”
   
  公孙婴侯苍白的俊脸在光影里阴晴不定,搂着淳于昱的纤腰,笑嘻嘻地道:“天地之初,原本就是一片混沌,今日不过是顺应天道,回归混沌罢了。我与这混沌本来便是一体,又何必要降拿它?”
   
  听他言下之意,竟似已掌握了与混沌兽化同体的要诀!雨师妾心中大凛,这厮十六年前便已位列大荒十神,今日一旦与这太古凶兽并体,凶焰更炽,只怕连烛龙也未必是他敌手了!
   
  火仇仙子笑吟吟地变幻指诀,抚摩着混沌环,樱唇翕动,口中念念有辞。
   
  阳极宫震动越来越加猛烈,几根巨柱摇摇欲倾,墙壁、石地更是“格啦啦”地迸裂开许多长缝,尘烟土雾蒙蒙弥漫。
   
  顷刻间,这固若金汤的地宫竟似便要崩塌了。
   
  火仇仙子容光焕发,又是喜悦又是得意,格格笑道:“走吧。这洞房花烛,就留着龙女妹子到九泉之下与拓拔太子享用吧。”翩然朝外走去。
   
  公孙婴侯捏了捏雨师妾的脸颊,似笑非笑地叹息道:“花颜玉貌,奈何却成了地底骷髅?”指尖一弹,“哧哧”激响,她周身顿时被地火蚕丝紧紧缠住,火烧火燎,呼吸窒堵。
   
  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雨师妾心中的悲骇惊怒反倒烟消云散了,凝视着铜棱镜中的拓拔野,苦甜交杂,暗想:“只要他们一走,便以‘冰血大法’离开这里,就算魂飞魄散,也要将小野从神壶山救出。”
   
  “冰血大法”是北海寒冰宫至为凶险的两伤法术。一旦施出,浑身血液如冰雪凝结,真气瞬时倍增暴涨;冰血消融之后,经脉尽断,神仙难救。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敢妄用。
   
  但此刻此刻,她已顾不得这么多了。计议已定,心中顿时变得一片澄明宁静,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烛光映照下,双靥晕红,眼波温柔澄澈,说不出的娇媚绝丽。
   
  公孙婴侯转身欲行,心中一荡,又弯下腰,贴着她的耳朵,低声道:“好妹子,我当初许下的诺言,一日也没忘却。你若是现在出口央求,我一定带你离开地丘。等到天下臣服,我便封你作水族的国主,今生今世,共享富贵,永不分离……”
   
  雨师妾嫣然一笑,摇了摇头,只顾凝神聚气,默念着冰血法诀,连应答他的兴致也没有了。
   
  公孙婴侯自负嚣狂,对于越是无法到手的东西,越是渴切。自与她重逢以来,见她的一颗芳心全都萦系于拓拔野身上,好胜之心不由大起,总想着让她回心转意,重新投怀送抱,才解心头之结。
   
  眼见她死到临头,犹自笑吟吟的殊无懊悔畏惧之意,又妒又恨,怒火蓦地涌上心头,一把捏住她的脸颊,森然道:“那小子三心两意,待你有什么好?值得你这般死心塌地?”
   
  话音方落,“轰”地一声,远处的一根巨柱陡然崩塌,土石四炸迸舞,火仇仙子见他还不肯走,顿足怒道:“公孙婴侯!你想和她一起殉葬么?”
   
  公孙婴侯听若罔闻,苍白的脸泛着奇异的嫣红,似已扭曲变形了,双眸灼灼盯视着雨师妾,怒火跳跃,指节越收越紧,恨不能将她这俏媚的容颜捏得粉碎。
   
  见她微微一颤,凝视着铜棱镜,秋波中闪过惊愕狂喜的神色,公孙婴侯心中一沉,转头望去,脸色陡然大变,失声喝道:“那小子呢?那小子和小贱人到哪里去了?”
   
  火仇仙子凝神扫探,只见那镜中所映照的神壶内部烈火熊熊,空空荡荡,拓拔野二人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雨师妾又是喜悦又是骄傲,格格大笑道:“浅水岂能困蛟龙?就凭你们也想关得住他么……”话音未落,“啪”地一声,被公孙婴侯重重抽了一耳光,脸颊火辣辣地肿起老高,气血翻涌,但仍是娇笑不止。
   
  淳于昱惊怒交迸,返身冲上前来,不可置信地寸寸查寻,咬牙道:“阴阳冥火壶坚不可摧,无处可逃,这小子定然还在壶内,用了什么隐身法术,藏起来啦。”
   
  公孙婴侯脸色铁青,摇头森然道:“青冥紫火光焰炽烈,就算是吞了‘混沌无形珠’隐身,也定然能照出影子来!难道这神壶内还有什么机关玄秘,让这小子参透了么?”
   
  想到神农临终之时,将其毕生所学、几种奇书秘籍全都给了这小子,两人心中大凛,都觉颇有可能。
   
  眼看煮熟了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公孙婴侯狂怒得几欲爆炸开来,冷冷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就不信他真能不翼而飞!”一把提起雨师妾,挟在臂下,朝地宫外冲去。
   
  四周轰隆震响,天摇地动,巨石、泥土、木梁不断地往下崩塌,尘土簌簌。三人迤俪电掠,有惊无险地从地宫墓门飞冲而出。
   
  地壑内寒气蒸腾,到处都是纷扬的雪花。地河蜿蜒,水光潋滟,群峰影影绰绰。抬头望去,霞雾弥漫,不断有火光冲天喷吐,划过一道又一道艳丽的虹彩。隐隐还能听见地丘上方传来的禽兽怒吼与厮杀呐喊之声。
   
  各族援兵已然杀到。至多不过小半时辰,便能冲到谷底了。
   
  公孙婴侯无暇他顾,挟着雨师妾直冲神壶山,在壶嘴峰立定。积雪皑皑,青松傲岸,那伪装成石墓的壶嘴门依旧紧闭如初。
   
  壶嘴峰又称“思过峰”,相传女娲大神心怀慈悲,将混沌神兽等凶魔收入这神壶之后,封镇以“思过诀”,并将法诀刻写在壶壁上。只要千年之后,有人在这壶嘴前倒诵此诀,便能将壶中所困的凶魔释放出来。
   
  当年流沙仙子掳走公孙青阳之后,汁玄青四处寻之而不得,悲痛欲绝。公孙婴侯在地壑内反复寻找,无意中发现了镶嵌于神壶山顶的混沌环,这才知道脚下的险峰赫然竟是远古封镇凶魔的女娲神壶。于是解开了“思过封印”,将壶中的混沌兽放出。
   
  数年之后,他驾御此兽,与神农大战,妄想将其一举击杀,取而代之。
   
  神农宽厚仁慈,又素来敬慕其父公孙长泰,不忍令之断后,是以再三劝他回头,见其凶顽不化,只得将他封印入壶中,思过反省。并将混沌神兽的兽身封镇于地谷深处,永绝后患。
   
  神农效仿女娲,将“思过诀”重新改过,刻写在壶壁上。却被火仇仙子阴差阳错,依照此诀打开了神壶,放出公孙婴侯。
   
  公孙婴侯为报仇雪恨,处心积虑,将神壶嘴乔化成阳极宫的墓门形状,为的便是有朝一日,将神农诱入其中,让他尝受这生不如死的苦头。
   
  先前,拓拔野不知究底,跪在这“墓门”前叩拜时,淳于昱便站在一旁默诵解印诀,将壶嘴门打开。饶是流沙仙子心细如发,电眼如炬,竟也没瞧出此中玄妙,只道是拓拔野九叩之后,打开了阳极宫的墓门,终于中计困陷其中。
   
  公孙婴侯被困在这神壶中十六年,对壶中的每一尺一寸都了如指掌。十六年间也不知想了多少法子逃离,却始终不得而出,此时眼见拓拔野二人凭空消失,心中之惊骇困惑可想而知。无论如何,也要亲眼瞧个究竟。
   
  当下长身昂立于壶嘴门前,左手锁扣住雨师妾的咽喉,右手紫光吞吐,聚气待发,森然道:“淳于妹子,你来解印开门,我进去探望探望拓拔小贼。他若还藏在里面,胆敢耍什么花样,我便叫他痛不欲生……”
   
  说到最后一句时,左手微微一紧,雨师妾俏脸涨红,登时憋得喘不过气来,心中嘭嘭狂跳,说不出的紧张、期待。
   
  火仇仙子脸罩寒霜,默念法诀,双手聚气,朝着那壶嘴凌空错分。
   
  “轰!”墓门开启,红光喷吐而出。几在同一瞬间,公孙婴侯挟持着雨师妾,闪电似的冲入其中;右手紫光爆卷,化作炽艳光刀,朝里轰然劈入。
   
  “嘭嘭”连声,光浪激爆,公孙婴侯呼吸一窒,只觉得两道气浪排山倒海似的迎面冲卷而来,心中又是惊怒又是狂喜,扬眉大笑道:“小贼,早知你会耍奸使诈!”左手将雨师妾朝前一送,当作人盾,右手地火阳极刀顺势狂扫。
   
  果听拓拔野的声音惊呼道:“雨师姐姐!”左面那道凌厉无匹的气浪硬生生地朝外一分,擦着雨师妾的脸颊轰然撞击在洞壁上,光焰飞炸。
   
  甬道狭窄,光芒炽烈,一时间瞧不真切。她心中一沉,泪水夺眶而出,悬吊了半晌的希望瞬时破灭了。想要呼唤他的名字,却被公孙婴侯扼住了喉咙,发不出声。
   
  混乱中,右面那道气浪被地火阳极刀劈中,顿时迸爆开来,隐隐听见流沙仙子的一声闷哼,似是被气刀震得朝后飞退。
   
  “小贼,继续和那小贱人在壶里好好待着吧……”公孙婴侯大笑声中,借着反震气浪闪电飞退,正想冲出神壶,却听背后“轰”地一声震响,那壶嘴门竟已牢牢锁上!
   
  他心中一凛,大觉不妙,喝道:“淳于妹子,快开门!”
   
  隐隐听见淳于昱的笑声游丝似的从门缝中传来:“你不是说‘天地之初,原本就是一片混沌’么?我今日也不过是顺应天道,让你回归混沌罢了。洞房花烛,阴阳交泰,两对新人尽情享受,本仙子恕不奉陪了。”声音越去越远,悄不可闻。
   
  公孙婴侯惊怒欲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厉声喝道:“淳于妹子?淳于妹子?”除了那隆隆的回声,哪里还有回应?
   
  黑暗中,只听见流沙仙子沙甜清脆的声音格格大笑道:“妙极妙极!公孙狗贼,想不到你也有今日!你耍弄了多少女子,今日总算被女人算计啦。这可真叫上苍开眼,报应不爽!”
   
  公孙婴侯象是突然掉入了万丈深渊,浑身都是冷汗,彻骨冰寒,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她断断不会这般害我!她若要将我封入这阴阳冥火壶,当日又何必放我出来……”
   
  心头一凛,失声道:“是了!混沌环!她要的是混沌环!”霎时间恍然大悟,咬牙切齿道:“这贱人兜了这么一大圈,原来是为了骗夺混沌环!”
   
  又是惊怒又是懊悔,想到自己费尽心力才降伏的混沌神兽,就此落入这南蛮妖女手中,更是气得险些连肝都炸开来了,纵声狂吼,地火阳极刀朝着那壶嘴门轰然怒斩。
   
  ************************************************************************
   
  地壑开裂处,霞云如海,群峰兀立,尖啸怪吼声如雷贯耳,万千凶禽妖兽从下方地丘冲涌而出,上下盘旋,将各族英豪团团围住,惨烈厮杀。
   
  “咦?拓拔太子呢?”嘈杂呐喊声中,忽然听见有人失声惊呼。
   
  群雄抬头望去,但见万丈霞光破空乱舞,映射于蓝天,形成了神壶中的图景。其中火焰熊熊,空无一人,拓拔野与流沙仙子都已不知去向。
   
  姬远玄一凛,取出那鬼影珠一看,景象与空中幻境浑然一致。
   
  烈炎微微一怔,大喜过望,笑道:“三弟忒也了得!想不到竟连这神壶也困他不住!”
   
  祝融、应龙等人面面相觑,亦大感惊讶。阴阳冥火壶是女娲封印太古凶魔的神器,拓拔野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中逃脱,实是太过匪夷所思。
   
  群雄又惊又喜,虽不明就里,却仍忍不住一齐纵声欢呼。
   
  惟有姬远玄隐隐觉得似有不妥,暗想:“奇怪,纵然神壶内另有出处,壶底的八卦台与石棺又何以凭空消失了?难道……”心中一动,已明其理,嘴角勾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当下将鬼影珠收入怀中,朗声道:“各位朋友,拓拔太子虽已脱困,龙妃却尚未获救。咱们一鼓作气,杀入谷底,诛灭公孙婴侯,为连日来枉死的各族百姓报仇雪恨!”
   
  群雄欢呼附应,士气大振,骑乘猛禽飞兽,便欲往下冲去。
   
  “轰隆隆!”
   
  皮母地丘下方突然传来一阵闷雷似的震动,云雾崩散,群峰摇荡,无数凶禽妖兽惊啼尖叫,接连不断冲天飞起,从众人身边轰然卷过,高高盘旋。霎时间如黑云似的遮蔽了半片碧空。
   
  空中霞光尽敛,幻景全无。群雄低头望去,壑内霞云滚滚,火光吞吐,如惊涛骇浪似的朝上翻腾,无数霓光破舞而出,仿佛道道利剑,晃得人眼都花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