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六章 不老之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壶洞内大雪纷飞,温度骤降,石棺的缝隙、气孔转瞬间都已被冰雪封凝,两人的肌肤上的汗水也迅速凝结成冰,就连口中呵出的白汽,附在棺盖上,也成了片片银霜。
   
  不过片刻,适才还酷热如烤的“火炉”,竟已变成了胜似西海寒荒的冰窟。
   
  拓拔野心中大凛,知道公孙婴侯所言非虚,这阴阳冥火壶果然以半个时辰为一周天,冷热两极交替。
   
  “山海神虫”性喜极寒极热之地,被这相去极大的温差刺激,势必比先前繁衍得更快,活动得更为猛烈。
   
  更为糟糕的是,情蛊只能以意念克制,一旦动用真气,只能适得其反。
   
  方才烈火如炙,尚有辟火珠护体,可以不妄动真气;但眼下冰寒彻骨,倘若不御气抵抗,只怕等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被冻僵毕命了。然而一旦调动真气,“海誓山盟”势必催化更快,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这可真叫进退维谷,左右两难了!
   
  流沙仙子俏脸冻得通红,浑身轻颤,不由自主地往他怀中靠来,心中凄楚、悲怒、绝望,格格笑道:“小情郎,看来我们是当真要一齐死在这里啦。从前那姓烈的贱人天天咒骂我们母女,说我是天煞孤星,喜欢上谁,谁便注定不得好死……”
   
  说到最后一句,忽然觉得似有语病,急忙顿住,脸上热辣辣地一阵烧烫。
   
  眼角扫处,见拓拔野正皱眉苦苦思忖应对之策,没有留意,她心中一松,羞赧稍减,又想:“倘若他现在是与龙女同棺共穴,又或是与木丫头一齐困在这里,只怕就不会这般心不在焉,六神无主了。”
   
  一念及此,莫名地又有些怅然失落,微微一笑,改口道:“是了,拓拔小子,我的那份贺礼还没来得及送给新娘呢。现在就送给你吧,万一我们不能活着从这里出去,下辈子岂不是还要欠你人情么?”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幻光流丽的黑玉指环,轻轻地套入拓拔野的小指,道:“十指连心,环环相扣。这个‘连心环’原本就是你雨师姐姐之物,两两一双,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拓拔野大奇,正待追问为何她竟会有此物,思绪飞闪,立时便又想明白了,心中陡然一阵酸痛,悲喜交集,。
   
  流沙仙子淡淡道:“不错。这黑玉指环便是当年雨师妾送与公孙婴侯的定情之物,只可惜所托非人,被他弃之若履,丢到了阳极宫的火窖中。我觉得好看,就悄悄保留了下来,想不到二十年后竟遇见正主啦。”
   
  拓拔野勉强一笑,道:“等出了此地,救了新娘,我们再一齐答谢仙子的大礼。”
   
  但想到被困在这神壶之中,死生难料,也不知是否还能再见龙女一面,这些话也不过是画饼充饥罢了,神色大转黯然。
   
  流沙仙子见状,心中涌起温柔的母性爱怜之意,直想拍拍他的脸颊,抱在怀里好言劝慰……此念方起,体内情火登时又熊熊高窜,双颊如烧,心中一阵刺扎酸疼。定了定神,抿嘴笑道:“答谢就免啦。你这次大婚,想必收了好多宝贝,到时让姐姐我挑上一件,就当是礼尚往来……”
   
  拓拔野心中一动,灵光霍闪,失笑道:“是了!多谢仙子提醒!”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寸许长的赤铜小鼎,指尖真气轻轻一弹,“呼”地一声,小鼎中顿时窜起青绿色的熊熊火焰。
   
  “饕餮离火鼎!”流沙仙子又惊又喜,这才想起那日在汤谷夜宴上,火族使者代表烈炎,将此物送与拓拔野,当作大婚贺礼。
   
  拓拔野哈哈笑道:“二哥的这件礼物,可真救了我们一命啦。”食指顶在铜鼎,真气绵绵输入,将那火焰煽得越来越旺。
   
  那饕餮离火鼎毕竟是火族神器,虽远无法与阴阳冥火壶抗衡,但在这狭窄的石棺内,也足可奏险威力了。
   
  过不片刻,两人冰霜消融,周身渐暖,体内蠢蠢欲动的情蛊也随之消停了许多。
   
  流沙仙子亦松了口大气,心花怒放,格格笑道:“人算不如天算。公孙婴侯这狗贼自以为将一切布排得天衣无缝,又怎料到烈炎小子竟会送了你一个离火神鼎?可见天上神明,注定要帮助我们离开此地。”
   
  拓拔野想起《大荒经》中所言,精神大振,笑道:“不错!有了这神器,只要将这棺内的温度维持不变,过上两三个时辰,管它是‘海誓’,还是‘山盟’,自然便会死绝啦。等到‘山海神虫’消除,咱们再设法离开此地。”
   
  霎时间柳暗花明,生路陡现,两人心情大好,重又谈笑风生起来。
   
  当下一边凝神压制体内情蛊,一边以少量真气激化饕餮离火鼎的神火,保持棺内温度。
   
  碧火跳跃,映照得翠玉棺流光溢彩,两人躺在其中,肌肤也被镀成了妖艳的青绿色。
   
  流沙仙子继续说道:“那日清晨大雪纷飞,照影峰又在皮母地丘的最阴冷处,地火最弱,山上覆盖着茫茫白雪,我在结了冰的碧虚潭藏了整整一天,冻得就如此刻一般,周身发青。但惟有如此,才能压制体内的炎毒,避过公孙母子的眼线……”
   
  “入夜之后,云开雪霁,圆月在云层里穿梭,我贴着山崖,悄悄地往下奔掠。那时御风术虽然方甫入门,飞行不快,好在对地丘早已了如指掌,避着眼睛也不会走错,身上又涂了许多草汁,毒虫鸟兽闻见了便自行避开。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阳极宫外。”
   
  “我伏在草丛里,屏住呼吸,远远地瞧见汁玄青出了墓门,穿过回廊,下了地火宫,立即穿入墓室,从后门进入厨房,将七十二种无色无嗅的剧毒全都混入肉丸,然后奔入青阳宫。”
   
  “在皮母地丘的一年中,我常常负责照料公孙青阳饮食起居,抱着他到处玩耍,对那里再也熟悉不过。那七只地火凶兽瞧见是我,都大为欢喜亲昵,纷纷上前吞食我带来的肉丸。”
   
  “等那七只凶兽倒地横死,我立即蘸着兽血,在墙上留言,让汁玄青两日之内,将解药送到婴梁山下的玄石洞里,否则我就杀了公孙青阳陪葬云云。而后立即抱起公孙青阳,封住他的口,藏到了下边的地窖里……”
   
  拓拔野大讶,不知她为何竟不立即逃走,但转念一想,顿时恍然。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试想其时时间紧促,以她的御风术,只怕不等逃出十里,便被汁玄青抓回来了。与其冒险逃跑,倒不如藏在原处,等他们取了“铭心刻骨花”的解药离谷之后,再盗取解药,从容逃离。
   
  之所以选择“婴梁山下的玄石洞”,一则是因为彼处在土族北疆,距离当时的皮母地丘极远,汁玄青母子仓促之下惟有立即赶路,不及多想;二则是声东击西,等他们朝北去后,她便能立即逃回南边的流沙山。
   
  想到她当时不过十一岁,便如此心计缜密,远胜常人,更是佩服不已。
   
  果听流沙仙子说道:“我穿上‘隐身甲’,躲藏在地窖中,等了小半时辰,便听见脚步声远远响起。当下屏息凝神,将手掐在公孙青阳的脖子上,从小孔里朝外望去。不想进来的竟是公孙婴侯。他瞧见墙上的血字,脸色顿时大变,匆匆离去。过不片刻,领着汁玄青奔回来了。”
   
  “汁玄青那老妖女面如土色,全身发抖地看着血书,突然号啕大哭起来。我与她相处一年,她始终从容优雅,和颜悦色,从未如此失态过。心里又是快意又有些难过。但当我听她与公孙婴侯所说的话时,顿时周身冰凉,象是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拓拔野一凛,道:“难道他们发现你了?”
   
  “他们当时方寸大乱,哪里还能觉察?”流沙仙子摇了摇头,冷笑道,“那‘铭心刻骨花’根本无解,汁玄青当日故意告诉我有解药,不过是想诱骗我回来,向他们磕头求饶,任由他们折磨耍弄。”
   
  拓拔野“啊”地一声,又惊又怒,暗想:“是了!这两母子必是恼恨她在神帝面前害他们难堪,既已利用她杀灭公孙长安全家报了仇,便想将她百般折磨,杀人灭口。恶人自有恶人磨,惹了这狡黠狠辣的妖女,也只能怪他们倒霉了。”
   
  流沙仙子道:“我听了这些话,直如五雷轰顶,全身都僵住了。等他们离开许久,才抱着公孙青阳,恍恍惚惚地从地窖里走了出来,心中恐惧、悲苦、愤恨……直想以牙还牙,将怀中那婴孩施以千毒万蛊,死得比我还要惨烈。”
   
  “但转念又想,既然我还有六天的寿命,岂能就此轻易放弃?倒不如去神帝山寻找神农,或许他还有解救之法。即便回天无力,我也要让公孙婴侯母子饱受六天提心吊胆的折磨,然后再承受亲人惨死的痛苦!”
   
  “当下我抱着公孙青阳,飞快地离开地丘,朝西而去。神帝山距离皮母地丘将近两千里,以我的御风术根本无法在六天内赶到。”
   
  “于是我生平第一次试着驾御凶禽,几次险些摔死。到了第二天夜里,终于掌握了诀窍,骑乘碧羽鹫朝西急飞,终于在第六天黄昏赶到了神帝山……”
   
  神帝山又名天帝山,在西荒境内,山高千仞,积雪皑皑。自从神农帝以此为御苑之后,各族都不敢妄入,即便是绕道经过时,也要朝着雪峰遥遥叩首跪拜。
   
  两百余年来,敢这么擅闯天帝山的,除了青帝灵感仰之外,恐怕也只有这时值十一岁的妖女了。
   
  流沙仙子道:“夕阳西下,神帝山雪峰连绵,极为壮丽。寒风刮在身上,几次险些从鸟背上摔下,公孙青阳冻得哇哇大哭。我驾鸟落在天帝峰上,瞧不见一个人影。进了神帝宫,里面空空荡荡,蛛网四结,象是几百年没人居住过了。”
   
  拓拔野听得出神,虽知流沙仙子后来必定无恙,却仍不免有些忐忑担心,心想:“神帝这两百多年来,一直远游天下,采集草药,解救苍生大众,你这般不请自到,自然见不着他了。”
   
  流沙仙子道:“我找遍了神帝宫,也看不见他的身影。眼见着太阳就要落山了,今天便是最后一天,心中说不出的焦虑害怕,对着山谷放声呼喊,喊到嗓子都哑了,除了那滚滚回声,就只有惊飞鸣啼的群鸟。”
   
  “那时我全身都已经长满了红斑,奇痒难当,轻轻一抓,便连血带肉都扯了下来,钻心地疼。好在我从小吃惯了苦,这些痛楚还能捱受。鹰鹫嗅着血腥味,漫天盘旋,虎视眈眈。我不敢睡着,坐在神帝宫的台阶上,拿了冰雪一遍又一遍地敷着身体,减轻那火烧火燎的剧痛……”
   
  “星星出来了,夜空蓝得就象娘亲所说的北海。我躺在雪地上,仰望着无边无际的星穹,泪水接连不断地流下,恐惧却反倒慢慢地消散了。心想,反正人都是要死的,这世界又无趣得很,到了天界,说不定就能见到娘亲了。想到这里,忽然对死亡还有着说不出的期待。”
   
  “到了半夜,身上越来越烧痒刺疼,恨不得将自己撕裂开来。公孙青阳醒了,饿得大哭。这六天里,我只给他喂过几次豹奶。听见他的哭声,心中更是烦乱厌憎,抓起他,便想朝山下抛去。”
   
  “他蓦地止住了哭声,湿漉漉的大眼神气活现地瞪着我,突然格格地笑了起来,胖乎乎的手臂、双腿悬空胡拍乱蹬,似乎想要扑到我的怀里来。”
   
  “这一年之中,我常常这么抱着他,哄他睡觉,心底里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弟弟。瞧着他粉嫩可爱的脸蛋,纯真无邪的眼睛,我的心顿时软了,好生后悔将他带到这里来,紧紧地抱着他,泪水潸潸而下。但只要一想起汁玄青母子对我所做的一切,顿时又被仇恨狂怒所吞没,恨不能将他活活掐死……”
   
  “我就这么一会儿愤怒,一会儿伤心,一会儿怜悯,颠来倒去,几次想将他丢下悬崖,却又总是舍不得。他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抱着我的脖子,胖嘟嘟的手指好奇地摸着我脸上的红斑,口里咿咿呀呀地叫着,象是在和我说话一般。”
   
  “眼看着晨星疏淡,一夜便要过去,我心里说不出的苦楚烦乱,想到再也没机会朝汁玄青母子报仇了,恨火熊熊,狠下心,对他说:‘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娘和你哥吧。’闭上眼,用力地将他扔了出去……”
   
  拓拔野“啊”地一声,满脸错愕,想不到她竟真的这么作了。
   
  流沙仙子脸上晕红,秋波里滢光闪动,凄然笑道:“是啊,我终究还是将他丢出去啦。刚一抛出,我心里便象被刀扎了一般,又是后悔又是伤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睁开眼,见他飞过悬崖,还不等落下,已被几只苍鹫俯冲抓起,朝冰河谷中飞去。”
   
  “我哭了起来,叫着他的名字,用尽全身力气狂奔追赶,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几只苍鹫欢鸣着掠过雪峰,朝冰谷深处飞去。快要消失在山头时,两只雪鹫突然横冲抢夺,撕打一处,那孩子顿时从鹰爪上摔了下去,掉入了茫茫的冰川峡谷……”
   
  流沙仙子低声道:“这些年,我杀过的人不计其数,连眼都未曾眨过一下,但惟有……惟有这孩子的死,让我好生后悔、难过。倘若他没有死,现下也该比你大上三、四岁,长成一个英俊挺拔的少年了。”
   
  说到最后一句时,声音轻颤,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拓拔野心下难过,握了握她的手,劝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也不用太自责了。或许那孩子吉人天相,大难不死,也未可知。”
   
  流沙仙子微微一笑,摇头道:“神帝山无人敢进,谁又救得了他?就算他从那么高的空中摔下不死,不出半天,不被鹰鹫、虎狼吃得精光,也被崩雪冰川活埋了。”
   
  顿了片刻,又道:“看着他掉入茫茫冰谷,我象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软绵绵地坐倒在地。身上疮毒也开始发作了,黑紫色的脓血不断地流出,滴落在雪地里,腾散着热气,那些苍鹫接二连三地围冲而下,暴雨似的猛烈啄击着我的身体,剧痛难忍,顿时昏死了过去。”
   
  “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似有若无的笛声,就象银河里的流水,说不出的飘渺动听。我心想,我一定是到仙界了,想要睁开眼睛看个究竟,眼皮却沉重得象盖了千钧之物,只觉得浑身冰凉,说不出的舒坦。然后就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恍恍惚惚地醒来几次,又恍恍惚惚地睡着了几次。终于,听见风儿拂动着树梢,流水在耳边淙淙地响着,我睁开眼,阳光灿烂,在摇曳的枝叶间闪耀着七彩的绚光,几只蝴蝶在我上方悠然地飞舞,花香和青草的气味,浓郁得就象软绵绵的云朵,将我虚浮地托在空气里。”
   
  “那一刹那,我又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来自何方,去向哪里。怔怔地凝望着那蓝靛似的晴空中,一朵朵漂浮的白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醉神迷的幸福。”
   
  “忽然,听见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笑着说:‘你终于醒啦。’我吃了一惊,猛地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枕着一张褐黄的兽皮,半躺在溪流里。莹白光滑的身子浸泡在清澈的山溪中,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我看见自己的倒影,乌黑的长发披垂下来,湿漉漉地贴在嫣红的脸颊上,突然想起我是谁了。”
   
  “转头望去,那人站在溪流里,紫衣鼓舞,白发飞扬,微笑看着我,周身镀满了阳光,就象在皮母地丘里的初见……”
   
  “神帝!”拓拔野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早已猜到她必定会被神农所救,但听到此处,仍是松了一口长气,心底里充满了温暖和喜悦。
   
  流沙仙子双眼闪闪发亮,嘴角漾着温柔的笑意:“我瞧见是他,又惊又喜,但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赤身裸体,登时大羞,惊叫一声,急忙缩回水里。他愣了一愣,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黄毛丫头也知道害羞么?这半年里,我天天这么帮你擦洗身子,该看的早已看光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