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三章 地火凶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炎风狂舞,拓拔野呼吸一窒,绮念尽消,口鼻、咽喉仿佛突然灌入熊熊烈火,热辣辣地直冲肚内,心中一凛,下意识地急旋腹内辟火珠,“嘭”地一声,紫光大炽,遍体清凉;几在同时,丹田内真气轰然狂卷,绕臂飞舞,碧光如长刀迎风怒斩。
   
  火仇仙子失声叫道:“慢着!”
   
  话音未落,“轰!”橙黄气浪炸射喷涌,只听一声如雷怪吼,拓拔野掌心一麻,仿佛被巨力猛推,竟身不由己地从那歧兽背倒飞而出,重重地撞在崖壁上,骨骼欲散,脏腑如翻,心中大骇:什么怪物,竟如此了得!
   
  凝神望去,只见云霞如织,霓光耀眼,一只巨大的黑犬当空伏身低首,作势欲扑,龇着獠牙,喉中低吼,一双赤目红睛,如火球灼灼地瞪视。下颌上那撮淡金色的细绒毛轻轻摆动,口涎涔涔滴落,瞧来凶暴已极。
   
  敞凫鸟三翅迭拍,尖声怪叫,火仇仙子月牙般的妙目中噙满了泪水,惊异、狂喜、悲戚、恨怒……纷迭闪耀,樱唇颤抖,半晌才低声叫道:“如意!如意!”也不知是否那春毒作祟,声音竟是从未有过的低婉温柔。
   
  那黑犬巨兽耳廓一动,凶睛猛地朝她瞪去,火红蓬松的尾巴分叉如炸,仿佛熊熊火焰,低吼不已。
   
  拓拔野大奇,难道这怪兽竟是她的豢宠?心中一动,顿即恍然:这妖兽必定是厌火国的“祸斗”神兽!
   
  祸斗原是九百年前的大荒十大凶兽之一,雌雄同体,凶狂难当,被赤帝收伏驯化,赐予厌火国主,成为厌火国镇国神兽,繁衍至今。
   
  数十年前,烈碧光晟七次南征,最终平定南蛮,厌火国的四大祸斗被烈碧光晟、刑天、吴回、各斩其一,剩下一只护卫着淳于柔逃入深山,下落不明。想不到竟藏在了这皮母地丘之中。
   
  祸斗驯化了九百多年,其凶暴野性较之祖宗早已大为不如,但以方才那一击来看,这妖兽的威力虽不及赤炎金猊、珊瑚独角兽,却也相差不远了。想必它在这神秘的皮母地丘里吃了十八年的烈火毒兽,凶性大增。
   
  听着火仇仙子不住地柔声呼唤,祸斗凶焰稍敛,歪着头,瞪着眼,低吼如雷,火尾渐渐收拢,又陡然炸开,似乎颇为困惑,进退维谷。
   
  被这妖兽突袭,三人反倒从适才的淫香中警醒,流沙仙子苹果脸蛋上的红潮渐渐消散,格格笑道:“老妖精省省吧,你变得又老又丑,它早就不认得你啦……”
   
  话音未落,祸斗突然朝她转头咆哮,狂飙扑来,“呼!”青焰爆舞,竟比适才的火浪狂猛了三倍有余!
   
  那歧兽飞冲而起,巨翅狂扇,火浪冲天倒卷,刺耳尖叫声中,不顾一切地朝祸斗血盆大口撞去,“嘭”地一声巨震,头上三角结结实实地刺入妖兽上颚,将它死死抵住。
   
  “住手!”淳于昱又惊又怒,心疼已极,喝道,“小妖精,若敢伤了它,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抓起巴乌,悠悠吹将起来。
   
  祸斗吃痛狂吼,团团乱转,听到笛声,青炎烈火狂飙似的从喉中喷卷而出,将那歧兽的巨头烧得红中发紫,火尾顺势怒扫,重重地猛击在那歧兽的腹部,登时将它打得翻身飞转,绿浆横飞。
   
  流沙仙子大怒,眯眼笑道:“老妖精,瞧瞧是你的小狗了得,还是我的那歧厉害!”玉兕号呜呜吹奏,那歧兽碧眼光芒大作,振翅疾飞,尾部蓦地弹出一枝四尺来长的毒针,碧油油地闪闪发亮。
   
  拓拔野抄足跃起,凌空挡在二女中间,叫道:“两位仙子罢手!大敌当前,自相残杀,岂不是让那公孙婴侯瞧了笑话?有何恩怨,等出了这皮母地丘再作了断……”
   
  忽听背后震天狂吼,热浪迸卷,祸斗咆哮着朝他猛扑而来,霎时间那火尾已当头扫到!
   
  二女惊呼声中,拓拔野旋身飞冲而起,有惊无险地从漫天火光中穿过,翻身落在那妖兽背上。任凭它如何发狂跳跃、翻转回旋,双腿始终紧紧地夹住其肋腹,纹丝不动。
   
  祸斗无计可施,蓦地扭颈昂首怒吼,“轰!”周身火焰狂舞,仿佛一个巨大的青紫色火球,炎风火舌直喷出数十丈远,崖壁与地丘上的草木登时烧为黑末。
   
  二女呼吸窒堵,纷纷驭兽退避开来。
   
  拓拔野有辟火珠护体,殊不畏惧,默念“心心相印诀”,感应妖兽魂魄。远远望去,丹田内紫光急旋飞转,如涟漪四舞,象是蚕茧似的将他团团织绕其中,四周火舌乱舞,始终不得破入。
   
  “辟火珠!”火仇仙子花容微变,一颗心陡然抽紧了,也不知是妒怒,还是悲楚。
   
  辟火珠是祸斗神兽火化之后剩余的骨珠,极为珍罕,九百年来,也不过区区六颗,是厌火国的三种至宝之一。经年战乱,更是仅余两颗,想不到其中一颗竟流落到这小子的腹中!
   
  当是时,下方寒热之气越来越盛,白雾、云霞朝上层层翻滚奔腾,幻丽多端,伴随着阵阵“轰隆”之声。崖壁、地丘瞬间被漫漫霞雾所笼罩,三人凝空盘旋,影影绰绰,很快便伸手不见五指。
   
  流沙仙子双耳的赤练蛇突然齐齐收缩,朝着下方嘶嘶吐信,她心中一凛,叫道:“拓拔小子,地火就快喷薄了,快找个岩洞藏起来……”
   
  话音未落,只听“轰隆”一声,云霞如炸,天摇地动,万千道霞霓虹光冲天怒射,四周变得赤红如血。
   
  拓拔野大凛,眼角扫处,只见崖壁与地丘所夹的狭长地壑涌起滚滚红光,如惊涛骇浪似的朝上喷薄翻滚,还不等他回过神来,那炽热得足以熔化铜铁的烈火气浪已轰然扑面,将他瞬间吞噬其中!
   
  巨爆声轰然回荡,惊天彻地,红光火蛇从皮母地丘、大地裂缝中喷涌而出,直冲起数十丈高。
   
  众人惊哗,数千双眼睛瞬也不瞬地凝视着那光芒尽赤的鬼影珠,紧张得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神珠浮悬空中,嗡嗡乱振,半晌,依然只能瞧见一片刺目红光。
   
  楚芙丽叶蓦地闭上双眼,屏息暗暗祈祷:“寒荒大神在上,只要你保佑拓拔太子平安,我楚芙丽叶,愿意年年岁岁……”原想说“愿意年年岁岁,祭祀以千牲百畜”,但转念又想:以拓拔野的性命,以他挽救寒荒八族数十万人的恩德,又岂止值“千牲百畜”?
   
  思绪飞闪,一时间竟找不到适合的献祭誓词。眼前晃过他的音容笑貌,心乱如麻,蓦地一咬牙,继续默祷道:“……我楚芙丽叶,愿意年年岁岁陪伴大神左右,终身不嫁,至死方休!”
   
  祷辞未已,忽听众人纵声欢呼,睁眼望去,只见鬼影珠光中,拓拔野骑乘着祸斗跳跃飞冲,安然无恙,芳心登时大松,又惊又喜,暗想:“多谢寒荒大神保佑!”
   
  但想到誓词成真,从今往后孤家寡人,与伊人再无半分可能,心中陡地一痛,接着又是一阵莫名的凄楚快意。痴痴地凝视着那幻光中的人影,脸烧如烫,泪水在眼眶中晃动,险些便要流出。
   
  眼见火浪过后,拓拔野、淳于昱三人安然无恙,烈炎、祝融、拔祀汉等人无不大喜。
   
  姬远玄微笑道:“拓拔兄弟有辟火珠护体,又有两大仙子相助,这地火、凶兽暂时都奈何他不得。我们还是姑且按兵不动,等看清皮母地丘内的态势,再作打算……”
   
  远处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激越的号角声,抬头望去,万里碧虚黑云翻腾,竟是数千飞骑军汹汹冲来。
   
  旌旗在阳光与晨风中猎猎翻卷,赫然是土族应龙真神亲自率领的“阳虚飞兽军”。
   
  几在同时,西南方烟尘滚滚,鼓号齐鸣,黄色、白色、黑色大旗交杂纷叠,当是土族、金族与乌丝兰玛的南水族联军赶至。粗略一数,几有四、五万之众。
   
  众人欢声雷动,纷纷摩拳擦掌。强援既到,就算那公孙婴侯当真调遣出僵尸鬼兵、毒兽凶禽,也不足为惧了。
   
  姬远玄嘴角微笑,目光闪动,大风刮来,衣裳猎猎鼓舞,影子投射在身后的草地上,就象天上的浮云一般变幻不定。
   
  地火喷薄之后,云霞尽散,蓝天如洗,壑内视野登时变得历历分明,全貌尽收眼底。
   
  但见地丘山脉险峻巍峨,南北绵延十余里,奇峰兀立,怪石嶙峋,有的山壁赤红如火,有的山壁乌黑如炭,有的山壁银白如雪,大荒九州各种奇山怪石,此处竟一应俱全。
   
  遍山长满了万千见所未见的奇花异草,以拓拔野三人之眼力见识,能认出的也不过百之一二。
   
  放眼望去,绿得郁郁葱葱,仿佛碧涛翠云;红得彤彤艳艳,犹如织锦烟霞。此外,橙、黄、蓝、紫、青……绚丽纷杂,七彩缤纷,就象是空中突然打翻了一个大染缸,泼满了这地丘奇山。
   
  最为出奇的是,那些被炽烈地火烧灼过的黑漆漆的山壁,片刻之间便泛起一层淡淡的新绿,犹如苔鲜一般急速生长蔓延,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很快便生长为丛丛灌木、密密绿草,在狂风中摇曳起伏。
   
  速度之快,竟更甚于灵山上所见的“刹那芳华”。
   
  拓拔野此时一心降伏祸斗,凝神默念法诀,戚戚感应,无暇细看这番奇景。倒是流沙仙子二女乘机骑兽盘旋,仔细探扫,象在寻找着什么标识物。
   
  地壑群山之间,怪兽怒吼,凶禽尖啼,嘈杂的声浪震得三人耳中嗡嗡作响,说不出的烦闷。
   
  离得最近的半山险峰上,数十只人头虎尾的巨鸟正密密麻麻地悬尾倒挂在断崖横松上,听见淳于昱的巴乌之声,纷纷振翅尖叫,朝她扫来,碧眼凶光大作,蛇信跳跃,形貌狰狞无比。
   
  流沙仙子拍手笑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老妖精,你的巴乌声忒也动听,看来这些‘虎尾人雕’十八年来竟念念不忘呢。”
   
  火仇仙子柳眉一挑,冷笑一声,继续横吹蛮笛,声音突变急促狞厉。
   
  那些人头巨鸟殊不畏惧,反倒发出凄厉怒号,双翼横张,虎尾抛扬,猛地朝她轰然电冲而下,口中喷出道道毒火。
   
  冲到十丈开外时,光波荡漾,当先的两只怪鸟突然“嘭”地炸裂开来,象被什么无形火弹击中了一般,周身猛地窜起熊熊火焰。
   
  紧接着,其后的众怪鸟一一爆裂着火,惨叫扑翅乱舞,纵横乱撞在崖壁、山岩上,朝下摔去。
   
  山壑中忽然响起公孙婴侯的大笑声:“好一个‘无形三昧火’!淳于公主一别十八载,还是这么热情似火,幸何如哉!”顿了顿,笑道:“贵客临门,我这作主人的又怎能不吹上一首迎宾曲,聊以助兴?”
   
  话音刚落,一阵箫声,清旷舒雅,如松林清风,明月山泉。
   
  地丘群峰之间轰然冲起万千凶禽,随着那萧声节奏,漫天盘旋,尖啼呼应,顷刻之间,宛如乌云奔泻,朝着三人汹汹围冲而来。
   
  拓拔野心中大凛,他精擅音律,又了悟驭兽心法,单听这箫声气韵,这厮竟似不在祝融、百里春秋诸人之下!
   
  流沙仙子妙目中杀机大作,扬眉格格笑道:“既知贵客临门,还不倒履相迎,躲躲藏藏的算是什么主人?”大敌当前,再无心取笑淳于昱,仰头高吹玉兕角。
   
  火仇仙子俏脸晕红,冷笑不语,“巴乌”笛声越来越急,和玉兕角交相并奏,凄寒诡厉。
   
  那俯冲而下的凶鸟或是被“无形三昧火”击中,火焰熊熊,惨叫抛飞;或是被蛮笛、号角声直接震得发狂,横冲乱舞,和后方冲来的鸟禽撞作一团。
   
  骨箫声却始终不急不缓,悠扬自如,在高厉急促的蛮笛与兕角声中听来,疏淡错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律与魔魅之力,便是拓拔野听了,心中也不由得怦怦一阵大跳,念力涣乱。
   
  稍一分心,祸斗嗷嗷怒吼,疯狂地跳跃冲撞,险些将他从背上掀落,当下急忙凝神聚念,将那萧声从脑中屏除而出。
   
  公孙婴侯潜居地丘数十年,终日与大荒中至为凶毒的虫豸鸟兽为伍,对彼等心性了如指掌,若论资辈,雨师妾、流沙仙子、淳于昱这些御兽高手都只算得上他的弟子。
   
  这枝骨箫更是以太古凶兽“地火麒麟”的脊骨所制,此刻吹将起来,真可谓万禽丧胆,诸兽归心。
   
  数不尽的凶禽尖啸围冲,前赴后继,震耳欲聋,四面八方黑压压地什么也瞧不见了。
   
  蛮笛、兕角之声渐渐地都被那萧声压了下去,流沙仙子、火仇仙子的脸色越来越白,香汗淋漓,就连紧握乐器的手,都开始微微发抖起来,心中惊怒已极。
   
  这些年来,二女苦练御兽蛊毒之法,为的便是今日。虽已料到单打独斗,决计不是此獠的对手,所以彼此才甘愿抛弃前嫌,联袂并斗;但想不到公孙婴侯修为激增,远在想象之上,片刻之间胜负已分!
   
  四周羽翼纷叠,腥风狂舞,鸟尸、污血纵横乱飞,激撞在三人的护体气罩上,仆仆连声,气光摇荡。岩壁、山崖上,更是喷溅得斑斑点点,触目惊心。
   
  二女苦苦强撑,蛮笛、兕角声音渐小,节奏渐乱,几次更是险些被骨箫所控。稍有不慎,便要全线崩溃,万劫不复。
   
  拓拔野大凛,原想降伏祸斗之后,再以珊瑚笛全力反击,眼下情势危急,只有一心两用,冒险而为了。
   
  抽出珊瑚笛,凝神横吹,却听蛮笛突然变调,火仇仙子“哇”地鲜血狂喷,娇躯摇曳,险些从敞凫鸟上仰身翻落。
   
  拓拔野急忙聚气吹笛,笛声清越高亮,登时将骨箫声重新压了下去。流沙仙子松了一口气,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无暇多想,继续凝神吹角。
   
  骨箫声陡然一变,急促阴诡,周围凶禽怪叫盘旋,朝着火仇仙子轰然电冲而去。
   
  敞凫神鸟尖啼拍翅,喷出熊熊烈火,将飞冲前来的几只虎尾人雕烧成焦骨,但势单力孤,霎时间便被狂潮似的鸟群淹没,“嘭嘭”连声,顿时被撕扯成了万千断羽碎肉,淳于昱亦被震得翻身抛起,断线风筝似的朝后飘去。
   
  拓拔野心中一沉,正欲施以援手,却听跨下祸斗神兽突然爆发出惊天狂吼,不顾一切地载着自己猛冲而去,烈焰喷舞,火尾横扫,登时将众鸟打得血肉横飞、焦臭四溢。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它终于认出了自己的旧主,摆脱了骨箫的控制。
   
  拓拔野又惊又喜,笑道:“好畜生,不枉你主人疼你一场!”左手气刀飞舞,将鸟群轰然杀散,一把拽起火仇仙子,拉入怀中。
   
  淳于昱经脉伤损,脸色煞白,一时不能动弹,嘴角眉梢却尽是盈盈笑意,轻轻地抚摩着祸斗颈上的黑毛,低声呼唤道:“如意,如意……”悲喜交集,泪珠忍不住掉了下来。
   
  祸斗转头呜鸣,赤红双目蒙了一层湿漉漉的水雾,长舌跳跃,温柔地舔舐着她的手指,火尾摇摆,极是亲昵。
   
  此时魔障既除,人兽心意相通,威力大增。
   
  祸斗神兽浑身烈火跳跃,咆哮如雷,随着拓拔野意念飞冲奔突,所到之处如狼入羊群,势不可挡。纵有凶禽冲到身侧,被它喷发的烈焰卷着,登时烧成了烤鸡火禽,惨叫跌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