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 皮母地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此时细雨已停,漫山遍谷的火焰也渐渐转小。夜风吹来,乌云离散,露出一角深蓝的夜空,星子寥廓,淡淡闪耀。
   
  鬼兵既去,就连空气似乎都变得清新起来。众人欢呼高歌,心情大为放松。倒是那万千南荒凶兽听不见巴乌之声,星罗棋布地散立在草坡上,茫然四顾,不知所从。
   
  飞兽军训练有素,纷纷俯冲而下,将众游侠围护起来,以防群兽再度发狂。
   
  淳于昱冷笑一声,吹奏蛮笛,众凶兽顿时呜鸣怪吼,穿插奔掠,排列成几个整整齐齐的方队,随其节奏有条不紊地缓步徐行,夜色中瞧来,颇有几分沐猴而冠的感觉,说不出的诡异、滑稽。
   
  众人好笑之余,大感佩服,能将猛兽训练得如此“军容整肃”,普天之下只怕也只有这南蛮妖女了。暗暗又有些庆幸,倘若这妖女非友而敌,他日沙场相逢,要和这些凶暴守纪的兽军交起战来,那也是大大的头疼。
   
  拓拔野与烈炎、姬远玄等人不期而遇,都颇为欢喜,当下一边帮助祝融以及其他受伤游侠疗伤驱蛊,一边围坐而谈,将近日来发生之事都细细地交流了一遍。
   
  东海之战,众人虽已得知大概,但此番听拓拔野亲口说来,倒象是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更觉惊心动魄,时而义愤填膺,时而击节叫好,时而黯然扼腕。
   
  烈炎听得气怒难平,心下愧责,摇头叹道:“三弟,二哥对你不住。倘若那日我亲自前往汤谷贺礼,多添几个帮手,公孙婴侯也未必能够得逞啦。”
   
  拓拔野一愕,心中大暖,笑道:“二哥说得哪里话?南荒、中土的战事都极为吃紧,你们又怎能擅自脱身?再说,无论是烛老妖,还是那公孙婴侯,都是处心积虑,志在必得,就算大家全都赶来了,他们也必定有对应之策。”
   
  姬远玄沉声道:“不错。那几日之间,燕北鲜、八大天王全力进攻中土,烈碧光晟又大举北犯,便是为了牵制我们的兵力,无暇东顾。水妖此次倾巢而出,部署得可谓天衣无缝,若非龙族、汤谷上下一心,拼力死战,东海眼下只怕已被水族盘踞了。”
   
  众人心下凛然,都觉得一阵后怕。东海一旦被水族所控,则北水、木、南火三族势力连成一片,对金、土、北火、南水俨然形成包抄围夹之势,大荒格局、未来胜负基本可以定论。
   
  陆吾沉吟片刻,皱眉道:“奇怪,烛真神一向计谋深远,倒也罢了,那公孙婴侯从皮母地丘中出来不过两三日,又怎会对太子及龙族的情形如此了如指掌?而且看他的所作所为,每一步又都与水族的计划隐隐契合,倒象是事先安排好了一般……”
   
  拓拔野心中一凛,旋又摇头道:“公孙婴侯是黑帝的外甥,当初波母怀孕之时,便是被烛老妖所陷害,一家三口被驱逐到土族地壑之中,生不如死。以他狭隘自负,睚眦必报的性子,必定会向烛老妖索仇,断断不会与他联手。”
   
  姬远玄点头道:“不错,皮母地丘重现之日,便一气吞埋了两万北鲜军团,适才的鬼兵大多都是这些水妖尸身所化。公孙婴侯与我族盟誓互不相侵时,更直言不讳,说要以这些尸兵讨伐水族,为黑帝、波母报仇雪恨。”
   
  当下又将此事的经过对拓拔野详细地述说了一遍。
   
  原来真陵之战前,土族巫祝便已卜算到若与水妖决战于真陵之野,必有大捷。应验之后,欣喜若狂的土族长老会竟将皮母地丘奉为圣地,开坛祭祀。
   
  公孙婴侯便在祭祀时突然出现,声称愿与土族结成同盟,共讨水妖。他原本就是土族从前最有威望的长老公孙长泰之子,加之又是大荒十神之一,修为超绝,当世罕有匹敌,对于土族中人而言,自有一番亲切感。
   
  大敌压境,土族长老会均想拉拢他为己用,让这皮母地丘变成水族大军难以逾越的鸿沟要塞,于是不顾姬远玄的反对,立议结盟,彼此以真陵山为界,互不侵扰,共同对抗水妖。
   
  不想一日之后,便传来公孙婴侯掳掠龙女,欲在皮母地丘中大婚的消息。姬远玄惊愕震怒,却苦于盟誓之累,不能出兵干涉,当下飞鸟传信,联络了烈炎等人,一齐赶往皮母地丘,等待拓拔野,共商对策。
   
  昨夜,烈炎方甫率部赶到,却遭鬼兵突袭围攻,激战中,烈雪八刀被魅魂下蛊控制,变作鬼奴。烈炎与姬远玄、陆吾各部会合后,追踪至此,却意外地邂逅了拓拔野和淳于昱一行。
   
  听到这里,拓拔野方才了解来龙去脉。听说各族为了帮助自己解救雨师妾,都抽调了不少高手赶来,心潮汹涌,大为感激,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答谢。
   
  姬远玄道:“公孙婴侯原本便罕有敌手,得了黑帝余孽,势力大张,皮母地丘中的奇蛊凶兽更是数不胜数,不在灵山之下。他夺取龙妃,除了想羞辱三弟,以雪神帝之耻外,多半还想借她御兽之能,好好利用壑内的妖兽,象淳于姑娘这般组建兽军,以争霸天下……”
   
  流沙仙子原只是笑吟吟地在一旁瞧热闹,闻言突然格格大笑起来:“这可真叫‘盘古门前耍大斧,伏羲府里算八卦了’!龙女也罢,姓淳于的老妖精也罢,你道她们的驯兽本领是向谁学来的?”
   
  众人一凛,听她言下之意,这二女的驯兽之能竟似是公孙婴侯所授。
   
  淳于昱脸色一变,眯起弯眼,冷笑道:“小妖精,你的子母针和百香囊又是从谁那里偷来的?当日又是谁死乞白咧地求着他传授蛊毒?只可惜人家怎么也瞧不上你,只是把你当作猴儿耍,耍成现在这副模样啦。”
   
  流沙仙子大怒,嫣然笑道:“是呀,我不过是学不成艺,偷偷师而已,那又怎地?可不象有些人自甘下贱,把自己都搭进去啦。现在听说人要娶龙女为妻了,又气得肝肺齐裂,眼巴巴地赶来作弃女怨妇,羞也不羞?”
   
  淳于昱俏脸飞霞,厉声道:“住口!”紫光爆射,两柄心血短剑急电似的朝她心口冲去。
   
  “嘭”的一声,气浪鼓舞,拓拔野抄身将双剑抢下,苦笑道:“二位仙子,既然大家同仇敌忾,又何必自相残杀,让亲者痛,仇者快?”
   
  二女“哼”了一声,齐齐冷笑道:“谁和这妖精同仇敌忾了?”
   
  众人见状,心下已知大概,一时都不敢插话。
   
  祝融在一旁盘坐调息,听见这番话,心里更是痛如针扎。以淳于昱刚烈如火的性子,当年必是为了报仇复国,不惜以色引诱正如日中天的公孙婴侯,结果反被其所惑,陷入情网,不能自拔。
   
  淳于昱双靥如火,蹙着眉尖,忽然冷冷道:“不错!我今夜领着群兽到此,就是为了去搅乱公孙婴侯的婚礼的。这薄情寡义的狗贼,欠了我十八年,也该还我啦。”顿了顿,瞥了满地的鬼尸一眼,“哼”了一声,道:“就凭这些鬼兵,也想挡住我么?”
   
  众人恍然,这才知道适才魅魂领着万千鬼兵到此,竟是为了狙击她的兽军。如此说来,她施放三昧离火烧山,倒也不全是为了困阻五族游侠,更主要的目的多半还是为了布置火阵,逼出尸兵来。
   
  淳于昱转过头,弯月似的妙目灼灼地凝视着拓拔野,挑眉道:“拓拔小子,除了那薄情寡义的狗贼,皮母地丘再没人比我熟悉啦,闭着眼睛都能来去自如。你若想救出龙妃,便和我联手,各取所需……”
   
  话音未落,流沙仙子又格格笑道:“哎哟,龙鲸打喷嚏——好大的口气!当初我在皮母地丘里待着的时候,你还在南荒的树林里和长右一起荡秋千呢!”故意紧紧地挽住拓拔野的手臂,笑吟吟地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蚊吟似的道:“臭小子,你若敢带着这老妖精去,瞧姐姐以后还理不理你……”
   
  拓拔野被她吹得耳根酥麻,脸上烧烫,除了雨师妾和纤纤之外,他就是对这妖女最是没辙了,当下苦笑传音道:“多一个帮手,又有什么不好?有她陪着,你不也轻松了几分么……”臂上蓦地被她一拧,疼得龇牙咧嘴,后面的话登时说不出来。
   
  姬远玄咳嗽一声,道:“两位仙子,皮母地丘在地底掩埋了十六年,这十六年间到底有多少变化,想必二位也无把握。况且公孙婴侯计划周详,必有所备,倘若冒然轻进,只怕正中其道。倒不如互通有无,携手合作。”
   
  烈炎等人点头称是,纷纷劝道:“大敌当前,两位仙子理应尽释前嫌才是。”
   
  流沙仙子眉尖一扬,笑道:“好啊,倘若她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勉为其难,只当瞧她不见。”
   
  大风鼓舞,千山倒退,夜色苍茫无边。众人骑乘飞兽,朝着真陵山方向飞去。巴乌声悠扬响彻,转头俯瞰,远远地还能瞧见那狂奔如潮的兽群。
   
  拓拔野瞟了一眼骑坐在敞凫神鸟上吹奏蛮笛的淳于昱,心下好奇,低声道:“好姐姐,你对她说的究竟是什么条件?怎么她听了脸色那么难看,象是要吃了你一般?”
   
  流沙仙子抿嘴微笑,嫣然道:“到时你自然就知道啦。”
   
  此时祝融的伤口已无大碍,只是失血太多,脸色苍白,骑在双龙之上摇摆不定,直如纸鸢飘飘欲飞,几次想要与淳于昱说话,她却立即冷冷地转过头去,吹奏巴乌笛,御使众兽集结远随。
   
  他心下黯然,知道女儿虽然已同意与拓拔野、烈炎结盟,只是为了复国报仇,并不意味着已经原谅自己这个父亲。三十余年所累积形成的看法,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完全扭转,只有循序渐进,日后慢慢再说了。
   
  飞兽军速度极快,清晨时分,已到了真陵山一带。
   
  东方朝阳初升,霞光万道,照耀得万里山野金灿灿一片。远远得便瞧见雄伟的真陵断山迤俪如城郭,崩岩碎石遍野都是,草原上布满了巨大的裂缝,如蜘蛛网般纵横交错。
   
  北侧更远处,霓光万丈,霞云滚滚翻腾,一个巨大的地壑绵延二十余里,横跨千余丈,峭壁环立,雄伟险峻,隐隐可以瞧见壑中霞雾之中,一座山峰若隐若现,飞鸟盘旋。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皮母地丘了。
   
  流沙仙子清澈的大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在朝阳的照耀下,双眸映照着远处的霓霞虹彩,仿佛两团火焰,跳跃燃烧。
   
  忽听下方传来阵阵欢呼,拓拔野低头望去,又惊又喜,越过山崖,只见真陵河遄急奔流,两岸的树林、草野上星罗棋布着数千个帐篷,无数人密密麻麻地站立在朝晖里,仰头挥手欢呼,服装各异,有五族游侠,也有金、土、火三族赶来助战的骑兵。
   
  飞兽军急速俯冲而下,在平原上大步奔突,前方树枝扑面,裂缝横亘,直冲出数百丈,才渐渐放慢速度。四周人潮围涌而来,欢呼不已。
   
  拓拔野从太阳乌上翻身跃下,眼光扫处,瞧见一个身着虎皮大衣、气宇轩昂的男子,正朝自己飞奔而来,大喜笑道:“拔将军!”正是新近升为寒荒国大将军的拔祀汉。
   
  跟随拔祀汉身旁奔来的,左边是一个身着豹皮斜襟长衣的瘦削少年,斜挎一弓一弩,腰间摇摇晃晃地悬摆着琥珀色野牛角,正是箭术寒荒第一的天箭。
   
  右边是一个毛裘长衣的少年,脸容俊俏,浑身虽无华服玉饰,却掩抑不住高贵之气,淡蓝色的双眼凝视着拓拔野,红晕遍颊,笑容明艳动人。
   
  拓拔野一怔,蓦地认将出来,也不知是惊是喜:“楚国主?你怎么也来了!”身旁流沙仙子格格一笑,揶揄道:“傻小子,这还用问么?”
   
  拔祀汉奔到身前,和拓拔野互相拥抱致意,道:“楚国主听说龙妃被奸贼所掳,寝食难安,特让末将率领八百寒荒骑兵,到这里听候太子差遣!”
   
  拓拔野心中激荡,拍了拍他的后背,转头望去,楚芙丽叶在十余步外站定,嫣然微笑地望着自己,喜悦羞怯,而又矜持。一路奔得甚急,胸脯起伏,俏脸如霞,更添丽色。
   
  对于这寒荒公主的暧昧情意,拓拔野早已知悉,但听从龙神之劝,此心既已有所系,不敢再有非分之想,因此始终保持距离。此刻见她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心中感激、感动,又夹涌起阵阵温柔之意,当下敛神微笑道:“多谢楚国主。”
   
  楚芙丽叶脸上更红,摇了摇头,柔声道:“拓拔太子于我寒荒八族恩德深厚,孤家纵是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只要能对太子有所助益,救出龙妃,孤家就欢喜不尽啦。”
   
  此时其他各族的豪雄、游侠也纷纷奔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附和道:“不错!只要能救出龙妃,拓拔太子有何吩咐尽管说!辣他奶奶的,大不了上趟刀山,下回火海!”怒吼、欢呼声交杂翻涌,震耳如雷。
   
  拓拔野心中感激无已,正想说话,却听“轰”地一声巨响,一道霞光从远处皮母地丘中冲天飞起,霓光四射,天地尽染,又听一个沙磁雄厚的声音哈哈笑道:“想不到我公孙婴侯大婚,竟有这么多贵宾高朋不请自来,情意深重,可真叫人授受不起呀。”
   
  众人哗然,转头望去,只见空中彩云滚滚奔腾,霓光摇舞,如水光晃荡,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海市蜃楼似的图象。
   
  但见那空中图景中,一个黑袍高冠的年轻男子傲然而立,脸容苍白如雪,俊美绝俗,目光灼灼地俯瞰着众人,笑容倨傲,又带了几分风流自赏的轻薄味道,赫然正是阳极真神公孙婴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