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 断桅沉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轰!”人面巨蛇怒吼着一头撞入东海,万里汪洋登时如炸开一般,波涛喷涌,冲天掀起数百丈高的重重巨浪。
   
  龙神、科汗淮骑龙电冲而起,擦着巨蛇的边缘堪堪逃过,但被四周巨浪一震,仍如五岳压顶,气血乱涌,体内五脏直欲爆炸开来。护体气罩瞬时迸裂,暴雨、狂浪迎面拍扫,满脸热辣辣地生疼,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还不等缓过神来,身后狂涛冲卷,又响起惊雷似的桀桀怪笑:“敖丫头,龙牙侯,二位想去哪里?烛某送你们一程。”
   
  话音未落,飓风怒啸,狂浪席天,巨蛇长尾从身后破空扬舞,微一勾卷,重重地抽打在两人身侧的海涛上……
   
  “轰隆隆!”波涛如倾,天摇地动,青龙悲吼声中,登时如断线风筝似的向外翻卷抛飞,两人鲜血狂喷,离空翻跌飞甩,双双摔入惊涛之中。
   
  冰冷的海水霎时间灌入耳、鼻、口……之中,喉中一阵腥甜,科汗淮心中大凛,不敢有丝毫停顿,蓦地凝神聚意,气如潮汐,双脚如陀螺飞转,反身冲起,顺势抓住龙神的左手,贴着海面旋风似的迤俪电冲,瞬间便飞出数里之远。
   
  电闪雷鸣,暴雨狂风,两人去势极快,烛龙的怪笑声却始终如在耳侧,巨尾忽如高山绝壁破海而出,忽如长堤大坝横截汪洋……所到之处,海啸狂涛,连绵万丈,饶是科汗淮二人有绝世神功,竟始终一筹莫展,奔突不出,更莫论予以反击了。
   
  龙神刚烈好强,被烛龙这般恣意戏耍,又恼又怒,眉尖一挑,道:“科大哥,这般逃避也不是办法,倒不如瞧准时机,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科汗淮正有此意,一边凝神扫探,一边沉声传音道:“蛇的致命处在于七寸,再大的蛇也不例外。妹子,我去引开烛真神的注意,一有机会,你立即驾御青龙攻其七寸,万万不可给他一丝喘息之机。”
   
  不等她回话,踏浪冲天跃起,高声道:“烛真神,你为修成这‘不死神蟒’之身,不惜堕落魔道,汲取邪灵,纵然当真千年不死,无敌天下,也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眼下若迷途归返,或许还来得及……”
   
  话音未落,海面上涡旋冲天掀卷,烛龙蛇身瞬间扶摇直上,遮住了半个夜空,巨头俯瞰,碧眼射出万丈蓝光,灼灼地瞪着他,森然长笑道:“天地无情,故能恒久不灭,要想与天地齐寿,自然就得断情绝欲,心如铁石。只要能千秋万载,君临天下,就算是行尸走肉,又有何妨?”
   
  巨口陡然一张,“轰!”腥风鼓舞,喷出一大团黑紫色的火焰,如云蒸霞蔚,朝着科汗淮滚滚冲卷而下。
   
  龙神失声道:“小心!”眼见他冲天飞旋,有惊无险地从漫天火光中穿掠而起,悬吊的芳心才微微一松。
   
  科汗淮淡淡道:“烛真神既然自甘为魔,执迷不悟,科某就只好得罪了!”青衣鼓舞,足底生风,竟飞起数百丈高,径直朝着那张巨脸掠去。右手碧光爆吐,绕臂飞旋,陡然冲涌为十余丈长的断浪气刀,光焰吞吐,遥遥指向烛龙右目。
   
  烛龙哈哈狂笑,气息如飓风飚舞。被那排山倒海的气浪推压,科汗淮呼吸一窒,丹田、经脉几欲封闭,白发、青裳猎猎鼓舞,当空凝立,再也不能前进寸尺。碧气光刀滚滚扭曲,明灭不定。
   
  龙神心如鹿撞,竟比自己亲临其境还要紧张。她心底明白,科汗淮如此冒险,乃是为了给自己制造良机,当下收敛心神,娇叱着冲天飞起,翻身骑上龙背,喝道:“科大哥,和这老妖还有什么可说的?今日不是他死,便是我亡!”
   
  青龙夭矫腾空,咆哮卷舞,急电似的朝烛龙那如檠天巨柱的蛇身撞去。
   
  烛龙如山岳破海垂立,参天摩云,碧绿的双眼蓦地张开,天海陡亮,两道蓝光从瞳孔中怒射而出,闪电似的交剪劈落。
   
  “嘭!嘭!”青龙避也不避,迎面激撞在两道蓝光上,空中顿时鼓起一团绚丽的光波,气浪迸爆。
   
  青龙发出凄烈的怒吼,张牙舞爪,陡然朝后抛弹飞卷。龙神身子一晃,剧痛攻心,将计就计,闷哼一声,装作重伤不支,含着龙珠翻身向下摔去。
   
  科汗淮心中大凛,只听她传音道:“科大哥,我没事。你自己万万小心!”低头望去,只见青龙悲鸣卷舞,与她一齐飘摇坠落,转瞬间便汹涌狂涛吞噬,消失不见。
   
  烛龙大为得意,纵声狂笑道:“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竖目中凶光一闪,又如蓝电横空,朝着凝立不动的科汗淮怒射而来。
   
  科汗淮气随意转,身子陡然一侧,登时被他巨口喷出的狂风吹得“呼呼”乱转,借势螺旋疾冲,瞬息之间,便从二道蓝光之间电冲而过,右足虚空一踏,翻飞冲天跃起,继续朝着烛龙巨脸冲去。
   
  刹那之间,距离那双竖长碧绿的巨目已不过数十丈之遥,科汗淮低喝一声,周身真气直冲右臂,断浪气旋碧光爆涨,如绿电破空,直刺其左目瞳孔。
   
  老妖巨蛇之身高达万丈,坚如山岳,除了七寸之外,唯一的弱点便是双眼了。只要能将他刺瞎,其威力必大打折扣。
   
  烛龙狂笑声中,巨口陡然收缩,狂风逆向倒冲,形成一个狂猛无比的涡旋气流,将科汗淮猛地往口内吸去!
   
  相距甚近,科汗淮又全力冲刺,促不及防,登时一个翻身,被涡旋卷入,但他应变极快,将近老妖上唇时,蓦地大喝一声,奋起神力,右臂气旋滚滚飞冲,“吃!”翠光迸爆,深深刺入烛龙的上颚齿龈。
   
  两人此刻虽然巨糜悬殊,但被他这般全力刺中,犹如大象软腭被蜜蜂猛蛰了一口,老妖也不由得吃痛狂吼。
   
  腥血喷射,狂风鼓舞,科汗淮借势随形,从他唇齿间倒冲而出,翻身在他唇上轻轻一踩,断浪气刀又轰然斩入其“人中穴”,趁他再度痛吼之际,迤俪飞窜,沿着他的脸颊,继续朝上急速飞掠。
   
  烛龙巨脸大如山崖,颧骨高耸,恰好将其竖长的双眼遮住,脸颊这块区域便成了他的视野盲区。科汗淮屏息凝神,壁虎似的贴着他的颧骨寂然不动,呼吸心跳都齐齐顿止。
   
  烛龙怒吼着旋转巨头,电光四扫,凝神感应,却始终瞧不见他的踪影,惊异狂怒,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喝道:“科汗淮,滚出来!鬼鬼祟祟地躲在一旁,算什么水族英豪!”
   
  科汗淮任他如何咆哮狂吼,只是屏息凝神,一动不动。
   
  烛龙吼了片刻,杳无反应,低头俯瞰,茫茫大海波涛汹涌,浪花四起,除了浮沉跌宕的万千鸟兽尸体,始终见不到半个活着的人影。心下惊疑不定,难道这小子被自己无意中震死摔落,沉入海中了么?但又隐隐觉得,科汗淮智勇双全,绝不会这般不济。
   
  正自惊恼烦乱,眼前忽地人影一闪,碧光怒爆,右眼瞳孔陡然一阵剧疼,泪如泉涌,痛极狂吼,只听见科汗淮的声音淡淡道:“水族男儿千年荣耀,便是毁于阁下之手。你还敢妄谈什么水族英豪?象你这等有眼无珠,不识大体的奸雄,招子不要也罢。”
   
  话音未落,烛龙左眼又是一阵剧痛,若不是他狂乱之下,恰好摇头痛吼,左眼瞳孔险些也被刺瞎了。眼前昏黑,酸疼欲死,一时间什么也看不见了,又是惊恨又是狂怒,辨听声息,巨头横扫,不顾一切地向科汗淮撞去。
   
  “轰!”漫天气浪滚滚迸爆,科汗淮飞身后退,却仍闪避不及,“咯啦啦”脆响连声,肋骨、臂骨接连碎断,胸肺如爆,经脉如烧,“哇”地喷出一大口乌血,朝下笔直摔落。
   
  当是时,忽听一声震雷咆哮,海上狂涛冲天喷涌,青龙破浪横空,堪堪将他接了正着,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地一头撞入人头巨蛇的七寸之处!
   
  烛龙此刻右眼已盲,左眼又鲜血长流,痛极如狂,视野一片模糊,等到他觉察到杀气袭来,为时晚矣,剧痛攻心,巨大的蛇身陡然弓起,鲜血激射,发出震天彻地的狂吼怒号。
   
  龙神不给他丝毫转圜之机,骑在青龙背脊,抱紧科汗淮,口中疾念法诀,龙珠飞转。
   
  青龙当空咆哮盘旋,接连横尾怒撞,狂风暴雨似的猛击那人头巨蛇的七寸,每一下都激起数十丈高的绚光气浪。
   
  烛龙蛇身虽然巨如山岳,但被它这般接连重击要害,椎骨迸裂,痛不可遏,狂吼飞甩,偏偏目不视物,青龙又如附骨之蛆,长尾无法将其击中。狂乱之下,破空飞起,团团乱转。
   
  霎时间,大浪滔天,整个夜空都似乎被那盘蜷的巨蛇遮住了,黑云低低地压着海面,在它周侧汹汹奔腾,闪电接连亮起,雷声滚滚,和它狂烈咆哮交相呼应,直传达到百里之外……
   
  汤谷外的海面上,波涛汹涌,火光冲天,朝阳谷的众舰乱作一团,彼此猛烈对轰,空中纵横闪耀着无数绚丽的火弹,撞击在船舰上、浪涛里,断板横飞,血肉激射,到处都是熊熊火焰,景况惨烈万状。
   
  炮火轰鸣,雷声震耳,夹杂着风浪声、号鼓声、呐喊厮杀声……以及远处那诡异凶暴的巨蛇咆哮,整个海面象是煮锅沸鼎,嘈杂得什么也听不清了。
   
  拓拔野和流沙仙子对望一眼,又惊又喜,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凝神望去,只见敌方主舰上突然冲起一道耀眼的碧光,轰然怒斩在桅杆上,主桅“咯啦啦”一阵脆响,登时断折倾倒,惊呼四起。
   
  “蚩尤!”拓拔野一眼认出苗刀气芒,大喜过望,原来是这鱿鱼!不知他使了什么手段,竟能使得水妖自相残杀?
   
  天吴惊怒交迸,无心恋战,蓦地冲天掠起,抄空踏风,朝主舰飞去。
   
  拓拔野今夜的烦闷悲郁之气大为消解,高声笑道:“天吴老儿,打不过就想跑么?来来来,再和你拓拔爷爷大战三百回合!”驾鸟飞冲,和流沙仙子并肩追去。
   
  火弹纵横,炎风扑面,厮杀呐喊声越来越近。放眼望去,火海漫漫,红光倒映,战舰上到处都是纷乱的人影,水妖发了狂似的互相冲杀,不断有人惨叫着跌落水中。
   
  两人飞身落到主舰船头,太阳乌怪鸣冲下,扑翅踏步,守护左右,几个水妖刚冲上前来,还不等拓拔野动手,已被它们挥舞巨翅,打得惨叫横飞。
   
  流沙仙子凝神探扫地上的尸首,心下登时了然,格格笑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九尾狐的‘魂语虫’。可惜这蛊虫寿命极短,又只能在北海冰寒之地生存……拓拔小子,你要想趁火打劫,可就得赶紧啦,再过半个时辰,这些水妖就要醒过神来了。”
   
  拓拔野隐隐之中也已料到必是晏紫苏的功劳,哈哈一笑,道:“对付这些水妖,半个时辰还不够么?更何况……”原想说“更何况还有仙子在此相助呢”,心念一动,瞟了她一眼,咳嗽一声,改口叹道:“世人都说大荒十大妖女之中,仙子蛊毒无双,排名第二,晏国主只能屈居第三。但经此一役,只怕这排行要倒过来啦……”
   
  流沙仙子白了他一眼,啐道:“臭小子,想求姐姐帮忙便直说,少使这激将之法。若是本仙子出手,这些水妖早死得绝啦,还需要用这不入流的蛊虫么?”举起斑斓玉兕角,仰头呜呜地吹将起来。
   
  只听“哧哧”激响,从她腰间百香囊中飞出许多细小如糜的青色虫子来,嗡嗡振翅,盘旋俯冲到四周的尸体上,顷刻间腥臭扑鼻,荧光闪烁,似是产下了众多亮晶晶的虫卵。
   
  过不片刻,那万千虫卵纷纷孵化开来,变成无数细不可辨的幼虫,在尸体血肉中蠕动爬行,急速长大,很快便长出翅翼,冲天飞起,落到其他尸体上,产卵孵化。
   
  如此循环往复,不过一盏热茶的工夫,怪虫数目便增加了几百倍,漫天嗡嗡乱舞,如绿云似的在主舰船顶盘旋,忽然四下冲散,随着兕角的节奏,朝着周围的战舰滚滚冲去。
   
  数十名水族将士从艏楼奔出,瞧见拓拔野二人,纷纷怒吼着围冲而来,还不等接近,空中碧虫轰然冲下。惨呼惊叫声登时大作,众水妖无不抛丢兵器,狂乱地挠抓着全身,接二连三地倒在地上,抱蜷一团,簌簌发抖。
   
  眼见片刻之间,这几十名水妖便口吐白沫,七窍流血,周身化为僵紫,拓拔野心下不由大凛。
   
  蛊毒乃双刃利剑,虽能杀敌,却亦自伤。魂语虫寿命短暂,倒也罢了,此战之后,这些霸道之极的毒虫若继续留存海上,对龙族、汤谷群雄实是大患。
   
  流沙仙子似是瞧出他心中所思,嫣然一笑,摇头叹息道:“傻小子,神农送你《百草注》,可真是明珠暗投了。五行水生木,这‘玄水碧木蚁’只能寄生在水族的人、兽身上,一旦繁衍太快,又会自焚为火,死得干干净净,绝不会给你留下半点麻烦的。”
   
  被她这般一语道破,拓拔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微笑道:“好姐姐,是我多虑啦……”
   
  话音未落,“嘭”地一声震响,光焰刺目。循声望去,只见两道人影从艉楼上飞冲而起,碧光怒舞,绚芒如虹,绕着桅杆回旋激斗,被横飞的气浪所激,桅帆陡然鼓起,船身剧摇。
   
  众水妖从两翼甲板奔出,仰头观望,惊呼不绝。
   
  太阳乌引颈欢鸣,甚是兴奋。拓拔野定睛一看,愕然惊咦,既而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那激战的二人俱戴着黑木面具,身着乌金长袍,乍一看去,分不清哪一个才是天吴。但左下方那人手中所握,乃是一柄弯弯曲曲的青铜长刀,刀法大开大合,气芒雄浑凛冽,极尽刚猛霸道,令人望而生畏。
   
  普天之下,除了蜃楼城少城主、羽青帝传人蚩尤,又会是谁?
   
  原来蚩尤经晏紫苏妙手点拨之后,乔化为天吴,又以“魂语虫”控制朝阳谷众将心智,来个借刀杀人、坐山观虎斗。
   
  在“魂语虫”的作用下,修为最弱的几位水族大将受晏紫苏意念驱使,率先指使本舰朝邻近的战舰发动猛攻。水族军法森严,众兵士虽然不明所以,但都不敢抗命,只好遵命掉转炮口,朝己方舰队开火。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