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青龙封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红云密布,碧浪冲天。
   
  闪电骤然亮起,艨艟重重,白帆、玄旗在狂风暴雨中猎猎鼓舞,烫金的“烛”字如烈火般灼灼闪耀,说不出的刺眼。
   
  雷声轰隆回响,惊天彻地。龙神全身都已僵住,又惊又怒,科汗淮却似早已料到,微微一笑,淡然道:“烛真神大伤初愈,便不远万里赶到东海,也不怕伤经动脉么?”
   
  “多谢龙牙侯挂怀。”烛龙一双竖长的眼睛似闭非闭,仿佛睡着了一般,“烛某风烛残年,独子新亡,就算颠散了这把老骨头,也无所谓了。只是神帝去后,天下分裂,妖孽横行,烛某身为水族真神,又安能忍看干戈四起,生灵涂炭?今日欣闻龙族太子与我雨师国主共结连理,特来贺喜,献上另一支苍龙角,以祝新人成双成对,白头偕老。更希望龙、水两族从此化干戈为玉帛……”
   
  龙神再也按捺不住,格格大笑道:“原来烛真神到此吹奏苍龙角,是为了驭兽贺喜,用这炮火轰击我龙族舰队,想必也是当作爆竹炮仗了?这等化干戈为玉帛的苦心,可真叫人感动!”
   
  俏脸一沉,顿住笑声,冷冷道:“可惜昆仑会上,龙妃已与水族断绝关系,这门亲,我们想攀也攀不上啦。”
   
  烛龙淡淡道:“天下没有合不到一起的江,只有不肯回头的水。一旦龙水联姻,东海可享万世之太平,龙神纵然不为太子着想,也当为族人考虑吧?而龙牙侯天资高绝,德高望重,当年就被称作‘大荒五十年后之第一人’,若愿回归我族,将来黑帝之位还逃得脱你手么?”
   
  他声音低沉沙哑,语气温和,但其中的威逼利诱之意,却是历历分明。
   
  科汗淮眼中闪过寂寞萧索之意,微微一笑,摇头道:“浮名权柄,不过水月镜花,烛真神智慧高我百倍,这些年来还没参透么?科某已立誓今生再不踏入大荒,黑帝也罢,天下第一人也罢,与我何干?”
   
  顿了顿,凝视着烛龙,淡淡道:“大荒风起云涌,豪杰辈出,自有能化干戈为玉帛之人。科某别无他求,只想扁舟散发,寄身东海,还盼烛真神成全,还这里一个风平浪静。”
   
  见他言语淡定,软硬不吃,反倒要求己方退兵,水族众将无不大怒,纷纷大声呵斥:“姓科的,若不是真神念你祖上有功,苦口婆心地想要挽你回头,此刻你还有命在么!”
   
  “他奶奶的乌龟海胆,给你一瓢水,你还想作浪了!再不归降,老子将东海炸成昆仑山!”
   
  龙神闻言怒极,仰头格格大笑,站在船头,红衣如云鼓舞,声浪似狂风海啸,四周巨浪随之轰然冲卷,滔滔不绝,顿时将众人的喧哗声盖了过去。
   
  “扁舟散发,寄身东海……在这遍海惊涛之中,龙牙侯还想独舟孤钓么?”烛龙嘿然一笑,淡淡道,“青山遮不住,大江东流去,识时务者方为俊杰。两位都是聪明人,又何必如此执迷不悟?”
   
  他这几句话虽然说得有气无力,但听在科汗淮二人的耳中却如狂雷轰鸣,飓风扑面。
   
  龙神身子一晃,气血翻涌,笑声顿时被噎堵于喉,仿佛被万钧巨力所推,踉跄往后退了两步,又惊又怒,蓦地气沉丹田,强行立定。虽然勉强站稳,花容却已变得煞白,喉中更是一阵腥甜,心中大寒。
   
  龙神虽知烛龙真气、法术已臻化境,几近天下无敌,但蟠桃会上,他与黑帝已斗得两败俱伤,原以为凭借自己与科汗淮二人联手,未必输得了他,此刻这番甫一交锋,才知这老妖修为只能以“深不可测”四字形容!饶是她生性刚烈好强,无所畏惧,此刻心底也不由涌起森然骇惧之意。
   
  当是时,水族舰队炮火轰鸣,天海赤红。远远望去,波涛汹涌,断桅残舟浮沉跌宕,青龙舰队至少已有十一、二艘巨舰被摧毁炸沉,余下的众舰虽已沉潜海中,但以水妖火炮的威力来估测,即便船舰在水深十丈处潜行,依然颇为凶险。
   
  龙神与科汗淮对望一眼,心领神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再不动手,只怕永无机会了!
   
  龙神俏脸晕霞泛起,碧眼中杀机大作,格格大笑道:“烛老妖,你说得不错,青山遮不住,大江东流去,但不管你是长江,还是黄河,最终还得汇入我东海之中!”
   
  说到最后一句时,樱唇张启,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珠冲吐而出,凝空急旋不已,紫气缭绕,异香扑鼻,将她妖娆的容颜映照得流光溢彩,美艳绝伦。
   
  “龙珠!”水族众将的脸上无不闪过惊骇而又贪婪的神色,失声低呼。
   
  此珠不但凝敛了历代龙神的元神真魄,更封印了数百年来众多荒外凶兽的灵魂,可谓龙宫镇海之宝,若能得之吞吐修炼,不但可以脱胎换骨,日进千里,更能解印凶兽,实是天下人梦寐以求的至宝。
   
  “嗷——呜!”忽听一声震耳怒啸,青光闪耀,天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巨大的碧青龙头,怒目獠牙,狰狞狂暴,整个紫红的夜空霎时间变作幽幽惨碧。
   
  凶兽悲鸣,漫天飞禽惊啼冲散,就连万千炮火也仿佛相形失色。
   
  青龙封印!水族群雄陡然大凛,站在烛龙身后的苏柏羊齿更是老脸惨白,说不出的羞愤恨怒。
   
  六个月前,龙神就是在这东海之上,以龙珠解印青龙,将他的龟蛇军杀得一败涂地,颜面全无。
   
  “轰!”
   
  几在同一瞬间,数里之外的海面突然冲涌起数十丈高的惊天巨浪,波涛狂涌,水妖众舰登时一阵猛烈晃动。
   
  众人惊呼声中,青龙舰队首尾相连,破浪横空,象一道绿色弧线高高抛起,碧光闪耀,和空中咆哮的龙头陡然锲合,化作一条巨大的青龙,夭矫飞舞,猛一回旋,怒吼着朝水妖众舰猛冲而来!
   
  炮火轰鸣,红光怒舞,无数道赤艳红芒纵横呼啸,四面八方地撞射向那条青龙,被它巨尾盘旋横扫,光芒乍爆,冲天炸散成万千光浪,姹紫嫣红,如烟火漫空,煞是缤纷壮丽。
   
  青龙张口狂啸,怒目红光闪耀,雷霆万钧地俯冲而下。
   
  “轰!”龙头重重地撞入不远处的一艘战舰上,那洞野山若木所制的楼船顿时如纸糊草捏,土崩瓦解,霎时间炸散成万千碎段,冲天乱舞!
   
  青光夭矫,巨龙咆哮,四周海浪炸涌如沸,靠近的五六艘艨艟顿时被狂涛高高抛起,当空翻转飞旋,无数人影簌簌摔落,惨叫惊呼声不绝于耳。被空中纵横飞舞的火炮流弹击中,断木横飞,火焰冲天,更是惨不忍睹。
   
  片刻之间,竟已有七艘巨舰被青龙彻底击毁!
   
  水族众将瞠目结舌,又是骇惧又是愤怒,此时相距甚近,水族众舰更不能以乱炮轰击,以免误伤己方,惟有血肉相搏,一争高下了。
   
  眼见烛龙依旧病恹恹地斜坐着,竖眼似闭非闭,不发一语,仿佛睡着了一般,“乾山牛真”河獂第一个按捺不住,喝道:“杀鱼何需斩鲸刀,老子杀了你这贱人!”纵身冲下,牛角双刀银光爆舞,凌空飞旋斩到。
   
  科汗淮移身挡在前方,淡淡道:“河将军,得罪了。”右臂碧光冲爆,气旋滚滚,轰然横扫在牛角双刀上。
   
  “当!”龙吟刺耳,那弯弯的双刀霎时间绞扭如麻花,冲天抛飞,接着只听“哧哧”连响,河獂铠甲陡然迸裂,双臂竟也如同麻花似的陡然一扭,肉裂骨断,嘶声惨叫,朝后踉跄飞跌。
   
  众将骇怒交迸,喝道:“先杀了科汗淮这叛贼,再剥了妖女的皮,抽了她的筋!”人影纷闪,刀光如雪,纷纷围攻猛冲。
   
  科汗淮长身傲立,屹然不动,断浪气旋斩碧光鼓舞,如奔雷狂电,气芒扫处,都有人惨声怪叫,受伤跌退。若不是他顾念旧情,不忍对同族痛下杀手,这些人中大半早已身首异处。
   
  龙神可就没这般慈悲了,春波流转,凝神聚气,笑吟吟地默念法诀,龙珠光芒眩目,紫气缭绕。
   
  那条巨大的青龙随其意念腾舞咆哮,风驰电掣,巨尾扫处,楼船迸裂坍塌,惊涛喷涌。水族士兵纷纷惊呼奔逃,稍有不及,不是被气浪打得血肉模糊,横死当场,就是横空摔飞,被巨浪吞噬其中。
   
  各舰将领惊怒呐喊,号角劲吹,夹杂着汹汹诡异的锣鼓之声,一艘战舰光芒波荡闪耀,忽地冲天爆舞,幻化为一只巨大的三角犀兽,朝青龙猛冲而去。
   
  接着,又有六七艘巨舰相继解印内封的兽神,纷纷变化为太古凶兽形状,四面飞冲,包夹围击。
   
  青龙似是凶性更发,咆哮着一头撞入那三角犀兽的头顶。
   
  “咯嚓”一声,犀兽的三支巨角顿时迸断,头部被龙角直贯而入,层层碎裂开来,痛吼声中,又被高高掀飞,重重冲落海中,光芒晃荡,变回三桅巨舰,船头、桅杆已尽数粉碎,陡然往海中沉去。
   
  青龙当空横冲直撞,巨尾怒扫,锐爪猛击,凶狂不可一世。转眼之间,又有八只太古凶兽元神悲鸣着被青龙撞回战舰原形,碎断沉没。
   
  漫天飞禽盘旋惊飞,震慑不敢下,那些北海妖兽则远远地踏波逐浪,悲鸣低伏。
   
  龙神杀得兴起,胸中闷气少解,扬眉格格笑道:“烛老妖,若是在大荒、北海,我或许还让你三分,但在这东海汪洋之上,岂能容你放肆?”
   
  青龙纵声狂吼,突然破浪飞起,从她头顶直冲起数十丈高,张牙舞爪,怒目如赤火巨轮,狰狞凶暴地俯视着旗舰上的烛龙等人,巨口暴张,长舌跳跃,口涎如密雨似的滴落,只等龙神意念萌动,便立即俯冲而下。
   
  烛龙竖长细眼陡然睁开,精光爆射,看得龙神心中陡然一寒,冷冷道:“江鱼河虾,不知四海之大。当日你以青龙打败海蟒,今日烛某便让你瞧瞧海蟒的真正威力。”
   
  话音未落,突然急旋破空冲起,昂首长啸,丹田内冲起万丈黑光,“咯啦啦”一阵裂响,衣帛破裂,周身瞬间涨大十倍有余!
   
  万兽悲吼,龙神心中大凛,只听水族众将纵声欢呼,叫道:“真神现出兽身啦!烛照九阴,昼夜春秋!”
   
  烛龙急旋飞舞,周身赤光吞吐,无数道紫气红芒离线飞甩,忽然滚滚冲爆,化作一条数百丈长的人头巨蛇,通体艳红,赤鳞闪耀。当空发出一声凄厉破云的怒吼,腾身飞甩,陡然冲入汪洋之中。
   
  “哗!”大浪狂涌,漩涡摇荡,漫海跌宕的水妖战舰纷纷爆发出雷鸣般的狂呼呐喊,号角四起,鼓声密奏,仿佛骤然沸腾了一般。
   
  狂风呼啸,闪电接连,暴雨越发猛烈了,蓝黑色的天海一阵阵地呈现出妖艳的亮紫色,映衬着远处海面上吞吐未息的火光,更觉诡异。
   
  科汗淮与龙神并肩站在船头,听着四周如潮的鼓号呐喊,屏息凝神,四下扫望,却始终不见烛龙兽身重新冲出海面。
   
  只见漫天飞禽突然悲啼怪叫,和海上的万千凶兽一齐冲入波涛,前赴后继,宛如自杀一般,纷纷消失不见。海面剧烈起伏,隐隐可以听见风浪中夹杂着奇异的呜鸣,低沉凶暴,仿佛来自海底,又仿佛来自地狱。
   
  两人心中突突忐忑,对望一眼,大觉不妙。青龙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昂然垂立于二人的头顶,嘶声怒吼,跃跃欲扑。
   
  过不片刻,“哗啦”一声,东方极远处的海面上突然掀起层层巨浪,白沫冲天喷涌,隐隐可见一个赤红色的巨物隆起海面,又重重砸下,登时撞起更高的惊涛狂浪。
   
  几在同时,西边极远处的海面上也狂涛骤起,一段赤红色的巨物破浪抛舞,招摇着冲入海里。
   
  水妖欢声更响,渐渐汇合成雷鸣般的呐喊:“北冥神蟒,烛照九阴!睁暝昼夜,吐息春秋!”
   
  海上波涛翻涌,方才冲入海中的凶鸟妖兽的尸体渐渐浮出水面,随波跌宕,绵延十余里,遥遥望去,惨烈已极。
   
  喧嚣之后,又是一阵沉寂。
   
  海风呼啸,暴雨如狂,过了半晌,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宛如地震海啸,惊涛如沸,旗舰突然被高高抛起,众人促不及防,踉跄奔跌,数十名水手惊叫着翻身摔入怒海狂涛。
   
  龙神、科汗淮身形微晃,气沉丹田,双足如磁石附铁,牢牢地粘在甲板上。那青龙则盘旋飞舞,紧紧地环绕在他们四周。
   
  天旋地转,巨浪啸卷,青龙忽地发出一声怪异的狂啸,象是愤怒,又象是惊恐,两人一凛,循声望去,心中陡然沉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们后方,一条合围近两百余丈的赤红巨蛇破浪飞舞,陡然冲天窜起数百丈高,犹自攀摇直上,象是海中忽然长出的赤壁高崖,挡住了大半个夜空。与之相比,青龙竟小如泥鳅了。
   
  巨蛇摇曳飞舞,参天摩云,突然低下头,竟是一张巨大到难以想象的人脸,竖长的眼睛仿佛两条碧绿的长缝,似闭非闭,凶光闪耀,赫然正是烛龙!
   
  龙神又惊又骇,只见那人头巨蛇突然张开血盆巨口,仿佛当空裂开暗红的巨洞,獠牙森森,长舌直冲起百丈来长,喉中“赫赫”连声,化作雷鸣般低沉的怪笑:“四海九州,唯我至尊。小小一条青龙,也敢在此嚣狂。”
   
  巨口张处,腥风狂舞,唾沫如雨,撞入海中,登时冲激起万千大浪。
   
  漫海摇曳的水妖战舰突然冲天盘转,螺旋上升,一艘接一艘地冲入那巨口之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