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阳极真神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漫天黑云低垂,沉甸甸地在海面上翻腾,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将天海照得蓝紫透亮,雷声滚滚。
   
  狂风暴雨,惊涛骇浪,战舰剧烈摇曳,沉浮跌宕,仿佛随时都要被浪头劈裂开来,震成粉碎。
   
  那苍凉诡异的号角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海面上狂涛迸涌声、咆哮声……交相呼应,不断有见所未见的凶兽破海冲出,兴风作浪。天空中聚集的凶禽也越来越多,黑压压地盘旋怪叫,作势欲扑。
   
  龙族群雄倒抽了一口凉气,心头寒意大作。但让他们真正感到恐惧的,不是这些妖禽凶兽,而是远处如城郭般迤俪绵延、巍然不动的水妖舰队。
   
  遥遥望去,敌舰少说也有六七百艘,十倍于己。单以旗帆识辨,北海、龙鱼、龟蛇三大舰队赫然均在其列!
   
  龙鱼、龟蛇倒也罢了,北海舰队号称天下第一水师,八十九艘艨艟巨舰均由洞野山若木所制,坚逾铜铁,每艘战舰的龙骨更以巨兽脊骨制成,各封印了一只北海凶兽的元神,因此又称作“百兽水师”,所向披靡。即便是龙族舰队,也向来不敢直攫其锋,惟有避而绕走。
   
  龙神惊怒一闪即逝,眯起碧波妙目,格格大笑道:“想不到水妖为了给我儿子道贺,六大水师倾巢而出,连苏柏羊齿、丁螃蟹这些手下败将也一齐带来啦。很好,很好,省得我一个一个地收拾……”秀眉一挑,喝道:“儿郎们,列阵迎敌!”
   
  她的笑声如悦耳金钟,在这雷鸣风暴中遥遥传了出去,字字清晰,遍海回荡;说到最后一句时,更如春雷乍爆,震得空中凶禽惊飞,羽毛纷纷掉落。
   
  水族群雄士气大振,号角齐吹,纵声呐喊,五十六艘战舰有条不紊地首尾相连,青旗飞舞,战鼓密集,仿佛一条巨大的青龙摇摆疾行,咆哮着穿游海面。
   
  风暴益猛,电闪雷鸣,水妖舰队仍是巍然不动,寂寂无声,惟有那苍凉妖异的号角声凄厉破云,如鬼哭狼嚎,让人听来毛骨悚然。
   
  “轰!”前方海面突然炸爆,巨浪直冲起十余丈高,红光耀眼,怒吼如雷,那北溟火尾虎蓦地冲天飞起,朝着青龙旗舰猛扑而来!
   
  几在同一瞬间,巨浪滔滔,接天汹涌,无数凶兽高高跃起,夭矫横空,和漫天妖禽一起怒号着俯冲而下。
   
  六侯爷喝道:“放箭!”箭矢齐飞,密如暴雨。
   
  数百只凶禽猛兽避之不及,登时被贯体射入,痛号尖叫,鲜血四溅,重重地摔落甲板、掉入海中。但更多的妖兽或是避开了箭石,或是带箭悍然猛冲,瞬间撞入人群!
   
  遥遥望去,仿佛漫天乌云突降,其势如狂,迅雷不及掩耳。
   
  众人眼前一黑,只听咆哮如狂,“乒乓”之声大作,还不等回过神来,或是被尖喙啄得脑骨迸裂,鲜血长流;或是被獠牙咬中咽喉、胸腹,撕成两半;还有的被利爪抓起,陡然冲上长空,再被高高抛落……
   
  霎时间,黑影交错,人兽纷杂,舰队甲板上全都乱作一团。群雄惊呼怒吼,浑身鲜血,挥刀乱舞,已顾不上章法,各自为战。
   
  那北溟火尾虎风驰电掣,朝着龙神怒吼冲至,“呼”地一声,巨口中火焰喷舞,炎风扑面。
   
  科汗淮沉声道:“你去掌舵稳住军心,指挥舰队,这些就交给我了!”青影一闪,抢身挡在龙神身前,掌刀挥处,气浪爆舞,登时将北溟火尾虎撞得凄吼怪叫,翻身冲落到数丈外的甲板上。
   
  龙神见他关护自己,心中大为欢喜,残余的些许惊怒惶乱也烟消云散,格格笑道:“小心别割坏了它的皮,秋寒露重,我龙椅上还少张虎皮垫呢。”翩然向船尾掠去。
   
  旗舰船尾激战最剧,成群的幽冥尸鹫和众海兽将舵手团团围住,发狂猛攻,顷刻之间,除了哥澜椎尚在浴血奋战,其他舵手都已惨死。
   
  舵盘无人把握,被猛兽撞中,登时“呼呼”空转,船身剧晃,在海面上徐徐转向,眼见便要与后面的战舰斜斜撞上。
   
  龙神金发飘扬,红衣鼓舞,只几掌便将围冲而来的妖鸟怪兽打得血肉横飞,悲鸣逃散;探手抓住舵盘,迅速打回方向,船身“砰”地一震,略微倾斜,堪堪与后方冲来的战舰擦舷而过,有惊无险。
   
  龙神秋波扫处,只见众战舰上均乱作一团,舵手或死或伤,难以及时掌舵控制,风狂浪大,帆布鼓舞,船身跌宕摇曳,纷纷失向撞在一处,阵形大乱。
   
  当下摇动大旗,喝道:“转舵正坤位,盘龙入海!”旗舰迅速转向西南,众战舰亦随之纷纷转向,首尾相接,很快便围成一个圆圈,“嘭嘭”连声,紧紧相抵,巍然不动。
   
  船阵既稳,军心大定,龙族群雄在各自旗将的指挥下,彼此策应,高歌激战。
   
  诡异的号角声更转激越,高亢破云,北溟火尾虎弓起身,朝着科汗淮张开巨口,眦牙咆哮,对峙片刻,突然转身飞扑,朝龙神闪电似的冲去。
   
  几在同时,主舰四周的凶兽、妖禽也象是听从了什么指挥一般,纷纷抛下龙族群雄,朝龙神俯冲围攻而去。
   
  科汗淮在北海生活多年,对这些凶兽的弱点、脾性了如指掌,火尾虎方一弓身,他便已凌空飞起,踏风追步,在那虎兽背上一踩,翻身冲起,右手顺势一弹,两道气箭破空倒射。
   
  “咯嚓”一声脆响,北溟火尾虎第七节椎骨已然断裂,几在同一瞬间,双眼又被气箭贯穿,嘶声悲吼,重重撞落在甲板上,长尾横扫,炎风轰然狂卷,擦到次桅上,帆布登时“呼”地烧起火来。
   
  科汗淮脚下没有丝毫停顿,御风踏步,闪电似的冲到龙神身边,大袖鼓舞,“嘭”地一声,一道碧光绕臂滚滚飞旋,冲天吞吐,惊得众兽轰然飞散。
   
  断浪刀终于出鞘。
   
  听到那女子笑声,大堂内登时一阵骚动,转头望去,一个翠裳美人袅袅娜娜地走了进来,碧波顾盼,未语先笑,极是明艳妖冶,正是七彩岛虹虹仙子。
   
  当日在蟠桃会上,这妖女含沙射影,百般诬陷拓拔野与姑射仙子,群雄对她都极为厌憎,此刻见她不请自来,登时哄声四起。夏猛、沙真山等汤谷豪雄更是拍案而起,便要将她驱逐出去。
   
  拓拔野哈哈一笑,将众人的喧闹声压了下去,道:“这不是普天之下最擅长研究‘守宫砂’的虹虹仙子么?你是木族中人,何时摇身变成了公孙婴侯的礼使?”
   
  众人哄然大笑,虹虹仙子也不生气,格格笑道:“我与阳极真神自无瓜葛,但与阳极真神送给太子的礼物,却有莫大的干系。”翠袖轻挥,一个玛瑙玉盒横空飘来。
   
  拓拔野正要伸手去接,流沙仙子传音道:“且慢!公孙婴侯极擅蛊毒,心计险恶,你虽已近百毒不侵,仍不可大意。”不知何时已戴上了一双轻薄如纱的手套,抢身接住那玛瑙玉盒,小心翼翼地打开来。
   
  盒内整整齐齐地放了几块黑色玉膏,异香扑鼻,令人闻之神清气爽。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玄玉荣英?”流沙仙子又惊又疑,大出意料之外。
   
  传说当年寒荒大神化魄为石,镇住密山大水,他的毛发化成了丹树,血液化成了玄玉荣英,人若是服了这丹树花果、玄玉膏液,便可以修补气血,受益无穷。想不到公孙婴侯托人送来的,竟是这天下珍罕的宝药。
   
  拓拔野微微一愕,忖道:“难道皮母地丘也有这神药么?那日在密山之上,仙子姐姐说大荒只有寒荒才有,还特地取了一些带走……”
   
  心中突然一沉,觉得这玛瑙玉盒竟似与姑射仙子当日盛装玄玉荣英的玉盒一模一样!再想到虹虹仙子刚才说的那一句话,冷汗登时涔涔遍体,惊怒交集,抬头喝道:“妖女!公孙婴侯将姑射仙子怎么样了?”
   
  虹虹仙子格格脆笑道:“你终于认出来了么?阳极真神怜香惜玉,对圣女倾心爱慕,自是不会将她怎样。只是太子你明日便将完婚,还这般顾恋圣女,也不怕龙妃吃醋寒心么?”
   
  拓拔野那句喝问甚是突兀,众人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她这话一出,顿时如巨石入水,击起千层浪,整个大堂直如炸开一般。空桑仙子更是花容骤变。
   
  蚩尤大怒,拍案喝道:“妖女!姑射仙子是木族圣女,你身为族人,不设法相救,竟然还帮着妖人挟持圣女,该当何罪?”
   
  虹虹仙子冷笑一声,道:“姑射仙子悖逆族规,与龙神太子关系暧昧,令我族上下蒙羞;又一再与敌邦勾结,通敌叛族,亵渎圣职,早已天地不容,族人共弃。若不是阳极真神倾慕于她,施以援手,此刻此刻,她早已被长老会下诏寸磔而死啦!”
   
  群雄哗然,怒不可遏,纷纷围上前去。
   
  柳浪对她早已垂涎三尺,机不可失,高声喝道:“好一个寡廉鲜耻的妖女!我柳浪第一个容你不得!”闪电似的抢身冲出,探手朝她胸颈处抓去。心中早已盘算妥当,只要她如此这般闪避抵挡,自己便如此这般顺势抄身将她紧紧抱住,假借擒拿之名,大享肌肤之亲。
   
  岂料虹虹仙子酥胸一挺,笑吟吟地毫不闪避。
   
  柳浪一怔,手指碰到那滑腻如脂的乳丘,神魂飘荡,正想有所行动,指尖突然一麻,如被蚂蚁所咬,既而刺痛攻心,周身麻痹,大叫一声,登时直挺挺地摔落在地,整个脸都变成了乌黑色,抽搐不已。
   
  众人大骇,草本汤等人急忙奔上前来,想要抢救,却被流沙仙子喝止,高声道:“别碰!公孙婴侯在她身上涂了‘尸菌蚁花蜜’,触肤入血,剧毒攻心。我可没这么多解药浪费在你们身上。”
   
  说话间,指尖一弹,银光暴舞,子母回旋针尽数没入柳浪体内。
   
  众人失声惊呼,成猴子怒道:“他奶奶的,妖女你作什么!还嫌他死得不够透么?”话音未落,脸边一凉,银针“嗖嗖”飞回,冲入流沙仙子袖内。
   
  柳浪“啊”地一声,瞪着双眼,张大嘴,急促呼吸,不一会儿,脸色便转回红润。
   
  汤谷群雄又惊又喜,这才知道流沙仙子竟是以毒制毒,心下大定,纷纷拔刀抽剑,朝虹虹仙子冲去,叫嚷道:“烂木奶奶的,不能碰你,还不能宰了你么?”
   
  “石头姥姥不开花,宰了她不便宜了她?把她送给流沙仙子作药罐,看看她除了‘尸菌蚁花蜜’之外,还能涂多少膏,喝多少蜜!”
   
  虹虹仙子格格笑道:“好啊,杀了我,你们的太子就找不到活色生香的贺礼了。没了这贺礼,不知道他明日的婚典还快活不快活?”
   
  “住手!”拓拔野大喝一声,群雄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他目中怒火闪耀,冷冷地盯着虹虹仙子,一字字道:“姑射仙子现在何处?你若能带我前去,今日便饶你一条性命。”
   
  虹虹仙子悬挂了半天的心此时方才放下,嫣然一笑,道:“你若不怕龙妃吃醋,就随我来吧。”朝外翩然飞掠。
   
  众人随着拓拔野尾追而去。
   
  洞堂外,乌云翻涌,阴风呼号,不知何时竟已变天了。
   
  窗幔乱舞,烛影摇红。
   
  看着天吴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雨师妾象是突然被抽去所有的力气,泪水汹涌,缓缓地坐回床椅,悲欣交集。她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终于告别了过往的一切,再也不能回头了。
   
  铜镜中的容颜,如水波似的摇荡着,朦朦胧胧,铅华洗尽,仿佛再不是那颠倒众生、风情万种的妖娆龙女,而又变成了二十年前情窦初开、清纯如水的自己。
   
  如果……如果自己二十年前遇上的不是那个人,而是拓拔,那该多好呵。但愿妾颜如花红,日日只君赏。但忽然又想起二十年前拓拔尚未出生呢。她忍不住微微一笑,泪水却又流了下来。
   
  正自痴痴出神,忽听窗外又传来一个沙磁浑厚的声音,嘿然笑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奈何故人着新妆,嫁作他人妇?”
   
  雨师妾周身一震,如被雷电所劈,俏脸霎时惨白如雪,脑中空空茫茫,呼吸、心跳似已停顿。过了片刻,才徐徐转过头来。
   
  烛光下,一个黑袍高冠的年轻男子似笑非笑地站着,苍白如玉的脸颜俊美如昔,目光灼灼,嘴角的笑纹中依旧带着倨傲、张狂、冷漠、讥诮与风流自赏的轻薄味道,就连左手中握着的那枝“雨师菊”也艳红欲滴,一如二十年前、毋逢山下的初次相见。
   
  “轰!”断浪气旋斩大开大合,碧光爆舞,翠绿的气芒映照得满船群雄须眉皆碧。
   
  气刀卷扫之处,凶禽悲啼,妖兽惊吼,断羽纷纷,血肉横飞。刹那之间,也不知有多少兽尸横空摔入波涛,浪花四涌,腥臭逼人;旗舰船尾更是尸积如丘,血流成河。
   
  时隔四年,龙神再度与科汗淮并肩而战,心中说不出的畅快喜悦,格格大笑道:“烛老妖知道我儿明日大婚,千里迢迢送了这么多珍禽走兽来犒赏我东海的龙兽鱼虾,这份情谊可真是难得。”
   
  群雄士气大振,彼此背靠背,两两相倚,与飞扑而来的怪兽浴血激战,渐渐控制了船上局势。
   
  六侯爷黄金长枪夭矫飞舞,顷刻间便搠穿了三只北海刀牙豹,正意气风发,忽听舱内传来“啊”的一声惊叫,心中一凛,回头望去,只见那北溟火尾虎发疯似的团团乱转,巨尾横扫,已将两名卫士打得脑浆迸裂。真珠骇得花容失色,与人鱼姥姥一齐步步后退,已至墙角,局势甚危。
   
  六侯爷又惊又怒,喝道:“真珠姑娘莫怕,待着别动!”抢身冲入,黄金长枪闪电似的刺入火尾虎侧肋。
   
  那妖兽吃痛狂吼,张开大口,扭头“呼”地喷出一团烈火。
   
  六侯爷眼前一红,炽热如烧,衣袖登时起火,下意识得倒拔长枪,翻身朝后退去,不料枪尖卡在虎兽肋骨之间,仓促不得拔出,炎风怒扫,当胸被那虎尾击中,喉中一甜,鲜血狂喷,断线风筝似的朝外飞跌,“啪啦啦”将舱板撞得粉碎。
   
  “侯爷!”真珠又惊又急,失声大叫。
   
  那火尾虎双眼俱盲,第七节脊骨又被科汗淮震断,剧痛狂怒,势如疯魔,听到真珠叫声,顿时昂首狂吼,转头朝她猛扑而去。
   
  六侯爷气血翻涌,肋骨断了几根,蜷在地上疼得连气也喘不过来,迷迷糊糊听到她担心自己,精神一振,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咬牙大吼:“你奶奶的紫菜鱼皮!”翻身冲起,黄金长枪光芒乍爆,冲起一个龙头幻影,轰然激撞在火尾虎的背脊上。
   
  气浪炸爆,六侯爷虎口迸裂,整个手臂都已酥麻,那火尾虎悲声狂吼,被长枪死死钉入甲板,挣脱不得,惟有那巨尾仍在发狂地左右横扫,过了片刻,终于再不动弹了。
   
  六侯爷猛地奋力拔出长枪,鲜血喷射了一脸,翻身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肋欲裂,疼得大汗淋漓,几已虚脱。
   
  真珠惊魂未定,见他龇牙咧嘴,浑身鲜血,急忙上前将他扶起,颤声叫道:“侯爷!侯爷!你……你没事吧?”惶急无措,泪珠顿时涌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