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地裂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 不速之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天海茫茫,弯月如钩,穿梭于濛濛雾霭之中,若隐若现。
   
  狂风怒吼,帆布猎猎鼓舞,偌大的船身在风浪中剧烈摇摆,急速飞驶。惊涛轰鸣,不断轰然撞击在船舷上,喷舞起万千白沫。
   
  一个巨浪拍来,船身陡然倾斜,甲板上惊呼四起,水手们死死地抓住桅绳、栏杆,左摇右晃,这才勉强稳住。
   
  “啪”地一声,一个大汉手上所抓的舱板断裂,大叫一声,仰身摔倒,朝右舷翻滚冲落,眼看便要抛入怒海波涛之中,舷侧的两个水手眼疾手快,猛地探手将他胳膊拽住,硬生生从半空拉了回来。
   
  船尾,六名舵手脸色涨红,齐声呐喊,在一个十尺来高的青衣大汉指挥下,奋力拉紧巨大的舵盘,不让方向有丝毫偏歪。饶是如此,船头仍是不断地朝北倾斜。
   
  “侯爷,风浪越来越大了,我看还是合舱下潜吧!再这么折腾,只怕这舵盘都要吃不消啦!”青衣大汉扯字嗓子,朝着不远处的金冠男子呼喊。
   
  那金冠男子懒洋洋地坐在海虎皮大椅上,任风狂浪大,纹丝不动。眯着眼睛,一边高举千里镜,朝西南方向远眺,一边嘿然道:“不成。离汤谷还有近百里,现在下潜,明日正午也到不了。若是赶不上太子婚典,惹得陛下龙颜震怒,风浪可比这要大多了。哥将,传令下去,所有船舰鼓帆摇桨,全速前进,午夜之前务必到达汤谷!”
   
  青衣大汉无奈,抬头吼道:“变旗,张帆,全速前进!”
   
  主桅上的旗手奋力摇动转盘,“呼”地一声,一张三角大旗迎风冲起,猎猎招展,碧鳞粉涂绘的青龙在夜雾里闪闪发光,直欲破空飞去。几在同一瞬间,次桅上的所有白帆也尽数打开,“劈啪”作响,被狂风刮得鼓如圆球。
   
  后方的船舰瞧见,也纷纷打开青龙旗,鼓起白帆,全速疾驶。远远望去,海天漆黑一片,什么也瞧不清晰,只看见数十条碧光闪闪的飞龙乘云驾雾,朝西南狂飙,海上夜鸟瞧见,无不惊鸣盘旋,遥遥避让。
   
  这一行舰队,自然便是威镇九万里东海的龙神嫡系“青龙舰队”。那金冠男子与青衣大汉,便是主舰旗将六侯爷敖越云与主舵哥澜椎。
   
  此时东海战事连连,为蔽人耳目,减少不必要的麻烦,青龙舰队今日黄昏才从龙宫开出,一路偃旗息鼓,潜水缓行,到了日落之后,方才浮出水面,浩浩荡荡向汤谷进发,不想又偏偏遭逢大雾风浪。
   
  六侯爷吩咐既毕,眼见风帆鼓舞,船行急速,这才起身朝主舱走去。推开门,灯光耀眼,丝竹大作,十余个鲛人美女正在翩翩歌舞。
   
  龙神、科汗淮与众长老列案而坐,一边低斟浅啜,一边轻声交谈,瞧见他进来,纷纷点头招手,唤他入席。
   
  六侯爷脱口笑道:“他奶奶的……”瞥见席间那清丽娇怯的少女,连忙将“紫菜鱼皮”生生吞回肚里,咳嗽一声,笑道:“陛下忒也心急。太子喜宴还没开始,你们就迫不及待地喝上啦。”
   
  龙神笑吟吟地道:“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好不容易娶了个本事通天的龙妃,那还不得普天同庆,喝他个七天七夜么?”碧眼流转,朝那清丽少女努了努嘴,笑道:“什么时候等你龙六也娶了媳妇儿,姑姑也为你大操大办一番。”
   
  众人哈哈大笑,那少女俏脸飞红,急忙低下头去,凝视着自己那银白色的鱼尾,秋波中闪过黯然凄伤的神色,心中默默地想道:“不知此时此刻,他在作什么呢?有没有……有没有哪怕一丝想起我?”
   
  汤谷城主洞大堂内,载歌载舞,欢声笑语。
   
  顶壁那方圆数十丈的树脂天窗已然打开,夜空辽阔,月光斜斜倾泻而入,与沿壁四立的万千珊瑚灯交相辉映,亮如白昼。
   
  地上铺满了厚厚的海兽毛皮作为地毯,水晶石案上美酒佳肴琳琅满目,尽是山珍海味、龙肝凤脯。众人席地而坐,觥筹交错,谈笑风生。
   
  流沙仙子抿嘴微笑道:“拓拔小子,两位新娘呢?怎地不见她们出来招待贵宾?我还想亲手将贺礼送给她们呢。”
   
  拓拔野和蚩尤对望一眼,一齐笑了起来,道:“两位新娘待嫁闺中,都说为了吉利,婚典之前,禁止我们前往滋扰。夫君尚且如此,何况旁人?”眨了眨眼,笑道:“但若是贺礼厚重的话,我可以网开一面。什么礼?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流沙仙子“呸”了一声,道:“少打主意,没你们的份儿。”忽然吃吃笑了起来,柔声道:“不过你的另一位心上人,倒让我们给你捎了一份厚礼,只可惜眼下看来,这份礼还是白送啦。”
   
  “另一位心上人?”拓拔野微微一怔,旋即明白她说的是谁了,脸上一红,正容道:“仙子莫说笑,若是让旁人听见便不好了。”
   
  流沙仙子见他欲盖弥彰的狼狈之状,更觉有趣,格格大笑,耳垂的赤练蛇随着发辫一齐乱颤,引得众人纷纷望来,拓拔野尴尬益甚,只好假装喝酒,借以掩饰。
   
  当下空桑仙子传音入密,将姑射仙子如何在日华城长老殿内,无意中听见木族长老密议的事情一一向拓拔野、蚩尤道明。顿了顿,微笑道:“水、木两族探听的情报,说你们的婚典在合虚山举行,我看此间既然相差了千里,当无危险,所以适才就不急着告诉你们啦。”
   
  拓拔野二人脸色微微一变,象是松了口气,惊喜之中又有些忧虑。蚩尤眉毛一扬,嘿然道:“想不到真让龙妃猜中啦!”
   
  流沙仙子奇道:“龙女猜中什么了?”
   
  拓拔野微微一笑,也不直接回答,道:“这几个月来,水妖在中土大举发兵,与金族、土族接连激战,咄咄逼人;火族、木族也南北夹击,频频攻打烈二哥的炎帝军,占尽优势。惟有这东海之上,水、木两族虽然派出了四大水师,却要么围而不战,要么一触即溃,你说是为什么?”
   
  流沙仙子嗔道:“我最讨厌猜谜。你别卖关子,快快说吧。”
   
  拓拔野道:“兵法之道,虚实无常,避重就轻。金、土、火三族疆土相连,互济互助,实力远远强大于我们孤立海外的龙族,水妖盟军为何不先合力剿灭我们,反而先去咬这等难啃的硬骨头?”
   
  流沙仙子皱眉道:“你是说烛老妖和句山羊隐忍不发,是想趁你们婚礼不备,再偷袭猛攻?是呀,你心上人千里迢迢,给你传的不就是这个消息吗?只可惜那些楠木疙瘩忒也笨蛋,情报不准,虚惊一场。”
   
  拓拔野摇头道:“蟠桃会上,句芒老贼早已和姑射仙子势成水火,以他的城府心机、谨慎性格,又怎会让姑射仙子听到这等机密?雨师姐姐早已料定他们会假传情报,让我们放松警惕,只是没想到传来消息的,却是仙子……”
   
  心中一沉,失声道:“是了!他们必定是想来个引蛇出洞,一箭双雕,事后再给仙子冠一个通敌叛族的罪名。句芒老贼,果然好生奸猾!”想到姑射仙子冰雪单纯,被这些老奸巨滑之徒诬陷而不自知,又是惊怒,又是忧虑,恨不能立时飞往东荒,向她叮嘱说明。
   
  空桑仙子心中一凛,颇以为然,亦大为担心姑射仙子的周全。
   
  流沙仙子虽然机狡百变,诡计多端,但对于行军打战的兵法却殊无兴趣,此刻听拓拔野这番剖析,入情入理,不由得暗暗佩服,抿嘴笑道:“我的小情郎果然有几分本事。照这么说来,水木联军不发这消息倒也罢了,既已发出,必定是声东击西,故布迷雾,其实已经发兵朝这儿打来啦?”
   
  忽然“哎呀”一声,环顾四周宾使,吐了吐舌头,笑道:“那这次的婚典,岂不是要变成葬礼了么?”
   
  蚩尤眼中杀机大作,蓦地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似是成竹在胸,嘿然冷笑道:“仙子放心。我们厉马磨兵,筹备了三个多月,等的便是今夜。明日此时,我要让这里的每一个宾使,都拿着水妖的头颅,舀我们的喜酒,痛饮狂歌!”
   
  拓拔野牵挂姑射仙子的安危,方才的欢喜之意荡然无存,心乱如麻,转头望了一眼墙角的沙漏,又想:“龙宫到此,相距不过三百里,娘和科大侠他们怎地还没到?”那丝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是强烈。
   
  “嘭!”船身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晃,灯火摇曳,那些鲛人美女站立不稳,歌舞顿止,见龙神挥手示意,纷纷退下。
   
  从舷窗向外望去,不知何时,那弯钩月已经被漫天云雾重重遮挡,乌云在海面上滚滚翻腾,忽然亮起一道闪电,将大海照得蓝紫一片,接着“轰隆”震响,雷声滚滚,一场风暴迫在眉睫。
   
  真珠俏脸被闪电映得雪白,被雷声一震,微微有些害怕,忍不住往人鱼姥姥身上靠去。
   
  六侯爷心中一阵疼惜,可惜佳人虽在咫尺之侧,芳心却远在百里之外。叹了口气,道:“人都说‘龙神怒,东海啸。龙神哭,江河诀。’想不到陛下今日这般欢喜,东海上还是要狂风暴雨。依臣侄看,陛下昨晚多半是趁着我们不备,悄悄地喜极而泣,才招致今日暴雨。”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真珠也微微莞尔。如花笑靥虽只一瞬,却已看得他心驰神荡,呼吸如窒。
   
  龙神此时心情大佳,白了他一眼,笑吟吟地也不理会。这满船之中,除了身边的白发男子,也只有这玩世不恭的浮滑小子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了。
   
  忽然想起从前在东海之上,有一日也是这么电闪雷鸣,惊涛骇浪,她在龙宫中找不着科汗淮,只道他业已悄然离去,心急如焚,遍海寻找,一无所获。难过绝望之下,忍不住失声痛哭,却在那一刻遇见骑着剑鳍龙鲸,吹笛归来的他。
   
  那暗夜风暴中的大悲大喜,此刻想来,已如前世。但始终不变的,却是自己对他难以割舍的浓浓依恋。只是不知要到何时,她与他之间,才能真正风平浪静,万里晴天呢?
   
  想到这些,心潮激荡,忍不住情意绵绵,转眼朝他望去。
   
  科汗淮脸朝窗外,眉头轻皱,似乎在侧耳倾听着什么,见她温柔地凝视着自己,回过神,低声道:“你听见了么?”
   
  龙神愕然道:“听见什么?”凝神聆听,脸色微微一变。那风啸浪吼的轰鸣声中,隐隐传来一阵阵细如游丝的号角,凄厉诡异,如泣如诉。
   
  “苍龙角?”她心下大奇,隐隐觉得有些不妙。龙妃雨师妾此刻当在汤谷城中准备明日的婚典,怎么会出现在这百里之外的狂风巨浪中?
   
  科汗淮一言不发,又凝神听了片刻,脸色大变,蓦地长身冲起,打开舱门。
   
  “轰!”惊雷滚滚,天海一亮。
   
  西边海天交接处,黑云汹涌,急速席卷而来,大风扑面,夹带着冰凉的雨珠,劈头盖脑地打来,寒意彻骨。
   
  众人愕然,纷纷放下酒杯,正待追问,忽听“哗”地一声炸响,水浪滔天,船身陡然抛起,甲板上的水手猝不及防,登时摔倒滚落,惊呼如沸。
   
  舱内亦是一阵大乱,桌案乱舞,“乒乒乓乓”撞在一处,六侯爷叫道:“小心!”下意识地猛一伸手,将真珠拉入怀中,撞见人鱼姥姥的怒目,吓了一跳,又急忙松开手来。
   
  真珠早已羞得耳根俱红,转头不敢看他,秋波扫处,芳心一震,失声道:“那是什么?”
   
  众人转头望去,只见闪电余光之中,惊涛迸舞,一个巨大的黑影破海冲出,在半空中陡然张开血盆巨口,嘶声怪吼,獠牙森森,通体红光耀射。还不等众人看清,长尾抛舞,重重地冲落水中,海面如炸,将船身再度高高抛起。
   
  “北溟火尾虎!”众人大凛,这怪物是北海凶兽,虽不如“大荒十大凶兽”那般威名显著,但生性嗜血狂暴,发起狂来,凶猛难当。只是此兽一向喜寒畏热,又怎会现身东海?
   
  科汗淮再无怀疑,沉声道:“快传令舰队,戒备待命,随时准备下潜!”不等众人应答,已大步奔上甲板。
   
  龙神等人尾随冲出,六侯爷略一迟疑,叮嘱舱内卫士好生保护真珠,这才奔出舱外。
   
  “轰隆隆!”天海间雷鸣不绝,合着海啸狂涛、众水手的惊呼呐喊,震耳欲聋。
   
  巨浪滔天,大雨倾盆,刹那之间,众人周身都已湿透,被冰寒狂风一刮,更是冷得直如僵痹,但此时此刻,已没有任何人在乎这些了。
   
  黑漆漆的海面陡然被闪电照亮,狂涛四起,无数黑影破浪横空,交错飞舞,嘶吼怪嚎之声此起彼伏。
   
  空中“哑哑”之声大作,抬头望去,近千盏幽蓝色的火光在黑云中浮动,再一细看,赫然竟是一群幽冥尸鹫,随着那凄厉号角的节奏,盘旋绕舞,随时便欲扑下。
   
  主桅上的旗手惊呼道:“水妖!水妖的北海舰队!”
   
  话音未落,“轰”地一声炸响,远处海面突然冲起一道炽白的流光,天地陡亮。接着东南西北,每个方向都光芒骤起,纵横破空,和漫天闪电交相呼应,照得众人睁不开眼来。
   
  龙神碧眼微眯,凝神扫探,又惊又怒。茫茫大海之上,旗帆猎猎,艨艟重重。他们已经被水妖不知不觉地包围了。
   
  百里之外,汤谷城中,灯火通明,宴会正值高xdx潮。
   
  各族宾使举着酒杯,轮番到拓拔野、蚩尤席前,向两人敬酒祝贺,谈及近来龙族在东海接连打退水族、木族四大水师,更是赞不绝口,连声喝彩。
   
  火族使节赤玉浮笑道:“听说太子龙舰纵横东海,水妖闻风披靡,我们陛下欢喜之极,常常对我们称赞太子和乔少城主的本事呢。此次太子大婚,陛下本想亲自来贺,只是南方战事太紧,脱不得身,因此让在下带了饕餮离火鼎和风火环作为贺礼……”
   
  说着取出一个寸许长的赤铜小鼎和一个紫红玉环,献给拓拔野、蚩尤二人,微笑道:“这两件神器原本分属于陛下与亚圣女,虽算不上稀世珍宝,但按照我族习俗,却是将至亲之物,赠送给至亲之友,万请太子和乔少城主笑纳。”
   
  拓拔野接过铜鼎,笑道:“二哥实在是太客气啦。如此宝物,受之有愧,多谢了。”
   
  蚩尤握着那温润艳丽的玉环,脑海中蓦地又闪过那双如寒冰乍融、春水温柔的眼睛,心中怦然一跳,不知那冷若冰霜、炽烈如火的女子如今怎样了呢?突然涌起一丝莫名的怅惘。见赤玉浮热切地看着自己,回过神,微微一笑道:“多谢亚圣女美意。”将玉环戴到腕中。
   
  金族、寒荒八族、荒外番国等宾使不甘落后,也纷纷献出贺礼,转达各自君主、王侯的祝福。一时间,绚光霓彩,璀璨夺目,看得汤谷群雄称羡不已。
   
  土族宾使熊有黍捧出一个金盒,微笑道:“拓拔太子,乔少城主,我们陛下思来想去,觉得龙宫之中珍宝冠绝天下,什么都有,实在想不出拿什么贺礼才能表达独一无二的祝愿,于是就让在下带了这个,聊表敬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