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影视流浪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章 雨夜血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11章雨夜血战
  
  华山正气堂,
  
  岳不群和宁中则锻坐于正气堂大厅正中的两把椅子上。
  
  他们下手处,左右两边的第一把椅子上分别坐着王明和令狐冲。
  
  屋内四人相对而坐沉默不语,气氛相当压抑。
  
  白天陆柏虽然被弄的灰溜溜的离开了华山,但老岳知道这事远远还没结束。
  
  岳不群在嵩山弟子一下山,就带着宁中则、令狐冲、王明在正气堂开会。
  
  商议接下来怎么应对嵩山派的报复。
  
  “嵩山派这次来势汹汹,白天陆柏利用剑宗弟子的身份,欲强行夺得华山派掌门的位置,然后进一步掌控我华山,最后把华山派变成嵩山派的华山分堂。”
  
  “看来左冷禅是完全的已经不打算隐藏了他那邪恶用心了,连表面的和谐都不再愿意继续维持下去了。”岳不群忧心的对在场的几人说道。
  
  “师兄!剑宗的传人都被我们扣下了,他们没有剑宗作为幌子,就无法继续做到明正言顺的插手我华山派的内务了。只要左冷禅不想被打入魔教行列,就不敢乱来的。师兄何需如此多虑了。”宁中则觉得岳不群有些过于消极了。
  
  “师妹!你不懂!”老岳摇头道。
  
  “这次让剑宗的人上我华山,就代表我和左冷禅的和谐被打破,之后不管我怎么做,他都不可能放心于我的,以我对左冷禅的了解,这次用剑宗收服华山的温和手段失败后。”岳不群扫视了一眼众人。
  
  叹息一口气,继续道:“华山必然迎来左冷禅更加激烈的针对。”
  
  “不会吧?”宁中则有些怀疑是岳不群想多了。
  
  “左冷禅是一个真小人,他绝对会动手的。如果我们不早做打算到时候一个不小心,华山派就断送在我手里了。左冷禅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为今之计只有我们带着弟子,撤离华山才能保全门人,传承不灭。”岳不群道。
  
  王明暗中思索道:“老岳猜的确实准啊!”
  
  世人对伪君子的痛恨,高过真小人。
  
  原因是伪君子欺骗了他们感情。
  
  但,
  
  现实却是真小人的恶心程度远超过伪君子。
  
  比如真小人和伪君子同时是你邻居。
  
  你们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伪君子还和你天天问好,保持表面和气。
  
  真小人可就是当面嘲讽,背后诋毁。
  
  今天绊你一跟头,明天偷你一根柴,后天断你水源……
  
  时时刻刻都在算计为难你。
  
  “师傅!何必怕他们,嵩山派的十三太保陆柏不用师傅出手,都被赶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来一个我们杀一个。”令狐冲站起来道。
  
  “哎!双拳难敌四手,你能杀多少?撤吧!”老岳无奈道。
  
  令狐冲也明白老岳的说的道理,他凭借《独孤九剑》也许可以挡下两个太保,但别人有十三个啊!没胜算。
  
  “师傅,弟子倒是觉得大师兄说的不撤离更好。”王明说出自己的想法
  
  “明儿,说说你的看法。”宁中则道
  
  “林平之被收入我华山派,江湖上就已经在传师傅得到了《辟邪剑法》的消息了,如今大师兄用一手非华山派的高超剑法打败剑宗的前辈,更是让这条谣言变的愈加真实。我们下山,处于群狼环视中,在不熟悉的环境下,面对敌人更被动。”
  
  “师傅,我这不是《辟邪剑法》…”令狐冲解释道。
  
  “闭嘴,听你五师弟说。”老岳眼神扫了一眼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大徒弟。不是辟邪,那又是什么?问你又不说,老岳都不想搭理他了,要不是养了这么多年,都想一剑劈了这不成器的东西。
  
  “我们气宗弟子在30岁以前,内功未成,在五岳中战力是最弱的,所有弟子也就大师兄、二师兄、我和小师妹,有个一战之力,到时面对围攻,顾头不顾尾,我们无法保护众多师兄妹们,很容易出现死伤,到头来依旧是败亡的结局。”
  
  王明的话,刚好说到了岳不群心中的担忧,这一点他也想得到,只是下意识回避,不肯面对罢了,现在被王明点明了,脸上的愁苦之色更浓了。
  
  “但我们留在华山上,凭借天下第一险的地利,由我和大师兄,还有师傅、师娘守住华山的上山通道,基本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他们想攻到山上来,除非用几千条人命来填。”
  
  华山险峻,自古也就一条道。
  
  虽然这是武侠世界,但也不过是一个低武世界。
  
  内力能离体的找不到一百个,轻功飞五六米就算高的了。
  
  围困断粮?
  
  想多了先不说嵩山有不有那么多人,即便有他也不敢大庭广众的围住几个月,除非不想混正道了。
  
  华山老岳可是准备了不少物资,没半年别想断粮。
  
  “嗯!明儿的话有理。那就不撤了,我们轮流把守华山险道,别让敌人偷跑上来。”岳不群最终还是采纳了王明的意见。
  
  老岳没像原著带着所有人离开华山,主要是这次令狐冲没受伤,还有王明在,他们两个实力都不在宁中则之下,四个高手轮流守住险道把握很高。
  
  如此一来确实在山上更加的安全。
  
  …………
  
  夜晚,
  
  “什么人胆敢夜闯我华山派。”远处传来一道呼喊。
  
  才刚和令狐冲交接看守华山通道的工作的王明,回到屋子躺下准备休息一下,就被屋外的动静惊醒。
  
  也来不及多想,王明起身便拿起身旁的长剑,快速离开房间,在路上还汇合了令狐冲和宁中则。
  
  不一会,
  
  三人赶到一看情况,是岳不群正持剑矗立在山道上,拦住了一群黑衣蒙面人。
  
  “岳先生,我们兄弟此来,只为借《辟邪剑谱》一观,并无恶意,岳先生你反正已经练成了《辟邪剑法》借我们一观有何妨,不要吝啬嘛!”
  
  那带头黑衣人,戏谑而又猖狂的说道。
  
  “你们误会了,岳某从未拥有过《辟邪剑谱》,更未修炼过《辟邪剑法》。”
  
  “岳不群,江湖都传遍了你大徒弟学会了《辟邪剑法》,还想欺骗于我们。当真是个十足的伪君子,一句老实话都没有。”黑衣人语气带着讥讽道。
  
  “你那大徒弟令狐冲,在衡山的时候连田伯光那个淫贼都打不过,短短时间就能进步如此神速,剑宗高手在他手里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不是修练了《辟邪剑法》是什么?把我等是当白痴耍啊!”这名黑衣人带头大哥,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鄙视,像是看不起眼前这敢做不敢认的君子剑岳不群。
  
  其实,
  
  原作中《辟邪剑法》在江湖上并没那么远近驰名。
  
  一开始也不是人人都当它是一个香饽饽。
  
  是个武林人士就想要的程度。
  
  真那么有名的话,
  
  哪里轮得到青城派余沧海下手?
  
  左冷禅日月神教就先动手了。
  
  老岳派出二弟子和女儿去福州,也只是发现青城派有异动,怕对自己不利而派去打探情报的。
  
  如果真的是为了《辟邪剑法》,是不可能派二弟子去的。
  
  他对劳德诺德身份一清二楚。
  
  难道是为了告诉左冷禅自己要谋夺《辟邪剑法》,然后引来左冷禅吗?
  
  林远图厉害!
  
  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被他击败的人基本没有对《辟邪剑法》动心。
  
  毕竟,
  
  少林、武当、嵩山、这些大门大派也是出过盖压一个时代的豪杰的。
  
  他们第一想法只会是认为自己无能,老祖宗留下的武功自己没练好而已。
  
  不屑去硬抢别人的武学,这样容意被江湖同道群起而攻之。
  
  《辟邪剑法》真的被人注意到是从余沧海林家灭门后,大家才把目光转向这剑法的。
  
  随后,
  
  令狐冲剑败剑宗前辈,雨夜刺瞎众多黑道高手………
  
  顿时让所有人对《辟邪剑谱》的兴趣大增。
  
  一时间都想得到它。
  
  令狐冲修炼的是《孤独九剑》。
  
  可是,
  
  《独孤九剑》江湖上知道的人的寥寥无几。
  
  同时令狐冲也没报过武功名字,偶尔也就吼几嗓子破剑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