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上铺好兄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米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魏阳吓了一跳,忙声答道:“米语啊!”
  “什么语!”
  “米语!”
  “他们不讲英文?”
  “不讲。”
  “他们讲米语?”
  “对呀,讲米语。英文叫American。”
  “American?我听说过英式英语,美式英语,但从来就没听说过什么米语!”
  “可他们说的就是米语啊。你也听过他们讲话。”
  书杰仔细回想,这米语确实跟英语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一时间,他哽噎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肯定不怎么看韩剧,”魏阳提示道:“这米语的发音和文字都跟韩语差不多。”
  “这怎么可能!米国人说韩语?”书杰的世界又开始天旋地转。
  “我哪知道。我也是来了才发现的。”魏阳反过来扶住书杰,以免他摔倒在地上:“我当时的反应和你一模一样,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知道吗?习惯了就好了。”
  “习惯!”
  “对呀。你想一想,米语也是方块字。咱们有中文的基础,学习起来不比那些欧洲来的学生要快得多。我那儿有ASL的速成资料。”
  “ASL?”
  “AmericanasSecondLanguage(米语作为第二语言教程)。这材料是个北京哥们儿从韩国弄过来的。用了包过。”
  “包过什么?”
  “米语水平考试呀。学校要先评估你的语言水平。必须通过了ASL考试才能正式上课,不然就得先补习米语。”
  “就算过了ASL考试,别人说话听不懂怎么办?”
  “慢慢学嘛。掌握了下面几句,日常生活就基本上没问题了。呐,第一句就是这个…”魏阳让书杰翻开秘书给的小册子,指着扉页说道:“布什总统永远健康!”
  “这不就是刚才那一句口号吗?”
  “对,这一句最重要。”魏阳接着向书杰解释米国人在说话前,必须先祝福领袖或者引用一句语录。米国的现任总统是小布什。自从老布什总统过世,他就一直掌握着米国的最高权力。他的副手是已经辅佐了两代布什的迪克·林尼。而书杰手里那本蓝红相间的小册子正是这位小布什总统的语录,以后必须随身携带。除了‘永远健康’,‘出海航行要舵手,米国不能没总统!’和‘民主党都是反动派’也很管用。
  这似曾相识的言语让书杰惊诧不已:“这不是个——”
  “嘘!”魏阳按住了书杰的嘴唇:“我们是客,不干涉米国内政。”
  “韩明当年可是把米国吹得天花乱坠。”
  “别提那个老骗子了,越提越来气…”魏阳拖起行李继续前行。
  “米国既然这么苦,你为什么不回去?”
  “回去?怎么没想过,”魏阳的脚步又慢了下来:“只是…怎么回去?”
  “怎么回去?”书杰表示不解。
  “对呀,我出国的时候,全村上下敲锣打鼓地到我家祝贺。我不但是村里唯一出国的,也是唯一上过全国重点大学的。宴席摆了三天,满屋都是前来恭贺的乡亲。到现在我还记得我爸爸脸上的骄傲。”
  “我自己的父亲何尝不是这样,”书杰也想起了离家前的情形,父亲眼底的不舍被邻里羡慕的目光淹没。
  “当时,他向人夸下海口,说我是要留在米国‘享福’的。”魏阳接着说道:“这一出国,我肩上更多的是父母的面子。”
  “嗯…”尽管心情低沉,书杰没法不点头表示同意。
  “其实啊,在哪儿生活都是一样。”魏阳意识到书杰的情绪,试着说些安慰的话:“久了,也就习惯了。”
  “久了,也就习惯了,”这句话不停地在书杰脑中回响。二人一路无语,很快便回到了魏阳的宿舍。魏阳把行李堆在门边,客气道:“书杰,你今晚就在沙发将就一下,好吗?”
  “没问题,谢谢你了。”言罢,书杰左右看了看。这套公寓面积不大,风格简约。客厅中央靠墙的地方有一张三人沙发。沙发对面摆着一部大电视,左手边是一间开放式的厨房。厨房后面应该是卧室和厕所。客厅窗前宽大的写字台上放着一台电脑,台面上还有部电子琴。写字台旁边的乐器架上竖着两把吉他,一把木吉他,一把电吉他。
  “你还弹琴?”书杰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不弹呀?”魏阳耸了耸肩,答道:“米国虽然这不好那不好,但有一点特别好,就是电器便宜。这套玩意儿如果是全新的,在国内得要十几万。你也弹琴?”
  “我只是跟药钧玩过几天。”在魏阳面前,书杰不敢班门弄斧。
  “你喜欢弹什么?”
  “校园民谣。”
  “太巧了,我也喜欢。想不想弹弹?”
  “算了吧,太麻烦了…”书杰没什么情绪弹吉他。
  “没事儿,我就好这个。”魏阳坚持道。没等书杰回答,魏阳便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把口琴,然后从乐器架上取下木吉他送到书杰面前,口中问道:“想弹哪首?”
  “就弹一首吧。”书杰拗他不过,只得伸手接过吉他,然后将手指搭在弦上,心中寻思:“弹什么呢?还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吧。”于是,他右手拇指向下一划,客厅里便响起了那段熟悉的前奏。在他身边,魏阳将口琴放到嘴边,一边打拍子一边用口琴和声,显得音乐功底十足。
  弹着,弹着,书杰的左手和旋按错了好几次。好不容易弹完第一段,他赶紧停了下来,对魏阳说道:“我最喜欢这首。不过好久没弹,都快忘光了。”
  “多弹两次就记起来了。”魏阳答道,然后跟书杰讲如果用重金属来诠释校园民谣,会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真的吗?”书杰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耳听为实。”魏阳回到写字台前,按了一下电脑的电源键:“这有一个我自己录制的重金属版本。要不要听听?”
  “你自己录制的!”书杰大吃一惊。
  “对呀,不然我买这套专业设备干嘛?”魏阳笑道。电脑启动了,魏阳滑动鼠标,轻点了几下,显示器上出现一排排黄绿相间的声波条。他将一根自上而下的白色亮线拖到声波条的最前面,然后点了一下工具栏里的一个三角形图标。
  嘎嘎!嘎嘎嘎嘎!
  澎湃的节奏吉他声伴着鼓点汹涌而出。
  “节奏这么快?怎么回事?”正当书杰疑惑的时候,音响里传出一阵快节奏的说唱: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无声无息的你!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
  魏阳的声音铿锵有力,又略带一点沙哑,听得书杰目瞪口呆。他没想到校园民谣居然能这样唱。这狂放的音乐停止了好久,书杰才回过神来,张口便问魏阳:“这全部是你自己弄得?”
  “是呀,鼓点是我用电脑合成的。其它的乐器跟和声都是一个个声道分开录制,最后混音到一起的。”
  “这太专业了!简直和电台上的没什么区别。”虽然心情不佳,书杰还是由衷地叹道。他完全没料到一个学历史的居然能把校园民谣玩出这样的效果。
  “我还没完成最后的混音。”魏阳微微一笑:“用电脑润色以后,效果会更好。要不要录两句试试?”
  “以后再说吧,今天就算了。”
  “好,等你安顿下来,可以常来我这弹琴录歌。”魏阳看到书杰实在没情绪,也不再坚持。“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先上会儿网,我去做饭。他乡逢知己,我一高兴把晚饭给忘了,不好意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