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起明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十四章:进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一束束火把熄灭,一架架火盆倾倒,越来越多的地方重新归于黑暗。
  黑暗之中,绝望的哭喊声、受伤的惨叫声、火铳的暴响声都被那犹如奔雷一般的马蹄声所压倒。
  战马嘶鸣,载着马背之上的骑士向着前方冲锋而去。
  不需要瞄准,不需要观察,骑阵之中一众军兵都极为熟悉夜战。
  他们只需要将手中的箭矢或则是枪弹打向骑阵的外围,便可以收割掉敌人的性命。
  战马的铁蹄踏过了一个又一个流寇,最外围的骑兵伏鞍跃马,手持着冷森森的马刀,手腕不断的翻腾劈砍。
  那些来不及逃散的闯军军卒,无一例外都倒在了他们的刀下,被斩落于地。
  那一柄柄马刀如同是秋天田地里的镰刀一般,只不过镰刀砍倒的是麦秆,而他们砍倒的是他们的同类……
  陈望此时已经拔出了腰间的马刀,他捅穿了一名闯军军校的胸膛之后,便抛弃了那杆长枪。
  长枪在骑兵冲锋之时往往只是作为一次性的兵器。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战马极快的移动速度,可以为骑兵手中的长枪施加的强大的冲击力。
  但是同样也会对其施加同样巨大的反作用力、
  一般的长枪一旦捅中敌方,若是不及时撤手,巨大的反震力传来,极为容易导致使用者手臂受伤甚至落马。
  马槊和长枪并不太一样,大部分长枪的韧性都不比马槊。
  而使用的马槊战将一般也并非使用刺击,多是如同马刀一般挥砍。
  将其简单的理解为加长版的马刀,其实也是可以。
  陈望虽然会用,有过练习,但是马槊的造价昂贵。
  而且需要根据使用者来订制是最好的,他现在也没有条件去订制马槊。
  不过手持着马刀,面对着一众慌不择路,已经是陷入了崩溃的敌军,马刀显然是够用。
  明军骑兵犹如一柄尖刀一般,轻而易举的将淳化城东的闯军大阵开膛剖肚。
  抛弃了长枪,陈望也没有再冲锋在一线。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曹文诏和曹变蛟两人虽然常常陷阵冲锋,但是两人也并非是时刻都冲锋在前。
  更何况作为如今战场上的主帅,他不能只顾着厮杀,还需要遍观着全局。
  闯军大营的后方已经燃起的大火,火势比起陈望预想之中的还要更大。
  其所造成的恐慌也远超过了陈望的预计。
  城外的闯军在那大火燃起的瞬间,便已经是陷入了崩溃。
  陈望并没有慌张,计划虽然有变,但都是朝着更好的方向转变。
  骑阵之中的号角声不断响起,黑暗之中就算是有火把等照明,仍然难以分辨方向和敌友。
  旌旗虽然高大,但是相隔稍远一点的地方就没有办法看清。
  因此在一开始陈望就已经是规定好了,在后续出城作战的交流采用骑号相互交流。
  这样的方式学习起来并不困难,只需要记住几个特定的号角声便可以。
  辽镇的骑兵也并非是没有打过夜战,夜战之中军队相互交流,大部分都是采用这样的方式。
  按照原定的计划,一路驱赶着敌军的溃兵。
  “呜————”
  低沉的骑号声回响在淳化东城的上空。
  陈望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但是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到远处,便已经是被身后一众全服武装的军将所遮挡。
  一领领盔甲在火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辉,一把把竖立的马刀倒映着火焰刀光森然。
  其实,大部分明军的营兵从来都不缺乏勇气。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