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起明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五章:殿后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陈望扶着头盔的前沿,向后按了一按,将头盔重新扶正。
  陈望并没有擦去额头之上的汗水,而是听之任之,他的所有注意力此时都集中在正前方。
  军阵之中寂静无比,猎猎的旌旗响动声。
  远处,和他一样身穿着边军甲,头戴着高钵盔的骑兵不断的游戈着,时不时突然冲向军阵,而后在进入危险区域之时,突然调转马头从阵前一晃而过。
  还有骑士秀着自己卓越的骑术,不时还有稀疏的箭矢抛射而来,这一切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是让一众明军步卒的无比的紧张。
  最前方的除去第一排手持着枪盾的明军之外,其后两排的明军皆是手持着鸟铳,其中还混杂着不少的一窝蜂,而第三排第四排的明军则手中则全部持着的是三眼铳。
  在他们的后方,才是手持着长枪的军兵。
  两百多杆的鸟铳,近三百杆三眼铳,已经是在短时间之内征调来前阵的所有火器。
  陈望接下了殿后的任务。
  就在调兵遣将的过程之中,山顶的火炮再度响了两轮,两轮火炮,仅仅只有一发落入军阵之中,这也让官道之上的一众明军士气得到了些许的恢复。
  汗水顺着脸颊流下,陈望呼吸不由自主的加重了些许,他现在承担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上千名骑兵奔驰往来,扬起的尘土几欲遮蔽了他前方的整个视野,任谁来直面着上千名全副武装的骑兵都会感到恐惧。
  陈望侧目看向身侧一众手持着火器的军兵,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恐惧。
  没有战车的遮蔽,甚至没有枪阵的遮挡,就这样毫无阻碍面对着上百上千的骑兵,说实话他们这还是第一次。
  “临阵,无令放铳者!杀无赦!”
  陈望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雁翎刀,沉声喝道。
  军令一级一级的传下,传到了每一个手持着火器的军兵耳中。
  陈望环视着四周,他知道自己下的这一道军令没有多大的用处。
  崇祯七年,建奴南下大同,在有战车庇护的情况之下,面对着建奴冲阵,军中的军卒就有人提前放铳。
  这种情况也都被陈望自然考虑了进去,事关身家性命,必须考虑完全。
  现在前阵之中,一共有三十多人手持着一窝风的火箭,这些手持着火箭的人,还有后续手持着三眼铳的人大部分都是旗总、把总手下的家丁。
  所有的人都将火器装药完毕,无论是鸟铳,还是三眼铳都不让平直放置,以防提前击发,还有手持着雁翎刀的家丁在阵中巡逻督战。
  “轰!”
  巨大的响动声自远处再度传入陈望的耳中,陈望抬头看向右侧的坡顶之上。
  流贼的火炮再度响起,但是却只有一声。
  现在流贼的活泼,已是从一开始的齐射,现在变成了间隔射击。
  流贼确实不会操炮,装填炮弹的速度有快有慢。
  一开始的五门炮齐响,到后面再响的时候,只听到四声炮声相继响,恐怕是有一门炸膛或则是出了什么意外的情况。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