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起明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人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沉重的马蹄叩击在枯黄的大地之上,发出富有节奏的沉闷交响声。
  马头上下起伏随着奔驰不断的攒动,战马的鬃毛在逆风之中肆意飞扬,修长的雁翎刀刀身倒映着冷森森的寒光。
  伴随着那低沉的号角声,随着战马的奔驰加速,骑阵之中的旌旗逐渐展开、绷直,猎猎的响动声转瞬之间便已是传遍了整个骑阵。
  旌旗猎猎,逆风迎面。
  战马奔驰之间,陈望下意识的低下了头看向身下。
  身下战马的速度正在不断的加快,大地正如潮水般往后倒退。
  再度抬起头来,前方官道之上的硝烟早已经是被疾风所吹散。
  此时整个官道的右翼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流贼步队的前部和中部已经彻底的搅在了一起,混乱不堪,只有后阵的军阵尚且完整。
  陈望看的分明,一面又一面明军的红旗在黑色的人潮不断的向前涌去,不断的来回的冲杀着,将整个阵势搅得大乱。
  流贼后阵的军兵结成军阵,一杆接着一杆的长枪被伸出军阵,形成了一道又一道钢铁的森林。
  那一道道钢铁的森林,阻断了那些饥民的逃生之路。
  无数的饥民四散奔逃,哭喊声、讨饶声、惨嚎声从远方传入了陈望的耳中。
  哪怕是距离仍远,但是那种绝望之感却仍然是扑面而来。
  陈望握着马刀的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过往的记忆自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浮现。
  倒在他刀下一个又一个亡魂相继出现,那些饥民,那些军兵。
  他们大多数的人,都是面黄肌瘦,都是骨瘦如柴、衣衫褴褛。
  天下间最痛苦,残忍的刑法其实是饥饿,这是天下间最痛苦的死法。
  那种让人绝望的饥饿感,比世间所有的酷刑都还要残酷。
  饥饿让人变得不再是人,让人失去了作为人的尊严,让人变成了恶鬼。
  明末陕西灾荒频发,然税赋益重。
  接踵而至的天灾、不断的加派、肆虐的流寇,使得民变和兵变愈演愈烈,四方因此兵战不休,流毒万里。
  那些因为连年旱灾活不下去的农民和军卒汇聚在一起,他们不再将希望寄托于他人的身上。
  他们知道,庙堂之上的那些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老爷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死活。
  天灾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祸。
  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人”。
  是那些失去了人性的“人”。
  他们清楚,依靠任何东西,任何的事物,任何的人,都不如依靠他们手中的刀枪。
  靠着手中的刀枪,他们重新吃上了米,重新成为了人。
  但是在他们之中,有的人不仅吃上了米,还吃到了肉,他们也尝到了血肉的滋味……
  陈望紧握着手中的马刀,刀柄冰凉的触感还有迎面而来的逆风,让他重新清醒了过来。
  在时代的洪流中,每个人都只是被裹挟着向前,就算是拼命的挣扎,仍然显得极为无力。
  波涛汹涌,水流湍急,稍有不慎,便是身死人亡。
  要想改变这样的时代,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必须要不断向上攀爬,就必须要登临高位。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