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起明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冲阵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流贼的左翼的攻势瓦解,为了官道之上的一众步卒争取来的喘息之机。
  不需要同时应对两面的攻击,又有陈望一开始的提醒,曹文诏及时的下令,没有了出其不意,伏击基本没有取得什么效果。
  伏击战已经是演变了阵地战,只是流贼如今仍然占据着地利的优势,有着居高临下的优势。
  只是当陈望驻马回望之时,眼前的一幕让陈望的心几乎沉入了谷底。
  连绵无际的黑色浪潮正从官道的右侧席卷而来,似乎要将官道之上的众军彻底淹没。
  官道之上的众军军阵,犹如是海中的礁石,毫无遮蔽的置身于暴风雨中,随时会被风浪彻底的吞没。
  “稳住军阵,他们的弓箭起不了什么作用!!”
  官道之上,明军的步卒已经从惊慌之中回过了神来,流贼手中的软弓确实对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虎蹲炮距离过远,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最前方的两局军卒遭受两面的攻击,又承受了虎蹲炮和弓箭的双重打击,已是被淹没在了人潮之中
  而作为前部的另外两局军卒,一局被缠住孤立,已是凶多吉少,只有靠后的一局及时的退了回来。
  在军中将官的指挥之下,各局的军阵正不断的集结,以司为单位结成了大阵。
  作为后部的步卒因为距离包围圈尚远,两个司的步卒已是完成了集结,后部的千总指挥着军卒驰援中部,也在一定程度之上遏制住了流贼的攻势。
  军阵之中,曹鼎蛟身穿长身甲,满身的凶厉,狰狞的脸面活像恶兽正欲择人而噬一般。
  他也是曹文诏的侄子,原是守备之职,改任为中军,曹文昭,将中部和后部两部的步卒交到他手中,让他统管。
  “胆敢离阵擅退者,立斩以震三军!”
  曹鼎蛟目含煞气,声音阴沉宛如从九幽之下传来一般,闻者无不胆颤心惊。
  身后一众亲卫家丁皆是抽刀在手,分散开来,冷眼顶视着前方的甲兵。
  从伏兵出现之后,曹鼎蛟便已经遍观着全局的情况,前部的指挥权此时也已经被他接到了手中。
  中部遭受了流贼猛烈的进攻,所幸有后部解围伤亡还算可以接受。
  但前部的伤亡却是极为沉重,最前方三个局的步卒陷入敌阵之中,撤下来的一个局军兵仍是惊魂未定,并入前部之后对于士气的影响极大。
  流贼的弓队占据着高地,向着官道之上的明军不断倾泻着箭雨,虎蹲炮的声音也不时的在响起。
  每时每刻,军阵之中都有军卒在伤亡,死亡的恐惧折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前部一共八个局的战兵,眼下折了三个局,又遭受了流贼最猛烈的攻势,眼下只剩下五个局,不到五百人军卒。
  前部的五个局在接战没有多久,便已经是折损了近一成的兵力,如果算上之前三局的损失,前部折损的兵力已经是超过了四成。
  此时前部还没有崩溃,完全是因为曹文诏带领着骑兵击溃了左翼蜂拥而来的贼兵。
  这极大的振奋了军队的士气,也让一众军兵找到了希望,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木棍一般。
  不过饶是如此,前部也已经是到了山穷水尽之时,流贼的精锐马队主攻方向就是前部。
  不同于中部和后部的军卒只需要面对一方的敌人,他们不仅要面对从右侧掩杀而来的敌人,还需要面对自前方官道之上杀来的敌人。
  “传信给孙安山,他的机会只有一瞬之间!”
  曹鼎蛟一把抓住了一名传令兵脖颈上的红巾,嘶吼道。
  “中军大旗摇动,万炮齐发之时,便是他的撤军之机!”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曹鼎蛟双目赤红,他的目光从传令兵的脸上移了开来,看向军阵的前方,咬牙切齿道。
  “要是撤不回来……就死在阵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