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起明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罗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湫头镇外,疮痍满目,空气之中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
  低矮的镇墙多处破损,镇内镇外皆是尸横遍地,火海一片,
  镇外快要干枯的河道之中,是一具又一具正在腐烂的尸体,男女老少都有,他们衣衫褴褛,几不蔽体。
  湫头镇在不久之前,其实已经成为了历史。
  劲风鼓荡,吹起了官道之上无数的火红色的旌旗。
  “湫头镇……”
  不远处湫头镇已经是成为了一片火海,陈望心中的冷意也越来越甚。
  空气之中浓郁恶心的腐臭味和血腥味混杂在一起,所有闻到气味的人都不由的掩住口鼻。
  湫头镇如此轻易的攻破,只不过是诱敌深入之计。
  自湫头镇一路往北,两边的地势正在逐渐不断的拔高,前方就是山岭地带,流贼的伏兵应当就在前方的不远处,隐藏于山岭谷地之间,那些地方是最好的设伏之地。
  陈望并没有现在立刻站出来提醒警示。
  他要找寻一个最为恰当的时机,一个能让曹文诏牢牢记住他名字的时机。
  大部分的家丁都被曹变蛟带走,如今曹文诏的身旁只有他们这些从辽东跟来的一百余名老卒,曹文诏此时就在他前面不远处。
  没有人知道,前方伏兵万重,流贼已是张网以待。
  陈望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明史之中的记载他记得清楚。
  “贼伏数万骑合围,矢蝟集。”
  “贼不知为文诏也,有小卒缚急,大呼曰:‘将军救我!’贼中叛卒识之,惎贼曰:‘此曹总兵也。’”
  “贼喜,围益急。文诏左右跳荡,手击杀数十人,转斗数里。”
  “力不支,拔刀自刎死。游击平安以下死者二十余人。”
  曹文诏之所以被杀,有两个原因,一是遭遇突袭,二则是因为被堪破了身份,最后才被流贼大军重重包围,辗转拼战了数里之后体力不支,拔刀自杀而死。
  富贵险中求,有些时候不得不拼命,也必须要拼命。
  身为家丁,能够获得最优良的武备,能够拿到足额的粮饷,能够享受最好待遇,但是也封死了一切正常的晋升之途。
  纵使他斩杀再多的敌人,都无法换取一个低微的军职,纵使他击杀了再多的贼寇,都无法以其作为晋升之资。
  但是若是能够在重围之下救出曹文诏,那么他将会进入曹文诏的眼中,在其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到时候他绝不会再只是一个小小的家丁。
  ……
  大纛下,曹文昭紧握着手中的缰绳,因为用力,指节都已是发白。
  他紧咬着牙关,尽可能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熊熊的烈火映照在他身上的山纹甲和战袍之上,怒火的在他的心中不断的翻腾,
  看着眼前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的湫头镇。
  乱马川之战,前锋中军刘弘烈被擒,艾万年、柳国镇两人力战不支,皆战殁,只有刘成功、王锡命两将负重伤归,三千兵马仅有数百人得以脱逃,
  艾万年和他相识多年,如今却是命陨沙场,已魂归九泉。
  北方的鞑虏越发猖獗,局势可以说是已经崩坏。
  蒙古的林丹汗死在了青海,如今整个漠南蒙古都被女真所吞并,本就强盛的女真如今势力再度暴涨。
  如今北方边疆暂时还算安宁,但是可以预见到,一旦女真再度南下,又将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内有忧外有患,
  内地战事绝不能再拖延,否则一旦建虏南下,便会受到两面夹击。
  鞑虏、流贼、灾荒皆是接踵而来。
  一桩桩都是祸事。
  这天下几时才能安宁?
  曹文诏回眼看看自己身后的将士,一众的家丁的精神还算饱满,但那些跟随着他一路转战的步卒,却是个个神情憔悴,显出了萎靡。
  此番进军,实在是无奈之举,凤阳府之颍州,寿州,亳州,霍邱等县陷落,庐江府无为州、巢县等县亦陷落。
  多县陷落加上凤阳帝陵被毁,天子雷霆大怒,发边、腹官兵七万有奇,又发京、省、帑金一百多万两充作军饷,并勒限六个月内扫荡廓清,他们作为军将也无可奈何,只能依诏而行。
  身前,背负着令骑的传令兵向他禀报着湫头镇的战报。
  他的侄儿曹变蛟已经带领先锋骑兵追击而去,守卫湫头镇的流贼只有不到三千人,观其旗号是闯将李自成的麾下的部曲。
  “我不是让你们拦住他吗!有我的将令,你们强硬一些,他难道还敢不听?!”
  曹文诏神色冷然,眉头紧蹙,对着一众留在湫头镇外接应的军将,恨铁不成钢的斥责道。
  曹变蛟是他的侄儿,从小和他亲近,对于曹变蛟他极为了解,性格火爆,犹如火药桶一般。
  勇则勇矣,但是还欠缺一些大局观念。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