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起明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不归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炽热的太阳照耀着大地,肆无忌惮的发散着其无上的神威,似要将这世间的一切都燃尽一般。
  树木枯焦,枝丫稀疏,见不到一丝的生机。
  草石枯黄,了无生气,整片天地晦暗无比。
  官道之上,乱石丛生,一片萧瑟破败之景象。
  自崇祯元年起至崇祯八年,八年的时间。
  先是旱霜再是旱灾,八年之间从未断绝,陕西的灾情一年比一年严重。
  天下大旱,颗粒无收,然税赋益重。
  在陕西,一众灾民、兵将没有等来朝廷的赈济,反而是等来了加派和裁驿。
  一桩接着一桩的祸事和重担都被压在了陕西的身上。
  整整八年的天灾人祸,使得陕西已经是百孔千疮,民不聊生。
  曾经陕西境内那宽阔平整的官道,早已是破败的不成模样。
  破败的官道之上,无比空荡,入目之处,皆是焦黄。
  远处的荒野上,几条双目泛红的干瘦野狗漫无目的在其上游荡着。
  这几条瘦骨嶙峋的野狗,便是这片广袤区域之中唯一还活着的生物。
  似乎是察觉了到了什么,领头的野狗突然停住了脚步,它抬起了头颅,向着身后看去,另外两条野狗的头颅几乎在同时也看向了同一方向。
  能够在这样的地方活下来,若是不够警觉,早已经是成为了案桌上的食物。
  就在官道的尽头,一条淡淡的赤线正缓缓地蠕动而来。
  在发现了赤线的下一瞬间,几条野狗便已经是夹着尾巴,向着相反的方向快步跑去。
  空气之中弥漫着的,是浓烈的血气。
  官道之上,一队身穿布衣,头戴着红笠,肩扛着长枪、火铳的军兵,正沉默的顺着官道一路向南前进。
  背负着令旗的传令骑兵,驱动着座下的战马快速的在道路的两侧奔驰,传达着军令。
  他们都是明军,从山西大同镇千里迢迢南下,前来平定叛乱的明军。
  明军军规,凡行列不齐,行走错乱,擅离队伍,道路挤塞,言语喧哗者,俱治军法。
  时至今日,卫所军制已经崩坏,那些军规条例大多形同虚设,但是在募兵之中军规仍然有着不小的约束力。
  官道之上这支明军队列之中,除了那沉闷而又杂乱的脚步声,以及急促的马蹄声之外,在无其他多余的声音。
  一路追击着流贼,他们已经走过了上千里的道路,仍然看不到尽头。
  他们到达关中还没有休息多久,一纸调令下来,他们又需要北上,前往庆阳府的宁州平叛。
  陈望的神色阴沉无比,牵着战马,行走在队列之中。
  队伍之中的气氛沉闷的可怕,他们脸上的神色都与陈望一样,都写满了疲惫。
  他们身上的军服布满了风尘,陈旧破败,他们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漠然,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只是沉默着向前。
  从崇祯四年至今时,在这长达四年的时光中,战事从未有一刻的休止。
  一路浴血,辗转征战,他们击杀了无数的寇匪,击败了无数的盗贼,无数的袍泽赴难而亡。
  他们为国家击败了一个又一个敌人,荡平了一场又一场的叛乱。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战乱直到如今仍然没有平息,反而还愈演愈烈。
  陈望抬起头,看着前方道路的尽头,心中一片冷然。
  他之所以神色阴沉,并非是因为和其他的军卒一样,是因为这无休止的战事和越来越糟糕的局势。
  只有陈望一人清楚,他脚下的这条路,是一条真正的不归路,一条通往黄泉的道路。
  数万流贼就在前方张网以待,等待着他们落入陷阱之中。
  他的灵魂其实并不属于这个时代,所以他知道将会发生的事情。
  就在两个多月前,他还在大学的图书馆读书学习,只是中途困顿,趴在了桌面之上小憩了一下。
  再睁开眼时,他便已经来到了这个该死的完全陌生的世界。
  他占据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也获得了身体原主全部的记忆。
  他穿越了三百多年的时光,来到了崇祯八年,来到了明朝的末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