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火红岁月,我在空间里种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35章 做人不能太消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夜幕降临,星河璀璨。
  
  苍穹高挂,繁星似斗。
  
  远处的青蛙高唱,近处蟋蟀嘶鸣。
  
  “我想有一个家。
  
  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疲惫的时候,我会想到它。”
  
  罗旋哼哼唧唧的,坐在用来做茅草屋的金黄稻草上。
  
  这所屋子的框架,已经树立起来了。
  
  罗旋将几块编织好的竹篱笆,绑在柱子上。然后在这间临时搭起来的屋子,其中一个角落顶上。
  
  用块大一点的竹篱笆遮起来。
  
  一间小小的陋室,便具雏形。
  
  “怎么,想家了?”
  
  张晓丽依偎在肩,
  
  柔声道,“以前我听我姐夫,老是念叨什么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
  
  当时,我还体会不到那种感觉。
  
  可现在....我真是知道了人离乡贱这句话,它所代表的含义了。”
  
  张晓丽柔柔一笑,“罗旋你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大村长刁难我们,怕什么呢?不是还有公社的干部,会替我们做主么?”
  
  “他没刁难啊。这不,老刀已经同意,明天我们可以继续盖房子了吗?”
  
  罗旋回道,“我说去找公社干部评理,那是吓唬老刀的。
  
  相信哪一个领导,也不喜欢那种刚刚一来到地头上,就整出一堆麻烦事的家伙。”
  
  “解决麻烦,很麻烦。”
  
  罗旋笑道,“但是要解决那个、给领导增添麻烦的家伙,却很简单。”
  
  张晓丽微微一笑,“罗旋,你是不是想家了?”
  
  罗旋摇摇头,“心有所系,便是吾乡。有牵挂的地方,才是家。”
  
  “这里有你的牵挂吗?”
  
  张晓丽问,“我倒是有一点点,想我的姐姐;还有我那一群可爱的外侄、外侄女们了。
  
  你难道不牵挂,小老君山里面的有些人吗?”
  
  罗旋无言。
  
  自己心里面,究竟有没有牵挂呢?如果有,那又是在牵挂谁呢?
  
  “咯咯咯...罗旋、张晓丽,快过来喝酒啊!”
  
  在屋子后面的不远处,娜沐他们还在喝酒、吃肉。
  
  这一片的姑娘们,结婚很早...早的让人不敢说年龄。
  
  而且她们第一次喝酒的年龄,也很小。
  
  寨子里的孩子们喝酒,家长是不管的;那就更不用说,她们每天回不回家、或者是什么时候回家?
  
  这些小事情。
  
  寨子里的那些人,根本就不会过问:爱回不回!
  
  想啥时候回家,就啥时候回。
  
  今天娜沐和娜丽她们,抓到的那条莽蛇挺大的。
  
  所以鬼精鬼精的娜沐,就从其中割出来一块肉。拿到寨子里面去。
  
  也不知道她找谁,从人家手头上换了一罐酒出来。
  
  现在已经喝高了的娜沐、和娜丽她们,拢共10来个姑娘,还在大树下围坐着篝火。
  
  在那里一边烤肉,一边嬉戏打闹,一边喝酒。
  
  也不知道她们,究竟哪来的那么多话题、哪来的那么多开心事?
  
  反正自大娜沐她们,开始喝酒之后,咯咯咯的笑声就没有间断过...
  
  “来来来,喝一口。”
  
  娜沐脸红扑扑的,摇摇晃晃钻进罗旋,和张晓丽歇息的地方。
  
  只见她举起手中竹筒,
  
  往张晓丽跟前一递,“晓丽姐姐,走,我们到外面去喝酒,唱歌跳舞多舒服!
  
  干嘛要躲在这里,说悄悄话呢?
  
  男人和女人之间,哪有那么多话说?要办事,三下五去二就完了。”
  
  娜沐咯咯直笑,“我们寨子里面那些人,都是这样的。家里的男人,和他的婆娘之间,是很少说什么知心话的。”
  
  “喝嘛!喝一口。”
  
  娜沐非得让张晓丽喝一口,“我们女人遇到啥事情,都是找自己的同伴儿说...和男人们说不成。就是个干!”
  
  张晓丽一张脸红的,比已经喝高了的娜沐还要厉害。
  
  “我,我不会喝酒。”
  
  张晓丽糯糯道,“我长这么大,还没喝过一次酒呢。”
  
  娜沐举起竹筒就灌,“啥都得有第一次。喝!等你喝了这一罐酒,你就知道会有多快活了。”
  
  张晓丽不是一个,善于拒绝别人的人。
  
  喝高了的娜沐热情似火。
  
  一只手举着竹筒,一只手勾着张晓丽的脖子,就要强行灌酒。
  
  有点惊慌失措的张晓丽,只得扭头看看罗旋。
  
  “去吧,去和她们玩一会儿吧。娜沐弄的东西,你是吃不下去。”
  
  罗旋鼓励张晓丽,“但你可以和她们聊聊天儿、跳跳舞。
  
  尽快的融入她们。了解她们的思维方式,和做事习惯。这对你以后扎根在这里,也是有好处的。”
  
  张晓丽迟疑片刻,
  
  终究还是架不住娜沐的热情,起身跟随娜沐而去。
  
  张晓丽从小到大,活的太过于内敛了。
  
  现在让她跟着娜沐,去适当的放松放松、让张晓丽慢慢变得更为外向一些。
  
  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就像一根弹黄,一直都被紧紧的压住,那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一样。
  
  张弛有度,严肃活泼才好。
  
  张晓丽跟随着娜沐而去,还不到10分钟,张晓丽便醉的一塌湖涂。
  
  这一阵子旅途劳顿,再加上盖房子又累、又担惊受怕的。
  
  身心极度疲惫的张晓丽,她就那么空腹喝酒,哪有不醉的道理?
  
  其实张晓丽,并不是不想吃东西。而是娜沐她们做出来的东西。
  
  吓也能把张晓丽,给吓个半死!
  
  哪还敢尝试着去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