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诡世界,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一十章将酆都山旗帜,插满烛夜氏领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阎君的力量,月魁是再清楚不过了。
  
  作为整个鬼殿的统治者,除却护法和殿主之外,再无人见过他的身影。
  
  可那无形中的压迫力,却是让每一个鬼殿士族,都不敢升起丝毫叛变之心。
  
  诅咒力量的侵蚀,月魁曾经亲眼见过,哪怕是劫天尊地步,也难逃一死。
  
  正是因为对阎君满含恐惧和敬畏,所以才在虚影粉碎的时刻,心神遭到了难言轰击。
  
  他亲眼看见阎君虚影被那灯笼收了进去,而横压在自己头顶的威胁力量,也就此荡然无存!
  
  那个男人,所施展出的术法之力,竟是强悍到了这个程度。
  
  月魁脑海震荡,双目呆滞。
  
  他怔怔的坐在囚笼里,任由狂风吹拂乱发,已是无法揣测陈玉的来历。
  
  而宁小娥和白玉京两人,则是在此刻如释重负,皆是心有余季。
  
  不可否认的说,阎君作为目前已知当中,最为可怕的鬼道角色,那一道虚影之力,着实带给他们无法形容的惊悚感。
  
  然而就算如此,也依旧被陈玉给镇压了。
  
  “还需要我搜魂么?”
  
  平静话语再度传出,使得月魁浑身一震。
  
  他两目无神,失去了焦距,已是在此前那惊世骇俗的画面内,击溃了所有身为鬼殿尊者的骄傲。
  
  无力瘫软,终于喃喃回道:“殿中正有十一枚瑰玉碎片,但阎君搜集它们的目的,我确实无法得知。”
  
  言声落下,陈玉轻轻放下茶杯,望着月魁那苍白的面容。
  
  “你可认识黑风崖冥主?”
  
  月魁怔怔抬头,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是东洲内,很久以前的一位鬼道枭雄。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被殿主康公公剥离了瑰玉,粉碎了肉身。”月魁轻轻点头。
  
  “瑰玉之法,如何剥离?”陈玉再度问道。
  
  “每次执行任务时,都会有阎君赐予的离魂珠,凭借此物便可将瑰玉从冥主体内剥离。”月魁一五一十的回答。
  
  他自当不敢再有任何隐瞒,从诅咒之力触发的时候开始,就意味着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哪怕陈玉挡住了那份杀机,今后鬼殿其他部众,还会前来追杀他。
  
  替阎君守着那些秘密,对于眼下而言根本没有了任何意义,反而会死的更快。
  
  “离魂珠?”陈玉微眯起双眼,略微低吟。
  
  月魁紧接着再度回道:“这是一种需要炼制的法宝,原料可从祭祖禁地获得,相传乃是上古祭祀时代,茅山太阴神曾经传道授业的地方。”
  
  言声落下,陈玉眸中当即闪烁起异样光泽。
  
  人间有鬼神,自当不止他一位。
  
  茅山的那一位,被上古祭祀们称作太阴神。
  
  此刻听月魁所闻,想来那离魂珠的确有玄奥效用,或许能将瑰玉从雾月体内剥离出来。
  
  “带路吧。”陈玉轻轻拂袖,从石椅上起身。
  
  月魁却是有些惶恐,连忙说道:“祭祖禁地很可怕,据传还有五脉守护者,擅闯会被诛杀!”
  
  “我听说很久以前,就曾经有位五劫天尊实力的强大妖魔,迷失了方向,最终坐化在祭祖禁地内,临死都没有走出来。”
  
  这般话语落下,非但没有震慑住陈玉,反而让陈玉双眼一亮,迸发出光泽。
  
  有五劫天尊坐化了?
  
  这若是诞生出了邪祟本源体,对于他而言,将是一颗大补丸!
  
  只见于禁当即抬手,拎起囚笼。
  
  “你只需带路,其余不用管。”
  
  话语落下,月魁心知根本无法劝解,脸色苍白时,再度瘫软下去。
  
  匹练横开,长虹升空,开始进发祭祖禁地的位置。
  
  ……
  
  风云飘荡,时间流逝,一晃便是足月过去。
  
  浩渺如烟的东洲地界,不仅仅汇聚着人族之众,也坐落着很多妖魔领地。
  
  其中有些,已经隐世良久。
  
  陈玉并不知道,祭祖禁地就在五方鬼氏族领域附近,处在东洲最深处。
  
  而此时此刻的夜薇,其神念已经回归本尊,她默默坐在烛夜氏后山洞府当中,其外密布大量禁制封印。
  
  有湖泊涟漪四起,中心位置搭建石台,四壁满是古老符文。
  
  夜薇盘膝而坐,轻轻叹了一口气,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脑海始终回想着在荒谷内发生的一切。
  
  明明夫君就在身边,却不可相认。
  
  那种滋味,着实难受。
  
  正在这时,寂静的洞府外,忽然传出脚步声,夜薇抬头望去。
  
  “本王是否与你再三叮嘱,切勿染指那人族父女丝毫,你为何不听?”漠然话语传荡,泛着地处尊高的韵味。
  
  廊道内徐步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披着暗金色长袍,相貌阴柔,眼眸缭绕幽幽神芒。
  
  他静静的望着夜薇,似有怒气卷动袖袍。
  
  夜薇并未回话,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如今的烛夜氏,在当年发生变动过后,随着她父亲的陨落,基本上都被摄政王掌锢了。
  
  如果不是坐拥圣姑身份,可能自己早就没命了。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插手。”夜薇扭过头去。
  
  “放肆!”摄政王冷喝。
  
  当下便有无匹神威开阖,引得整个洞府轰然一震,更是让湖泊溅起十丈惊涛。
  
  石台颤栗时,夜薇如遭重击,脸色苍白一分。
  
  她抬头,仍旧不屈。
  
  摄政王漠然望着,并未有丝毫怜悯,再度澹澹出声:“祭祖时日临近,本王会给你几天自由,拾掇一番,随后便上山吧。”
  
  夜薇听罢,眼眸略微一凝。
  
  “你……你要将我献给太阴神?”她难以相信。
  
  “这是族内所有元老共同商议的结果,也是本族最好的祭品。”摄政王轻语开口。
  
  祭祖圣典,事关重大。
  
  五方脉系传承至今,多亏了茅山太阴神的庇佑。
  
  而烛夜氏近些年来,始终被其他四方脉系挤压,已经沦为末流。
  
  若想翻身,只能在祭祖大典上用点心思。
  
  夜薇不仅是圣姑,还是嫡系长女,意义非凡,价值重大。
  
  或许,能获得太阴神更多的庇佑之力。
  
  而夜薇脑海轰鸣时,一度怔在了原地。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摄政王留了自己十多年,始终没有痛下杀手的原因了。
  
  “你可是我叔父啊……”她紧攥拳头,话语带着颤音。
  
  但摄政王却无动于衷,甚是冷漠。
  
  直至廊道尽头,再度匆匆前来一道身影,神色凝重,低语说道:“十六世传来消息,那名号酆都山的队伍,闯进了祭祖禁地。”
  
  言声落下,摄政王眉峰当即皱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