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肆意人生路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0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田鄂茹办完最后一个业务之后,一下子瘫在了椅子后背上,这几天感觉特别的累,可是这种累又说不清道不明,又有心累,身体也累,更让她心烦的是,月事过去一个星期了还没有来,这才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看了看大厅里已经没有人了,于是悄悄起身关上门,伸手拨通了寇大鹏的电话。
  
  “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不是想我了,他不在家?”
  
  “去你的,我感觉这几天很不好,让你注意点你不注意,我怀疑是不是怀上了,那个东西还没有来呢,这都过了一个星期了,我以前可是很准的”。
  
  “不会这么巧吧,你是说上个月在山里的时候”。
  
  “就是那次,让你戴套你不戴,这下要是怀上就麻烦了”。田鄂茹忧心忡忡的说道。
  
  “呵呵,没事,要是怀上就生下来呗,让老霍替我养着,我给你钱”。寇大鹏赶紧许愿。
  
  “生什么生啊,他都快两个月没碰我了,我要是怀孕了,他还不得疯了”。田鄂茹压低了声音说道。
  
  “是吗,那这件事就麻烦了,你想怎么办?”寇大鹏有点拿不准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不是问你的吗?”
  
  “要不先去医院查查,先看情况再说吧,我们不要先吓唬自己好不好,去医院查一下,确定了再说”。
  
  “那也只能这样了,另外,丁长生那小子现在就像是老霍的尾巴一样,我担心那事会不会漏出去,老是这样提心吊胆的也不是个办法啊”。
  
  “是吗,这件事你好好想想,一个小年轻而已,多给他点恩惠,让他成为你的人,你不就没事了吗,放心,要是要钱的话找我,为了这点事总不能杀人灭口吧”。
  
  “你,都怪你,弄到现在骑虎难下,好了,这件事我想办法吧”。田鄂茹挂断了电话,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芦家岭的厂区代表选举已经是白热化了,继李老栓家的牛被偷了之后,李建设家养的几只羊全被毒死了,牛被偷了还好说,这是有小偷图财,但是李建设的羊被毒死这件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是有人在报复,所以霍吕茂真的急了,一连三天都在芦家岭过的夜,当然,还带着丁长生。
  
  “二狗丁长生,你既然号称丁二狗,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闻出点味道来,我们今晚不回去了,我在村厂办,你在村厂办外面,你在暗,我在明,看看咱两个人能不能将这件事的主谋挖出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